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依旧梦魂中
时间:2004-09-06

听了无数的歌曲,终于将烟雨的最后一章写完;

写之前一直在蜗蜗那里听她BLOGBUS庸人自扰里的背景音乐,沉稳的钢琴伴着忧郁的小提琴,没有大起伏的热烈情感,却似在诉说一段不为人知的心事,略带哀伤;

而写这一章烟雨是从听〈人生何处不相逢〉开始的,随一生里的浪,而这一篇本就是留给一个人的撒加的;

“谁在黄金海岸,谁在风烟彼岸;”

知己在何方,想要相伴相随的人在何方;独自一人走在江南熟悉景色里的撒加,是怎样的心情,想到这里,会发现自己的心在痛,眼里很酸;

“纵是告别也交出真心意 默默承受际遇!”

但是我知道不管结局怎样,撒加是绝不会后悔的人,这个男人从来都是坚定地向前走,即使什么都牺牲了,即使是痛不欲生,他永远都不会后悔和退却,他只会独自将这一切默默承担下来;

写江南的雨时,听到黎明的〈今生不再〉,我很喜欢的一部电影〈玻璃之城〉的歌曲,因为那部影片,我一直很喜欢舒淇;从年少时的火热爱情,到带着宿命无奈的分离,再到历经人生洗礼后的中年重逢,烟火缤纷中,是爱过无悔的满足眼神;

而我的笔下,独自漫步在江南雨中的撒加,,没有撑伞,和着雨水,一人回味着一些只属于他和另一个人的往事,旧时美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一切往事随风,今生不再;

今天写得比较快,写到中秋,便接近尾声;

而我听见林晓培的歌声〈不哭〉;

“如果爱你是种盲目
我不在乎没了退路
要拿永远当赌注  才算数”

我喜欢这样的决绝与勇气,这会让我想起耶律天宏,也会让我想起米罗,最后的一章总得交代一下他和卡妙的故事,虽然是我写的,但我仍觉得这本就是只有米罗才会说的话:“我会陪他到天涯!”这个男人,从来都是一意孤行,且不容他人置喙;而我就喜欢他这样的自我与执着,就好象清风明月里一样,什么爵位啦天下啦他全部都可以放弃,只要能够找到卡妙,他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他这一生,在乎的只有一个人;

那么,回过头来想撒加,他又是如何呢?

撒加不是那样的人,在某些时候,我还是希望他多向米罗学习一下,到最后得了天下却只剩下孤独一人时,萧瑟心事又诉与谁人听?

“多得这雨势将烟花扑毁
才令我体会凡事会枯萎
多得这刹那不小心脱轨
遗憾才会令你珍惜得彻底”

也许一切都只是玻璃之城,全都是镜花水月的,所以最后留给他一场醉和一脸热泪;

烟雨一直写得自己不甚满意,总觉得表达不出自己心目中的撒加,对于他和艾大哥之间,我仍倾向于深厚的知己友情,但笔下写来总是有些暧昧不清,而不够情深意重;

烟雨也是写得最累的一篇,前前后后大手术动了两次,小手术已不计其数,却仍不解恨似的,恨不能再重新修改,但我已经心力交瘁,恐怕自己本就这么多墨水,怎么可能写得好到哪里去,想想也就罢了;

至少我还是把我想表达的意思表达了出来;只能以此来安慰自己;

也许琢磨着会写些番外,但一切都得看心情;完成了这篇,很是松了口气;

最后感谢午夜蓝,昨天看到你写给烟雨的感言,敦促着我将这坑给填完了;


  发表于  2004-09-06 10:04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让我爱的题目。感觉不错的文
nicole (http://nicoledj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1-03 22:35:07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