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水长东 下《一蓑烟雨》番外
时间:2010-07-18

 

 

米罗翻了个身,背过月光转向墙内,怕这一夜若再看着这月光,只能想着那人无眠到天明了;

他不能在这里耽搁下来;

他还要去见他,他还要用怀里的巫神草去救他;

他还要相伴他一世的;

 

 

那日,他带着卡妙离开后,很快就近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落脚;

扶着卡妙坐下他便又覆掌上去,要为他疗伤;

“米罗········不要浪费力气了!”卡妙侧过头对轻声对他说,“我自己就是大夫·······”

“不要再说话了!”米罗低低喝住他的话头,“你安心地什么都不要想!”话音一转温柔,温暖地真气便从后心源源不断地传进卡妙体内;

整整一个周天,米罗大汗淋漓地停下,再看卡妙,已沉沉入睡;

扶着他轻轻躺倒在草堆上,天已蒙蒙亮,用衣袖小心拂去他脸上发际的露水,米罗方才放心地在他身边睡去;

 

 

醒来时,卡妙正含笑坐在他身边,米罗也不着急起身,用手撑着头侧身也看着卡妙,旭日已升,斜斜地投射在卡妙的白衣上,身后仿若轻烟袅袅,煞是好看,却也飘渺地仿佛就会乘风而去;

“怎么?”看他痴痴的样子,卡妙忍不住带笑问他;

米罗却突然伸手握住卡妙,“答应我,不要离开!”

五指相扣,手指长而有力,掌心温暖窝心;

见米罗这等神色,卡妙心下一阵凄凉,将手从米罗的掌中抽出来,伸去摘下他头发上沾的枯草,“怎么越长越孩子气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离开?”

“你还没答应我!”

“········”

“卡妙,你要记住,纵使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不允许你从我身边离开!”

“米罗·······”

“答应我!”

“··········我答应你!”

米罗这才展颜站起身来“走吧,我们回枫林去!”一把挽住卡妙,不容分说地纵身上马,两人一骑策马绝尘而去;

 

 

此去枫林不过半月路程,两人几乎日夜兼程,马不停蹄,用了十天终于到达;

回到小屋时,两人都倍感亲切,入得屋内,虽尘土堆积,亦不觉厌弃,只是满心的欢喜;时已入夏,林中鸟语蝉鸣,分外动听;

说什么都不肯让卡妙动手,米罗折腾了半天,将屋子收拾了一番,卡妙见他忙上忙下,知他不愿自己受累,只得遂了他的意,在一旁只稍微帮忙摆弄一下桌椅;

待整理完毕,已是月上中天,两人随便吃了些东西,就休息下了;

虽然有两个房间,米罗却一直是卡妙房里的常客,这一夜也不例外,他依旧躺在卡妙的身边,两人和衣而卧,看窗外一月清冷;

“米罗········”

“卡妙!”还未及开口,米罗便一语挡在了前面,“明天我要去一趟圣州!”

“作什么?”

“我记得你说过,在圣州春风谷有一种草,能起死回生,续命延年!”

“你是说巫神草?”卡妙一下子坐起来,神色一沉,“我不许你去!”

米罗躺着仰脸看他,石青色的发丝垂过了脸颊,脸色苍白倦怠,眼神里却焦虑不安,“你放心,我定要留着命回来陪你的!”

“米罗·······”

“我意已决,卡妙,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执手凝视,一切尽作无声,化进沉沉夜色里;

 

 

月若有心,当铭记此情此景;

天若有情,当成全这一心一意;

 

 

春风谷,位于圣州南方三处青山之间,山均壁立千丈,而谷更是深不可见,据传从未有人自其中生还过;

米罗站在山崖边良久,脑海里浮现过很多人的面孔;

方才去见撒加,他已不知从何处知晓卡妙受了伤,甚是担心;米罗没有告诉他来圣州的目的,只坚定地说他定陪着卡妙到天涯;

说罢,他见撒加神色一黯,随即又强颜一笑,“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米罗认得出,当时撒加的眸中一晃而过的身影,宽厚肩膀,笑容温暖,那个深埋在撒加心里的高大男子,纵已成灰,亦魂魄不曾远离;

于是,站在这个陡峭山崖,看远处虚空浮云心中念着一个人,长笑一声,纵身沿着山崖掠下;

 

 

巫神草据传生在春风谷的最深处,草色鲜红,四叶生,即使是春风谷也极难寻找,更何况要进得最深处得面临瘴气、毒虫、猛兽的多重阻拦;

这种艰难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受起住的,即便是武林绝顶高手也不见得能平安来去;而这一切,却丝毫不在米罗的眼下;

因为他的身上担着另一个人的生死;

他发誓要找到巫神草来救他;

他许诺会带着巫神草回到他的身边;

所以,他一个人,两条命,要来得,也要从这里走得;

 

 

七天七夜;

换作旁人,只怕早已横尸春风谷内了,但七日之后的黎明,米罗一身褴褛,蓬头垢面从崖底蹒跚而回;

满身血气,因吸了几日瘴气,人也有些迷迷糊糊,恍惚着挣扎着上得崖来,才撑不住扑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他的手里紧紧抓着一根鲜红如血的四叶草,人倒下了,唇边却是一抹满足的笑容;

 

 

幸亏这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米罗一直昏睡着,直到有一缕幽香沁入心脾才悠悠转醒;举目不知香从何来,风过低头才想起来一定是巫神草的味道随着风吹来的;

举到鼻前一闻,果不其然;

心下一阵欢喜,这草果然是如传说中的有起死回生之能;

于是,立刻起身,恨不能背插双翼飞回卡妙身边去;急急地跑到预先放着包袱的地方,找了个有水的地方换洗一番后就回程;

紧接着,就在古道茶铺遇见了冰河;

然后,到了客栈;

 

 

躺着,想着,渐渐便沉沉睡去;

数十日来的疲倦与负累,纠缠着米罗,已撑不住身体的负荷;

梦里不知身在何方;

这一夜睡得很沉,但沉沉睡梦中,总似有人在远处唤他,米罗!米罗!

极目望去,总也看不清梦里容颜,如云如烟笼罩着;

既然看不清,依了米罗的性子索性闭上眼不看了,而视觉关上后,其他的感觉却分外清明了起来;

明明地,就感觉到那人在他的身边;

一袭白衣似雪,隐隐含笑;

“卡妙!”

一声呼唤惊梦醒,徒留怅然;

 

 

这一醒便再也睡不着了;

天才蒙蒙亮而已,米罗就匆匆付了银两策马而去;

说不清那个梦究竟是什么预兆,分不清有什么来由,心里只是念着要见到他,要见到他;

一路飞奔,月升时方才到达;

马留在林外,施展了轻功朝林内掠去;

不明白怎么会如此焦急,如此不安;

喘息着在屋外停下,屋里有灯火;

一下子,心就安定了下来,米罗调整了一下气息,推开门;

 

 

屋里,一盏油灯,忽明忽暗;

米罗轻手轻脚走过去,低下头,见卡妙伏在桌上,双目紧闭着,脸色安然,嘴角还带着一丝极为宽慰的笑容;

米罗从怀中掏出巫神草,俯下身轻轻唤他:

“卡妙,我回来了!”

·········


  发表于  2010-07-18 00:2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