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读书笔记—世界的尽头
时间:2005-01-08

总背景主题BGM——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

而这次要记录的文章,则是本人相当喜欢,可以说是目前为止最喜欢的《网球王子》的同人小说。

《At the end》
(要说明的是,为了这篇题目我翻了好几本书连初中的书都翻出来了,甚至毫无顾忌地长途我搞雅思的同学,问她究竟是in the end 还是at the end,结果相信大家都知道|||)

之所以喜欢这篇小说,是因为我认为这篇小说虽然完全撇开了网球的背景,却始终牢牢抓住了Tezuka和Atobe这两个人的性格特征,使得这篇文章自始至终人物形象都不曾有丝毫走形,TEZUKA的淡漠自持,ATOBE的华丽自负,都极其鲜明地跃然纸上。

第一小节 匈牙利舞曲第一号

节奏轻快流畅,关于TEZUKA和ATOBE的偶然相遇。当然,说偶然也不算偶然,因为TEZUKA属于自投罗网嘛,想要逃开与ATOBE合作的合约,却在常去的酒吧里,碰到了弹奏着《匈牙利舞曲》的ATOBE,我想这就是所谓命中注定的缘分吧^^

突如其来的合约,破坏了休假结束的悠闲心情,突然遇见的ATOBE,瓦解了一向自持镇静的生活方式,随着琴键跳跃的节奏,两人的邂逅进入了高潮;

鲜红的Jaguar触目艳丽,敞篷车应该是个浪漫的场所,在敞篷车上的爱欲磅礴更是算得上疯狂,有些难以想象,TEZUKA与第一次见面的ATOBE的这场天雷地火。

和弦在跳跃的间隙清泉似的流过心田,仿佛在诉说这两个原本八杆子打不着的,性格截然相反的两个人之间,难以察觉的默契与和契。

TEZUA 和 ATOBE在性格的深处,应该有着不约而同的相似。

收在高音处的旋律,辉映着两人突然取消的合约,因为第一天的不知检点而导致同时感冒,这个理由让人哭笑不得,却又忍不住会心微笑,和轻快的匈牙利舞曲一样,意犹未尽啊~~

第二小节 debussy-claire du luna

私以为肖邦的曲风很适合TEZUKA,相对平和安静,情感起伏并不很大,就象TEZUKA一样,平静如水,不甚显露表情。

轻柔的旋律淡淡流淌,ATBOBE的休假,SANADA和YUKIMURA的邀约,第一次提到了拉赫玛尼诺夫。

从一开始,TEZUKA就打心底里拒绝这部曲子,当时大概是认为自己的风格不适合如此波澜起伏的旋律,但渐渐往后,因为这部曲子是ATOBE推荐的,他也顺带着不想再弹这首曲子了。

SANADA和YUKIMURA可以拒绝,要想拒绝华丽丽的ATOBE SAMA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与YUKIMURA的合作刚刚结束,ATOBE以强硬不容拒绝的架势,让自己的音乐会接踵而至。

我自以为是的想象,TEZUKA在家里弹奏拉赫玛尼诺夫时,一定是故意弹得毫无感情干涩无味的,因为想早早把ATOBE打发走嘛,呵呵。可惜,华丽丽的ATOBE样,岂是如此就被打发的?终于,女王小宇宙爆发,用上不得台面的方法阻止了TEZUKA,顺便用这个为理由,留宿啦(拉炮!!!!)

琴键带出的旋律,一如TEZUKA的生活,平铺直叙地描绘着两个人时而空白时而交错的复杂情感乐章。

第三小节 chopin-nocturne op9 no2

柔情的曲调,象征着两个人孽缘般的纠缠不休。

酒吧、钢琴、调侃、和弦。

很想听两个人一起弹的匈牙利舞曲第一号,也很想看TEZUKA被ATOBE惹恼时,极尽愤怒的一瞪,想来要让万年冰山龟裂,非得女王这样的热烈华丽啊~~~~

始终认为拉赫玛尼诺夫仿佛一条红绳贯穿在TEZUKA和ATOBE的生活中,即使是两人丝毫没有见面,丝毫没有想念,丝毫没有交集,都仍然能捕捉到拉赫玛尼诺夫的影子。拉赫玛尼诺夫的曲谱压在TEZUKA的琴房曲谱的最下方,却总是从下而上散发着一股魅力,引诱着ATOBE走向TEZUKA的生命。

很欣赏那一幕,突然到访的ATOBE,直奔主题要求听TEZUKA谈拉赫玛尼诺夫,他对于TEZUKA的拒绝,感到愤怒,且“仇恨”,但也完整体现了ATOBE这个人相当强烈的执念,他不是一个轻易会因为一句拒绝就放弃的人哪。

于是,接下来的场景突兀却又是那么顺其自然。被紧紧握住手腕拖出家门的TEZUKA,以研究ATOBE品质一流的钢琴为名在ATOBE品质一流的床上停留到第二天清晨的TEZUKA,这都是命啊,心!

有一段描写私以为完全突显了ATOBE的性格:
在听了TEZUKA味同嚼蜡的拉赫玛尼诺夫后,ATOBE有点认命的打算送他回家,却在快要到达TEZUKA家门的瞬间,突然用他鲜红的JAGUAR加速,飞速驶离了TEZUKA的地盘。
“风驰电掣间听见Atobe在耳边大声嚷了一句什么本大爷不能就这么屈服你得跟我回去本大爷认定的事怎么可能办不成云云!”

可以想象ATOBE当时的脸色和TEZUKA无奈的苦笑^^

然后,就是如同chopin一样的轻柔却暗蕴力度的旋律,两个人短暂而难得的同居时光,一个练琴一个听CD,白天的老死不相往来,黑夜里天翻地覆的翻云覆雨,好象黑白颠倒的两极,看似毫不相干,却又如此契合完美。

出于在某些方面的相似,ATOBE的风度翩翩举止优雅进退得体,TEZUKA的始终淡漠自持过度洁癖要求完美,两个人也算得上相安无事地共渡了这一生中最难得的一段时光。

ATOBE的最终放弃,我也始终想不透,但我想,既然TEZUKA如此强烈地拒绝,ATOBE大约也不想硬是要求TEZUKA弹奏出他不想要的拉赫玛尼诺夫。

CHOPIN结尾,突然敲出的重音仿佛预示着两个人即将走入的生命高潮。

第四小节 Rachmaninov Rhapsody on a Theme of Paganini Various Artists

这是一段波澜壮阔的乐章。

归国的TEZUKA,还是常去的那家酒吧,酒吧主人FUJI的笑脸依旧暧昧不明,ATOBE即将告别乐坛的消息,让一直对自己情绪保持完美控制力的TEZUKA终于在弹奏的夜曲中漏掉了十二小节的旋律。

但不可否认,TEZUKA毕竟是那个有着超强自控能力的青学网球部长,即使是变身成为了钢琴家,他依旧是他。所以,他顺应FUJI的调侃,起身、回家、打电话!

电话接通,直奔主题,完全没有废话,但他打这个电话究竟有什么意味,我不得而知,也许他真的只是想要听ATOBE亲口证实这个消息。

那么,ATOBE的告别音乐会,以及TEZUKA的压轴演出也不那么出人意料了,只是想到TEZUKA在半梦半醒之间,被ATOBE拐到,就开心^^

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2 in C Minor. Op.18: Moderato.


这个缠绕在两个人生命中的藤蔓,终于在两人生命的最颠峰奏响最绚烂华丽又荡气回肠的旋律。

重音敲下的高潮,从Rachmaninov总曲谱最后一页的空白边脚处开始,黑色潦草的字迹这样写着:

---- Am Ende Stehen Wir Zwei.

(---- At the end, there are two of us)


最终章 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2

拉赫玛尼诺夫,始终是一块心病,即使TEZUKA答应了演出,他仍然对这曲子从反射性头痛到深恶痛绝,这也导致他和ATOBE在排练时发生的****的争吵(乱入,很难想象部长和女王吵架的样子啊,偶想部长一定是气得一句话都不说,为此女王会更加生气,更加火上浇油,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偶滴心态一定和在旁始终微笑的YUKIMURA一样,“我指着我的琴发誓”BY YUKIMURA “偶指着偶滴键盘发誓”BY某无聊F)

吵架是他们两人的家常便饭,而ATOBE在TEZUKA家静静度过的非限制级的那一晚,却如月色般揉入心扉,其实安静与沉默才是最适合他们的相处方式,因为他们之间根本不需要言语就完全可以沟通,骨子里的相似是他们都承认却也不屑一顾的。

“喂,你不用去排练了。也不要再练琴。尤其不要练琴。
 
Tezuka挑眉。你对你自己这么有信心吗?
 
本大爷什么时候对自己没有信心过?Atobe绽开华丽傲慢的笑。还有你。再见”

没有经过排练,就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的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2 in C Minor. Op.18: Moderato.是整篇故事的高潮。

舞台中央,静静摆放着的是TEZUKA熟悉的钢琴,ATOBE家里的那架音色明亮力度深广的钢琴。

乐章开始前,两人一直一直凝视彼此,久久不曾移开视线。

ATOBE的唇边凸现的奇异微笑,拉开了拉赫玛尼诺夫的序幕。

自弱渐强的低缓沉重,慢慢随着手指的飞舞,带动了一直沉淀在心底深处,属于两个人的所有记忆。

那些暧昧的,充满情色又寂静沉默的回忆,跟随着音乐渐行渐近。

技术上合适,情绪上不能保证,是TEZUKA拒绝拉赫玛尼诺夫的理由,这过于强烈的抒情是他不擅长的,因为他没有如此丰富的情感,对于如此强烈的旋律不知道该从何演绎,但弦乐铺陈开来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逐渐沉浸到自我漫无边际的想象以及乐曲带动的所有情绪中,放纵自我的一切感官,进入到乐曲的演绎中,却始终不曾看ATOBE一眼,因为他们之间完全不需要,只要凭直觉,就可以了。

作者描写的拉赫玛尼诺夫,非常完美,贴合情绪,饱含对于音乐的诠释以及对于两位主角的心理演绎,很欣赏的是,用“漂泊”这个词来形容TEZUKA演奏时手指的姿势,觉得这个词非常精确地点缀出了TEZUKA在演奏时的状态。

辉煌的合奏落幕后,是ATOBE略带感伤的自嘲,我已经快要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那是他们最后的一夜,将自己完全沉沦在欲望的海洋中,交缠久久,彻夜笙歌。

别离的那一刻,ATOBE仿佛宣判一样:记住了,你不许再弹这首曲子。除非指挥是我。
傲然离去。

故事渐渐进入尾声,而ATOBE却一语成谶,甚至很不负责任地留下一承诺要TEZUKA遵守,自己一个人跑去天国,无牵无挂。

TEZUKA没有丝毫的选择余地,以他的个性,他也一定会遵守这样的,哪怕是单方面订下的承诺。

所有的情绪随着所有乐章的落幕而趋于平缓沉静。只是,时间总是在逐渐流逝的过程中,不断提示着某些不容忘却的东西:

”然而始终有某种暧昧而深切的疼痛,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它反而沉重,反而如风沙在岩石上留下的痕迹,一道一道,铭心刻骨。
 
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2 in C Minor. Op.18.
 
总谱端整洁净地停伫在全部琴谱最下面的位置,一直一直,再也没有被翻动过。
 
他清楚而又模糊地记得,全部曲谱最后一页空白的边脚,潦草地涂写着那一行黑色的字迹。
 
Am Ende Stehen Wir Zwei.
 
(At the end, there are two of us) ”

我把它翻译成:直到世界的尽头,你我依旧在一起!

PS:当然,我对钢琴以及这些世界名曲的理解并不是很地道,可以说完全是很个人的很片面的说法,请大家多包涵|||


  发表于  2005-01-08 16:03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