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听碟手记之《純情エゴイスト》—声音也可以有寂寞的表情
时间:2006-10-27

作为纯情系列的第二条支线,純情エゴイスト的故事一直有着一张落寞的脸,不论是曾经痴恋着秋彦的弘樹,还是一往情深爱着孝浩的秋彦,亦或者是对弘樹一见钟情的野分,每一个人,都有一张寂寞的,好爱好爱你的脸。

说实话,对于弘樹的声优伊藤健太郎的声音,我并不是很喜欢,总觉得过于浑厚缺乏纤细的感觉,对于敏感的弘樹来说,应该并非理想的声音,尤其是偶尔抓狂或者暴力害羞的时候,伊藤桑的声音似乎过于夸张了。

然而,一旦挑开这些用来掩饰敏感和害羞的表面,面对着深爱着的秋彦时,思念着深爱着的秋彦时,因为很爱很爱而始终无法说出口“喜欢你”时,那浑厚的嗓音中竟能听出异常清楚的寂寞。

“我所爱的男人,有喜欢的人。”这是伊藤桑一登场时说的第一句话,短短数字,意外地特别纤细而且充满悲伤,而接下来一段短暂的H,虽然充满情色,却为何听来只有不断不断的沉下心,伤心,止不住的伤心,连续的三个“喜欢”用渐渐消失的语气说出来,充满了绝望,很爱很爱的你,为什么不能看着我呢?

待到后来,遇见筱田时的一段回忆中,只因为听到了秋彦电话里模糊的情绪化,就不顾一切即使拎着沉重的几乎压断手的行李也要奔去看他的弘樹,即使嘴上抱怨着秋彦却掩不住因为他的到来而开心的弘樹,一次又一次想要对着最喜欢的秋彦告白,却一次又一次仅止于张开的唇边,消失在无声的呐喊中。

不停的在心中斗争,渴望最爱的人能够发现自己的心意,却又害怕发现以后无法承受失恋的后果,所以一直一直在心底里呼喊那个人的名字,呼唤他早一点发现自己的心意。

那不断反复在伊藤桑声音里的,是那想要停止却怎么也停止不了的单相思的呼喊,是单相思那痛苦深渊里泫然欲泣的泪眼,是充满着爱与绝望的“好きだ”那张寂寞的脸。

其实是想过的,在我的眼中,秋彦不是不知道的,弘樹那一片深情,但是他从来不去说破,也不愿意去说破,因为弘樹就是一张镜子,倒映着单恋着孝浩的自己,一清二楚,他也最最明白“可以一直待在喜欢的人身边,是当朋友的特权”,所以他放不下另一个自己,也不想让另一个自己失去那种特权,所以也一直放任着弘樹的爱情,就象《蜂蜜与四叶草》里的真山一样,明明知道山田对自己的感情,却还是停不下对她的温柔,因为那就是另一个自己呀。

而故事的另一个主角,草间野分,意外的却也非常恰当的选择了神奈桑,我非常喜欢神奈桑的野分,作为小四岁的年下攻,野分一直努力的想要追赶上恋人的脚步,而在他不断的追赶中,他的恋人弘樹也在以自己方式努力着向前,所以野分的声音里总是有一种特别的寂寞,那种想要将恋人困守在自己的爱情臂弯中,不愿意与任何人分享,希望他的眼里永远只有自己没有他人,却又无奈着恋人一直一直走向前方的寂寞。

爱情,就是独占欲,野分的独占欲很强,从声音里就可以分辨出来,受到一点打击就闷闷的声音,因为弘樹的可爱而欣喜的声音,一点一点,从神奈桑那略带沙哑的声线中蔓延出来,意外地,竟带着一张天真的表情。

一直认为神奈桑的声音还是满热血的,却不料在这张DRAMA中,发现了他声音中那天真的一线,或者说神奈桑很好的演绎了这位小弘樹四岁的年下攻,将野分因为年轻而形成的苦闷,不断追赶恋人途中遭遇的困扰,甚至与对于秋彦的嫉妒,都完美的用他那带着寂寞的天真却又不失深情的声音表现了出来,呈现给大家一个非常贴合漫画原著的野分。

想起野分,就想起安妮在一本书里写过的一句话:

什么时候,我能够天真且不惧怕消失地去爱你!


  发表于  2006-10-27 21:4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