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乱弹
时间:2007-09-09

登山之前,都说这山诡异,入夜后万万登不得。
站在山前犹豫徘徊几次后终于还是选择趁夜登山,能走多少是多少,一场大病耽误了他的路程,现在他必须彻夜赶路。
入夜的山很安静,月大如盘,照得小径分外清晰,西风老树,蜿蜒的小路上只有他匆忙的身影。


走不多远,前方有声响,抬眼望去,不远处竟有婀娜身影,摇曳生姿,再走近些,却发现那身影根本就是走得踉跄,仿佛微醺酒后模样,身形晃晃悠悠,一个摇摆眼见就要摔下。
他未及思考,匆匆赶上去扶住。
清风起,长发飘,云开月明,迎面是一张倾城红颜,惊疑眼眸里一片水色流光,看了会醉。
“姑娘,何至于夜行孤山,着实危险得很。”
对面的女子盯着他,眼神似是惊恐,却又仿佛迷惑,似乎是他的突然出现惊扰了她。
“姑娘?”
果然看多了那双眼睛,会醉呢。
“……多谢兄台……”
真的醉了呢,如此娇媚的女子竟然开口男声,他眨巴着眼睛,头晕目眩,想低头避开那目光,却发现自己先前握住的哪里是一双柔荑,根本就是一对毛茸茸的爪子。
“……这山果然登不得啊!”
彻底倒地不醒。


醒来时,已日上三杆,身体有些困乏,他坐起来晃了晃脑袋,也许昨晚只是南柯一梦。
“你终于醒了?”
这声音好象在哪里听过,寻声望去,榻前的男子,长身玉立,容貌也是一等一的俊俏,可惜脸上满是不耐,一把折扇在手中不住敲打。
“难道没人告诉你夜晚不得登山么?”
“……”他刚想说要急着赶路,那人已焦躁地走来走去,“真是的,昨天又是月圆之夜,妖气最重,你不要命了么?”
“……兄台,我……”
“兄什么台,若不是遇到本大仙,你早成了山里的一堆枯骨了!”
他大惊,“你就是昨晚的……”
“大惊小怪,没见过狐仙么?”狐狸拿折扇掩在嘴边,一脸不屑。“我刚想学着变女人的招数,就被你给破坏了,还要好心的把你给抗回来,快快起来,我送你下山!”越说越愤慨,狐狸一副想要宰了他的模样。
“……你……你不要吃我!”
狐狸怒,挥起扇子就敲他,“你以为你是唐三藏啊!”
他抱头,狐狸仍旧忿忿,“真是的,你听不懂话的啊,本大仙,本大仙已经是仙了,仙人,狐仙,懂不懂!”
远远离着狐狸的扇子,他点点头。
狐狸很满意他的态度,拿扇子指了指对面的桌子,“有些吃的,你赶快吃了,我送你下山!”
桌上有半只鸡,他吃得很快,因为对面的狐狸显然因为要留半只鸡给他而仍旧怀恨在心,再不快吃,那只拽拽的狐狸怕是要忍不住扑过来了。

“你是要往京城去?”狐狸问。
“是!”他忙着往嘴里塞鸡!
“赶考?”
“求亲!”
“有人会嫁你?”狐狸继续拿扇子掩着嘴角,眼神里分明是嘲笑。
“早就定下的,我娘亲说她家遇了祸事,要我去接她回来!”他抹抹嘴,说得轻飘飘,全然不象是要去接他未来的妻子,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狐狸看他,“你家到是有良心。”
“当初也是她家保了我们母子,她家出事多半也是因为我们家的关系!”他也看狐狸,坦荡荡。


狐狸忽然歪头,凑到他跟前来,一双琥珀色的眼珠子不住上下打量他,甚至还嗅了嗅鼻子。
他大惊,直往墙角里缩,“……你该不会现在改主意了吧?”
“改什么主意?”狐狸从他身前直起身来,锁着眉头。
“我一点都不好吃的……哎哟”
扇子直落头顶,狐狸跳脚“跟你说过了,本大仙不吃人,你这么笨吃了会中毒的!”
“我本来不笨,都是给你打笨的!”他揉揉脑袋不住的嘟囔。
“哼!”狐狸干脆不看他。
动物都这么小气么?他揉着已经起包的脑袋看着眼前这只倒毛的狐狸。


狐狸却忽然转过脸来,逼到他眼前放大,“你老实说,我们以前有没有见过?”
他伸出手,两手夹住狐狸的脸,推到合适的距离,学着狐狸先前的样子上下打量,甚至也跟着嗅了嗅鼻子。
眼看狐狸脸越来越臭,马上就要发作,他连忙松开手,“我从来没遇见过神仙!”
狐狸的嘴角很明显在抽搐,狠狠瞪了他半天,“哼,料你也没这福分。快收拾,上路。”


山路很长,狐狸随便拿了几片叶子,变出一顶轿子来,自个儿自在地坐在里面,又变了四个人来抬轿子。
而他,则象个跟班一样跟在轿子边上。
狐狸走得不快,有一搭没一搭隔着轿帘跟他说话。
“我说,那天晚上我变得好不好看?”
“好看是好看……”
“呵呵,被我迷住了吧。”隔着帘子他都能猜到狐狸肯定拿着扇子笑得很嚣张。
“可惜你并没有变成功吧。”他忍不住要打击那只得意忘形的狐狸。本来对于狐狸大仙还抱着一丝敬重之心,但后来被狐狸左一扇子右一扇子,打得连最后的良心都不剩了。
“我才成仙不久啊,变成人走路已经很不方便了,还要象女人那样一小步一小步,我正在练习呀!”狐狸的声音闷闷的果然是被打击到了,他在心里偷笑,“要不是你,我昨晚说不定就已经练好了。”狐狸的脸突然恶狠狠地从帘子里伸出来,恨不能咬他一口的样子,他连忙跑到前面去。
想起昨晚狐狸学着女人走路,摇啊摇,看上去婀娜其实很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


走了大半天,才勉强赶在天黑前下了山。
狐狸打了个响指,轿子和轿夫就统统不见了,手上却凭空多出一个包袱来。
“这个给你!”
“是什么?”他好奇。
“叫你拿着就拿着,废话那么多,反正用得上!”狐狸不耐地瞪他。
唉,狐狸都是这么没耐心么?他缩了缩头,从倒毛的狐狸手里接过,“多谢狐大仙!”
“哼!”
“那我告辞了,后会有期!”
“快走快走!还是那么多废话!”狐狸挥挥手转身打算走人。
“我说……”他想了想还是叫住了狐狸。
“恩?”狐狸挑起眉毛,一副再说什么废话看我怎么揍你的表情。
他连忙拿手挡在面前,“先说好不能打人!”
“啊?你说不说?”狐狸的耐性很差,扇子已经举了起来。
“我是想说……我从来没见狐狸,你……能不能让我看看?”说完他就抱住头,不敢看狐狸。
……
……
半晌没听见什么动静,他从手指的缝里偷看狐狸,却发现狐狸的表情有点呆,好象没有从他刚才的话里反应过来一样,设想中狐狸应该暴跳如雷才是。
“……你不打我?”他怯怯地问。
狐狸似乎刚缓过神,“你很欠揍啊。为什么想看?”
“……不知道!”他回答得很老实,所以也果然看到了狐狸额角爆出来的青筋,“别动不动就生气,那么漂亮一张脸,多可惜!”
话音刚落,狐狸的扇子也跟着落到了他的脑袋上。
“唉~~~~~~~~真的会笨的!”
“哼,你反正离傻不远。”狐狸收回扇子,用复杂的眼色打量他,“为什么想看?”又问。
他龇牙咧嘴地揉着迅速肿起的包,“我真的不知道呀,就是想看。”
狐狸是倒毛的狐狸,但也是善良的狐狸,撇了他一眼,随手指了片叶子,叶子打了个旋儿,就化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小狐狸。
“现在长见识了!”狐狸扇扇扇子。
“诶???????????”他瞪大了眼睛,指着那只小狐狸,“那不是……那不是……”有点口吃。
“怎么?”狐狸皱眉头,这人该不是真的被打傻了吧,还是说人都是傻的?
“那不是黄鼠狼吗?”他一脸无辜瞪着狐狸,看起来好象是狐狸变了只黄鼠狼来蒙他,只是看看天色不早,来不及再与狐狸细算,匆匆拎了包袱就走,边跑还边不忘提醒狐狸,“回程时我来,你记得给我看真正的狐狸。”
跑远了,不见了,留下完全呆掉的狐狸。

明明变的就是狐狸,为什么说是黄鼠狼呢?
狐狸忽然笑了起来,原本就俊俏秀丽的脸,此刻更是光彩夺目。
难怪见他时就觉得似曾相识,原来竟真的是他。


那个时候,究竟是几百年前狐狸已经记不清楚了。
只是,那时候狐狸还不是狐仙,只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狐狸,智商也算不得太高。
有一天,他跑到人家去偷鸡,那家人的鸡其实一点都不肥,但它实在太饿,看到鸡就扑了过去,没留神人家早就设了陷阱,一下子就被卡住了爪子,鲜血淋淋,疼得它直嗷嗷。
屋里想是听见了外面的声响,只听有女人声音说,“去看看,是不是抓到黄鼠狼了!”
一个稚嫩的童音应了声,推开门,摇摇摆摆走出一个人类的小孩,白白净净,长得还算清爽,就是看上去有点呆。
呆小孩,看到了被夹住的小狐狸,小狐狸的眼睛里有泪。
小孩眨眨眼睛,走过来伸出手摸摸小狐狸漂亮的皮毛,“没想到黄鼠狼这么漂亮!”
小狐狸那时候还不会说话,被他这么一说,又疼又气,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小孩是个善良的小孩,他解开小狐狸被夹住的爪子,拿出一条他家娘亲给他带在身边擦鼻涕的帕子替小狐狸裹好伤口,又舍不得地摸了摸小狐狸一身光亮的皮毛,“下次不要再来咯,我娘看到黄鼠狼可是要往死里打的!”
小狐狸不会讲话,没能告诉他,它其实是只狐狸,不是黄鼠狼,但狐在人家屋檐下也作不得什么,只好含着眼泪一瘸一瘸地走回去,走了一半回过头,那呆小孩还站在哪里,一脸憨憨的笑容。


真没想到,过了几百年,这人都不知道轮回几世了,还这么没长进。
已经成仙的狐狸,叹了口气,从里衣里摸出条帕子,“要是他还有命回来,就还给他吧!”

——火焰甜酒薄饼于2006-08-26 15:48:58在 乐趣园 → 游戏漫画 → 十三年三十题正在举行发表


  发表于  2007-09-09 22:0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果然看了狐文就爱起狐狸来~~`
贪婪的狴犴 (http://lly6426.yculblog.com)   发表于   2007-09-20 21:10:20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