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浮生不过寻常事之蟹黄汤包
时间:2006-11-19

蟹黄汤包

最近,于清明的状态有些奇怪,作为某著名IT企业下属网站的头号文编(头号是他自己加的),他已经连续三天陷入写不出一个字的状态,这让一直以头脑卓越著名的他非常之苦恼。
然而,这种苦恼又无法对别人倾诉,因为……他在苦恼的并不是工作上的问题,而是他自己的副业——网络武侠写手,昨天负责他的编辑刚刚下了最后通牒,这个星期必须交出新章,眼看日历已经翻过了三页,而他笔记本的文档里还是一片空白。

“要催稿的话,就先把欠我的稿费补上啊……”
于清明绝望地趴倒在凌乱的书桌上,饥肠辘辘,头脑已经无法自由运转,人是铁饭是钢,清明觉得自己连愤怒的力气都没有了,手机早已欠费停机好几天,没办法CALL南园给他送吃的来。

南园,姓沈,名南园,是清明的同事兼搭档,是负责清明页面的美编,一个拥护着网络写手“清明雨”的忠实FANS。可惜的是,他一直不知道,他身边那个做起事来漫不经心,又常常奴役差遣他的人,正是他的偶像——笔名为清明雨的于清明。
世事往往就是如此出人意表而又鬼使神差,不是么?

于清明最大的能耐就是差遣沈南园,本来南园就是个相当忠厚的男人,清明看起来又偶尔有些孩子气,所以照顾清明常常变成是南园自愿承担的责任,所以在这种非常困难的状况下,清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南园啊南园,赶快给我送点吃的来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命不该绝,亦或是老天爷可怜他,门铃在此时此刻响起的声音,仿佛天堂传来的福音,即使眼冒金星也能看到希望的羽毛如天使之翼在轻轻飞舞。
挣扎到门口,拉开门,清明满脸欢喜地探出头去,“南园,你真是我的救……”最后的“星”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希望的肥皂泡“啪”的一声爆了,落下满天的泡沫乌云顿时笼罩了清明全身。
“哟,清明!”门口的人却一脸云淡风轻,完全不把清明的脸色放在眼里,笑眯眯地抬起手里的塑胶袋,“饿了吧,我带了好东西来。”被举过来的塑胶袋散发出人无法抗拒的诱人的香气。
本来,清明是应该感激涕零地接下这根救命稻草的,可是目前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门外站着的人——潘白华。
他的房间还没有整理,稿子散得到处都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可以接受南园看到以后的唠叨,却完全无法忍耐被潘白华看到这一屋子的凌乱。

而那救命的塑胶袋却不停在眼前晃来晃去考验着他的理智,清明用了三秒钟来挣扎,然后快速接下袋子,低低道一声“谢了!”随手从口袋里抓出十元钱塞到潘白华手里,就打算关门。
可惜,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南园,是潘、白、华。
还没等清明关上门,潘白华已然一脚踏了进来,“钱我收下了,这是额外优惠!”另一只手递过来一只保温瓶,清明也仿佛已经闻到了从密封性很好的瓶子里传来的香气般,咽了咽口水。
“悠然小筑的外带咖啡?”
潘白华和煦的微笑证明了他的推测。
“没错,云生刚刚煮好的碳烧。”

要说这世界上最懂于清明的人,不是他忠实可靠的FANS沈南园,也不是生他养他的爹娘,而是与他有着孽缘的潘白华。
所谓孽缘就是,既生潘何生于,公司每年的“最有魅力男子票选大赛”,都是他和潘白华轮流坐庄,甚至有的时候还会来个并列榜首。清明不是不知道有很多女生都喜欢潘白华这类风度翩翩举止优雅的公子,他也很大度从来不屑去计较并列第一的原由,只是好死不死,又让他看到潘白华和公司出名的美人之间暧昧的场面,而且……那个时候他自己正因为某种宿疾而不得不舍去形象跌坐在地上。
虽然很想祈祷潘白华这样的公司高层不会记得自己这样的普通员工,但潘白华还是在看到他的第一时间叫出了他的名字,而且居然还是连姓氏都省去的亲昵叫法。
“清明,你怎么了?”
他们之间有很熟么?
但是,也正是从那时起,他和潘白华开始了些许不寻常的交集,有时的巧合想起来,清明都觉得不甘心。
自己最糗的时候,看到永远是潘白华。
自己看到的,永远是潘白华光鲜亮丽的时候。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更不甘心的是,潘白华永远知道,当时的清明最需要什么。
比如一块体贴的手帕,比如一碗鸡汤面。
再比如现在的食物和咖啡。

人家已经进来了,自然不好意思把人赶出去,更何况还是送来救命食物的“大恩人”,即使再不甘心被他看到凌乱的屋子,清明还是很有礼貌的在打开食物之前,打了声招呼,“别说我没提醒你,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整理屋子了!”
潘白华笑着点点头,“没关系。”他的笑容永远让人如沐春风,清明不得不承认,无论什么时候看到这种笑容都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快点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是什么?”

迫不及待拉开袋子,黄澄澄油滋滋白胖胖香喷喷的包子,光看着就已经可以足以引人口水满地了。
“大华楼新鲜出笼的蟹黄汤包,你肯定爱吃!”
这时候,给清明什么吃的都不会考究,更何况是大华楼的蟹黄汤包!
大华楼是T市最出名的早点店,以鲜嫩多汁皮薄馅多的蟹黄汤包和汤鲜美面筋斗的鱼汤面著名。
在这种非人的痛苦时刻,吃到大华楼的蟹黄汤包对于清明来说,不啻为此刻能永恒的最幸福事情。
狠狠一大口全然不顾形象的咬下去,鲜美的汤汁顿时给全身注入了一股生命力,就好象格斗游戏中最关键的血液一样,清明觉得自己顿时活了过来,脑袋里的齿轮咯吱咯吱缓慢而卓有成效的开始恢复机能运转。
全心全意扑在包子上,用片刻工夫狼吞虎咽地解决掉,因为吃的太快而有些噎到时,一双好看的手已经及时递过来一杯牛奶,“慢着点,又没人跟你抢!”
用眼神表达了谢意,清明以他最著名的灌蟋蟀喝法又喝光了潘白华递过来的牛奶,终于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
人生真是幸福啊~~~~~~他在心里大声感叹,只是这绝对不能在潘白华面前表现出来的,不然这个最喜欢对他施恩让他感恩戴德的家伙,又不知该臭美到什么地步了。
不过,清明终究还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他一边笑眯眯地对着正在替他收拾地上散乱原稿的潘白华的背影说“潘白华,你真是个好人!”一边伸手就想要去染指摆在书桌上的保温杯。
也不知道潘白华是不是背后真的长了眼睛,清明的手还没来得及摸到杯子,他已经站起来将杯子拿到了清明的范围之外,手上还握着一叠收集好的原稿,“清明,刚吃完东西,不能喝咖啡,过一会儿再喝也不会冷掉的!”
“切~~~”人家潘总说得义正词严,俨然一副为了你好的模样,清明也做不来过河拆桥的事情,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任潘白华把保温杯放到保险范围,顺手还递到他面前一堆稿子,“又瓶颈了?”


潘白华是唯一知道清明副业身份的人,这当然不是清明告诉他的,只是在认识他的第三天,他突然跑来很认真的问,“清明,你就是清明雨吧?”
看,明明是疑问句的句式,他却能够问得那么肯定,连清明想要打诨蒙混都不能,只能呆呆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是呀,他怎么会知道,他们才不过认识了三天,虽然孽缘纠结了很久,但真正打照面、说话、招呼,才不过三天,他却已经从字里行间读出了清明。
当时,清明的心里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情绪,是恼怒,又好似欣喜;是不安,又好似很渴望;
心底突然被敲开的缝隙,是什么种子钻出了尖尖角?


不过,已经给潘白华看到了凌乱的房间,又怎么能再让他看到自己黔驴技穷,更何况他的脑袋经过蟹黄汤包的滋润,已经全然复活。
“别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
“哦?那什么谁谁谁被废去武功后又怎么了?”
难得潘白华好奇,清明也就大度地没有追究他故意忘记主角名字,故作神秘的眯起眼睛,“嘿嘿,你绝对想不到!”
“哦?是吗?”
对上潘白华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清明随即换上一副不用眼睛看都知道很假的笑脸,“呵呵,当然,潘总您天纵英才,这点小CASE自然难不倒你,您先想着,恕在下不奉陪了!”
“恩…………”潘白华竟真的接下了清明的挑战,用他那双好看得令人嫉妒的手,轻轻托着下巴,仿佛很认真的在思考。
终于,沉吟片刻后,一拍清明的肩膀“以你这苯小孩的智慧,肯定和蟹黄汤包有关!”
…………………………


走过的路是一串深浅分明的脚印,寄出的信是一张收不回的心情,想把世界放进口袋里,心是一座城堡,有人轻轻扣着门弦问,谁是国王?
窗外冬日暖阳静悄悄透进窗来,这一天,连冷冷的风里都有着温暖的蟹黄汤包的香气^^


  发表于  2006-11-19 15:4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