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一蓑烟雨(三、幽思)
时间:2008-12-27

三、幽思
“圣域有变!”
“长老说,请你多保重,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

接下来的这一日,是如何度过的,艾俄洛斯都很迷糊。
他只知道米罗和卡妙一直在下棋,撒加靠在榻上假寐。
自己呢?
整个脑袋里“嗡嗡”的,好象只有这两句话。


午后,卡妙泡来一壶好茶,幽香扑鼻,四人静静地品茗。
撒加啜了一口,看看艾俄洛斯,还是上午那副魂游九天的模样。
暗自懊恼这个家伙,就是藏不住心事。
“艾俄洛斯!”他轻唤。
艾俄洛斯回过头来。
“回去吧!”撒加说。
“诶?”艾俄洛斯眨眨眼睛,不解地望着撒加,“什么回去?”
撒加轻柔一笑,“心里放不下,就回去看看吧!”
艾俄洛斯心里咯噔一下,没了言语。
最懂自己的人,到底,还是他。

没错,打从听穆说圣域有变后,他的心就一直牵着挂着。
牵挂着看他长大的长老;
牵挂着艾欧里亚;
牵挂着圣域里许多同过生死共过患难的兄弟;
牵挂着的,没想到,竟如此之多;


“撒加·····我·······”
撒加摇手笑道:“去看看,若没事,再回来就是!若有事,你会后悔一辈子的!”最后的几个字,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目光也转而望向窗外。
林中,鸟鸣声声。
米罗和卡妙,都没有插话进来,两人在一旁,专心的对弈。


艾俄洛斯静静望向撒加苍白俊秀的脸,那深蓝的眸子一如大海般漾着温柔的笑意。
这双眼,总是能看进自己的心里去。
不过,想想,
撒加说得没错,如果真的出了事,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可是,你·······”
撒加还有伤在身,他不能···
“有卡妙和米罗在,你还担心什么?”
“放心吧,艾俄洛斯!”米罗掷下一枚黑子,一盘棋,走到终局。

对,只回去看看,看看就回来!
艾俄洛斯这样对自己说。

秋风骤起,吹得整个枫林沙沙作响。
而林边的溪水却平静得掀不起波澜。
艾俄洛斯转过身去。
撒加依然微笑着。
米罗和卡妙站得远些,目光里是让他安心的示意。
“路上,保重!”
秋风凉,撒加的手更凉,,艾俄洛斯握紧撒加的手,是风太凉?是身体仍太虚弱?
还是,因为,
松开掌心,就是长长长长的路途!
不知怎地,心里总有些不塌实,仿佛,这一条路会走好远好远,看不到尽头;
艾俄洛斯啊艾俄洛斯,你怎么了,很快就可以再见的;
“你好好养伤,十天,不出十天,我一定回来!”

潇洒挥挥手,踏入林中;
没有回过身,
因为怕看见,离人的眼;

艾俄洛斯走得不急不缓;
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深深的脚印;
身后,忽有箫声拔地而起,划破长空,唤醒一林秋意;
婉转莺啼,清越凄切。
湍籁逸飞,悠雅低回。
他第一次听,却知道,这曲子名为:
幽思;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你就是撒加?”
“你是艾俄洛斯?”

高山流水人何处。
——相思湖畔,相思林。
相思深处,相思亭。
蓝白两身影,激起七尺水花;

秣陵江上多离别,雨晴芳草烟深。
——刀光剑影下,映出的是,知己的笑颜;
坠落一地相思子,撒满一腔知音情。


脚步迈开,却迟迟踏不下去。
——“没想到追风箭是这样小孩的玩意!”
“撒加,你注意点措辞,小心我砸了你的醉月箫!”
“艾俄洛斯,你敢!”
······

听不尽箫音,诉不尽离愁;
道不尽,流年!
知音何处诉衷肠!
——“撒加········”
“你没事就好!”
“流那么多血,别说话了,傻瓜!”
·······

最终,还是要踏了出去。
因为,他必须走,无去怎有归?
这样,他才可以,
安心地回来;

卡妙指引的路已到尽头,栖翠山俨然映入眼帘;
没来由地,想起这林的名字来:回头是岸;
出林是回头,还是入林是回头?
岸又在何处?
他敲敲脑袋,怎么回事,今天脑子里尽是些怪念头;
走吧,走吧,早去早回!
身后,箫曲已尽;
艾俄洛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踏出林去。

声幽幽,意悠悠;
古往今来几多忧,
怎知我心忧!
一管箫;
满心幽思;
吹开枫林溪,千层涟漪;
一曲尽,人踪缈;
撒加无言放下玉箫,任秋风吹乱发丝。
吹不去,点点离愁。

卡妙走到撒加身边,轻声道:“大哥,回屋吧,你不宜多吹风!”
撒加笑着侧过脸,“没事,我想多送他一送。”
米罗也漫步过来,揽着卡妙的肩道:“十天后不就又能见面了么,他应该已经出林了,回屋吧!”
在大家的记忆中,撒加总是带着淡然的笑意看过世事看过人情,仿佛没有什么能让他动了容,倾了心去;
他总是孑然一人,如和风吹过每一个人,却从不停留;
而今,终有一人,将他绊在人间;
“哈哈~~~~~~”米罗忽然纵声一笑,“来来来,撒加,我今天一定要和你喝一杯!”
“米罗,大哥还有伤!”
“妙妙呀,这点酒奈何不了撒加的,还有,你也要喝,走!我去取酒!”

明月几时有,人生须尽欢;
“撒加,我敬你,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米罗········”
“妙妙,撒加当日在林外送我们时,说过一句话,你还记得么?”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别时容易见时难,撒加,今日一见有多难,怎么能不喝,来,干!”
撒加笑着喝完杯中的酒,米罗又去缠住卡妙骗他喝酒,不禁失笑,这个米罗,还是这么爱闹。
抬起头,月华如练!
十天,十天后那个人就可以回来,陪他一起举杯邀明月了。


总说,山中一日,世上千年;
那么,这林中十日,世上该是多少轮回,是否足够沧海变桑田?
撒加怅然望着不远处的枫林,短短几日,枫叶已尽数调去,望穿了整个枫林,也望不到那人熟悉的身影。
艾俄洛斯,你可不要食言呀!
“大哥,夜深了,你伤刚好,不要染了寒气!”
“不打紧的,卡妙!”
卡妙不理会撒加,伸手替他披上一件皮氅,“大哥别太担心,说不定明天他就回来了!”
撒加知道卡妙的好意,他安抚地拍拍卡妙的手道:“米罗呢?”
“睡了!”
“你也去休息吧,我呆一会儿就进屋!”
卡妙知道自己不能说服撒加,只能按下心里的担忧进屋去。
屋外,留下撒加一个人,看着由圆转缺的月牙儿;

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还说今天要你陪我一起看月亮的呢,艾俄洛斯,你混蛋!”
嘴里虽然这样说,心里的不安却如同水中涟漪般一圈一圈地扩大;
艾俄洛斯,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米罗眼里时,院子里一抹挺立的身影也映入眼帘;
“撒加!”看到他疲倦的双眼时,米罗忍不住皱眉,“进去休息一会儿吧,你别好了伤疤忘了痛!”
撒加倦倦地一笑,“我没事!”
“什么没事,你看你的样子!”米罗几乎是用吼的,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撒加往屋里推,“你现在就给我回去休息!”
“米罗·······”
看着米罗火冒三丈的样子,撒加无奈地被他按回椅子,在他恶狠狠的目光下喝掉卡妙端来的药!
“大哥,你睡一会儿吧!”卡妙担忧地看着撒加憔悴的样子,“等艾俄洛斯回来,我们叫醒你!”
撒加的眼还是望着窗外的枫林,淡淡道,“今天是第十一天了!”
“大哥·····”


看到撒加站起身来,米罗瞪着眼睛一把把他按回去,“你干什么?”
撒加垂下眼帘,没有说话,卡妙叹了一口气,道“大哥,你可是要走?”
抬起的眼里已经是不容质疑的坚定,“我要去找他!”
“可你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米罗努力压着自己的情绪,撒加以前可没这么冲动!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撒加在阳光中站直身体,卡妙知道已经劝不住他。
“大哥,你变了!”卡妙轻轻地说,米罗走到他身边,并肩望着撒加。
晨光中,一身蓝衫的人回过头来,带着惯有的淡淡笑意,“因为,想拥有些什么,所以变了!”
卡妙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个人的手指缠上,灵犀般互相紧紧扣住,他们知道,撒加指的是什么;
应该替他高兴,不是么?
毕竟,他们一直希望大哥可以为自己而活!

“大哥,请你多保重!”
“撒加,找到艾俄洛斯后,记得回来陪我喝酒啊!”
“你呀!你们有空回去看看世叔,他非常记挂你们!”
“知道了,大哥!”
挥别卡妙和米罗,撒加踏回江湖的土地,举目枫林外的天空。
艾俄洛斯,你到底去了哪里?
请你,一定要平安!

Faith 2003-8-28 22:27:00 发表于失火的天堂


  发表于  2008-12-27 11:24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