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一蓑烟雨(二、明明如月,给老婆和笑的正式婚礼滴贺礼!)
时间:2008-12-27

二、明明如月

枫林深处;
清清溪边;
皓月当空;
小屋里,烛火摇曳。
床上躺着的是奄奄一息的撒加,一身白衣石青色长发过肩的男子正在给他细细把脉,而旁边长身而立的蓝发男子则正是刚才一手洒落红针的黑衣人。

“卡妙,撒加的伤,如何?”
米罗难得一见地皱着眉头,救回撒加和艾俄洛斯时,撒加的伤势超乎他们的想象,即使医术高如卡妙,也没有把握一定能医好他。
转头看向那个被卡妙点了睡穴的艾俄洛斯,即使睡着了,眉头还是微微拧着,大概还在担心撒加吧。

似乎习惯了卡妙的不多话,米罗走过去,接过卡妙手里的医箱,将针包递了过去。
卡妙修长的手指拈着针在撒加各大重要穴位扎下,以期打通他的经脉。
灯火如豆,米罗撑着脑袋看着专心治病的卡妙,剑眉微蹙,因为太专注,光洁的额头渗着粒粒细小的汗珠。
再看看躺在床上的那个人,几乎连生命的迹象都没有了。
比起当年,卡妙脱离教廷的时候,史昂也没有下如此杀手,呵,所谓的正道,排除异己的手段,比黑道更胜一筹啊。
米罗放弃地叹了口气,“卡妙,你累了,让我来帮撒加运功疗伤吧!”


卡妙无言地立起身,将撒加交给米罗,独自走到屋外。
明明是晴朗的月夜,为何看来如此萧瑟?
三年前,厌倦了江湖仇杀的自己,毅然离开了抚养自己成人的史昂,和一起长大的兄弟,与浮于江湖嬉笑不羁的米罗隐居在这里。
雪冷与星红,如流星般划过江湖的历史,两粒尘砂没入大海,不再为人记起。
以为就此脱离了江湖;
以为从此可以泛舟人生,不再与杀戮同行;
只是,这明明月夜,却将杀意渗入这枫林深处,惊动了他和米罗;
本不想再惹是非;
可是米罗那好奇的性格一点都没变,自己还是被拉着去了;
然而见到那样的撒加,自己都不敢相信;
教廷里那个谈笑间杀敌于无形的撒加,会是如今这个被血染红白衫的人;
更不要说,身边还是个号称名门正派的圣域的人;
他不解!
米罗却笑了!
比了比彼此,又指了指撒加他们;
恍然是,他们竟走上了比自己更艰难的道路。
撒加,当年,你送我入枫林时,是否已经预料到这一天?
明智如你,是否早也厌倦了江湖?
本应轻柔的夜风,怎吹来萧萧寒意?
回过身去,瘦尽灯光又一宵;


拧了一块冷巾递给米罗,拭去运功而下的汗水,撒加的呼吸也渐渐均匀,两人相视一笑,尽了人力,才知道,江湖中,还有些人,还有些事,是放不开去的。

是夜,教廷总坛。
锦袍华服的文士端坐在窗前,颔首望着窗外如豆灯火。
摇曳的烛光,映着他的脸,很少有人见过,教廷的教主史昂是如此淡雅文秀的一个人。
他已经四十多岁了,但白净的脸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只有眼角的细纹悄悄地泄露了岁月,还有那眸子里流露出来的淡淡倦意,那是看遍了远山,看淡了世情后掩不住的疲倦。
静静听完阿布罗狄的报告,史昂放下手中的书卷,笑着对阿布罗狄说:
“你也累了,早点去休息吧!”
阿布罗狄的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放弃了没有说话,转身走了出去。
史昂不是没有看见,他知道阿布罗狄想说什么。
从听到撒加谈起艾俄洛斯的那时起,他就知道,卡妙的事又将重演。但他不难过,一点也不,这些孩子,都有权利追求自己想要的,如果这里留不住他们,强留着,又有什么用呢?
放手,也许是最好的爱护;
史昂苦笑了一下,艾俄洛斯是圣域的人,只怕,前路多难啊!
唉,算一算,二十年之约,也该到了!
“你还好么,童虎?”


日起;
日落;

···血·······
纱织小姐嘴角冷酷的笑容·····
还有撒加苍白的脸···
“撒加!!!!!!!”

艾俄洛斯一身冷汗地坐了起来,原来是梦!
“你醒了!他没事,放心吧!”
这才发现,旁边坐着一个人。
米罗反跨坐着凳子,手撑在椅背上托着脑袋,笑眯眯地看着艾俄洛斯。指了指身后,艾俄洛斯侧过头望去,撒加正安静地躺在那边的床上,鼻息均匀。
安下心来,艾俄洛斯眨了眨眼睛问道:“你是·······米罗?”
米罗也回眨了几下眼睛,“你不要这样看我,我会觉得你是惊艳于我的英俊潇洒!”
“扑哧!”
艾俄洛斯一下子笑了出来,这样耍宝的表情实在不适合在江湖上以狠辣手腕出名的天蝎寨的寨主米罗。
“哎呀呀,人怕出名,就是这个道理的!”米罗对着艾俄洛斯做了个鬼脸,从凳子上直起身来,“那样的表情不如来对着这些才好!”
顺着米罗的示意,艾俄洛斯一看,原来桌上准备了一些清粥点心,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饥肠辘辘,看窗外天色,原来又是一个月夜。
也不矫情,艾俄洛斯立刻下床饱餐了一顿。

“吱!”的一声,随着一阵凉风,卡妙拎着一些草药走进屋来。
这是艾俄洛斯第一次仔细看卡妙,上次在林中夜黑仓促也没瞧清楚,以往也只是听撒加谈起他这个兄弟是个外冷内热的人。
摘下斗笠,一身青衣的卡妙瘦削得略有些单薄,但挺秀的鼻梁、晶亮的眸子却透露出他的冷俊和坚韧。
他看到艾俄洛斯,微微一笑道:“醒了?身体可有不适?”
这一笑,仿佛严冬尽去,春暖花开,一天的阴霾俱隐去,云开月朗。
这就是江湖人称“雪冷”的教廷高手卡妙!
艾俄洛斯也笑了,撒加说得没错,雪冷一点都不冷,不知怎地,现在这些江湖上闻之丧胆的魔教高手,竟比自己同门中人更可亲。
艾俄洛斯想到这里心里不禁一阵酸涩。
“多谢你们出手相助,我是没什么,不知道撒加的伤如何?”
“放心,大哥不会有事的!”
艾俄洛斯打量卡妙,卡妙也在打量艾俄洛斯。
听那时在林中的对话,圣域显然是为了艾俄洛斯与撒加结交而起了杀意。不过,为什么教廷里出了名冷静睿智的撒加竟会为了艾俄洛斯受如此重的伤,连命都不要了,不是撒加的作风,却又似他的作风。
在这个正邪不两立的江湖,这个有着小麦肤色的男子和撒加无疑是异类!


“卡妙,你回来的时候是不是被跟踪了?”一直没吭声的米罗盯着窗外忽然开口。
卡妙放下药,查看了一下撒加的情况,回答说,“没有,我回来的时候他们也刚到,大概是懂得阵势的人从林子里摸索过来的!”
话音刚落,屋外远远扬起一声长啸,只是这啸声落下时,声音已经在小屋外。
艾俄洛斯的脸微微有些发白,圣域里有此等功力的不出三人,最好不要是那个人。
“卡妙······”
艾俄洛斯张口欲言,卡妙却朝他摇了摇头,开门走出去,而米罗仍站在窗前,一动,未动。


屋外,静静立着两个人。
一人是,沙加,那日曾见过,另一人却不曾在那晚出现过。
只见他,望月负手而立,深色长衫,在秋风中微微作响,只一背影,已有剑般气势。
而屋里,艾俄洛斯的眉头皱成了个“川”字,来的,果然是他。
剑,轻侧锋。
月下,映出棱角分明的脸,仿佛雕刻出来一般的刚硬线条,再配上一头硬硬的黑发,整个人就如剑一般,冷洌!
卡妙轻叹道:“圣剑修罗!”


修罗冷眼打量着眼前这个略有些苍白的男子,很难想象,这就是魔教纵横天下的四大护法之一。
雪冷!
“交出艾俄洛斯和撒加!”他的声音如人,铮铮地深沉略带沙哑。
“理由!”
修罗拧起眉毛,好象卡妙问了个很无理的问题,“背叛者死!”
闻言,卡妙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背叛了什么?”
“·······”
“交一个朋友,就是背叛么?”
“多说无益,让开!”
“·········”
“敬酒不吃吃罚酒!”修罗作为圣域的护域使者,以公正和嫉恶如仇出名,听说艾俄洛斯勾结魔教的人,已是大怒,又被卡妙不亢不卑的一顶,心中早就不顺,当下欺身上前。

修罗人称“圣剑”,并非指人如剑,而是他的那双手掌,已练得出神入化,掌风如剑一般锋利。
只见他翻掌如飞,掌掌皆夺命。
卡妙冷哼一声,飞身急转,白衣飘飘,如雪轻盈,修罗掌虽逼人,但每每逼近卡妙,就被如鱼般贴掌滑过。
修罗心里暗叫好,不由收起了小觑之心,魔教的护法,果然不同一般。
心里想着,掌风也更凌厉了,只是他心思辗转间,天气竟似突然转凉。
当下大惊,“曙光寒!”
月华下,卡妙冷然肃立,一把薄长的剑昂然手中。
“哼,我修罗今天就来会会天下闻名的星辰剑法!”
修罗心中收敛了傲气,全神贯注于卡妙的剑,掌法丝毫不乱,一个虎跳,左臂一圈,右掌平舒,看似平缓,速度却极快,卡妙正欲贴身斜进,却发现掌已至眼前,踏转已是不及,只堪堪侧身,而那掌风,已在肩胛处带出了一道刺目的血痕。
修罗一击得手,趁胜紧逼,却见眼前一花,白衣人翩然而起,背后已传来森然剑气。
不禁失色,却也不转身,反而长身急进,于空中翻身再取。
卡妙没想到修罗反应如此之快,手中曙光寒剑一抖,挽出数朵剑花迎了上去。
剑花月光,曙光寒,仿佛璀璨星辰,耀人眼目。
修罗没料到,反身而来,正对上映着月光的曙光寒,登时看不清来人,心中大喊不妙,还来不及反应,曙光寒已如灵蛇般缠上了他的右臂。
好一个修罗,也不撤手,左手不退反进,直切卡妙手腕。
“呀~~~~~”
不论是沙加还是屋里的米罗和艾俄洛斯都不禁惊呼。


“艾俄···”
幽幽一声,原来是沉睡中的撒加被屋外的打斗声惊醒了,心神刚一清晰,张口就喊出了艾俄洛斯的名字。
这厢艾俄洛斯正在担心卡妙,听到撒加唤他,心下一阵惊喜,急忙跑去床边,“你醒了,可好些?”撒加的脸色依然苍白,几个昼夜已是生死关走了一圈,艾俄洛斯想起那日心里还是隐隐后怕。
“放心,我没事!外面是谁?”撒加淡淡的一笑,给苍白的脸色添了些许生气,艾俄洛斯心里的石头稍微放了放道,“是修罗!”扶着撒加起来,走到门口。
米罗依然盯着窗外,目不转睛。

此时院里两条身影仍缠斗在一起,掌影剑光,看得几人眼花缭乱,不知不觉月已西沉,东方微微露出鱼肚白。
只听闷哼一声,两人骤然分开。
米罗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卡妙身上凭添了数道血痕,原本就白皙的面容更加泛白。
当然,修罗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长衫已被剑撕破,右手更是划开了长长的一道伤口,
甚是狼狈。沙加心里暗自叹了声,也不言语,撕开衣襟,替修罗包扎。
“修罗大人,还是请回吧!”
卡妙稍微调息了一下,便冷冷地开口送客。
修罗已多日未如此畅快打斗,遇上卡妙这样的对手,心下很是想好好放手较量,怎肯就此罢手,正欲开口反驳,却听树林里传来极快的衣袂掠空之声。
米罗立时掠到卡妙身边,将他掩在身后,低声道:“我来!”卡妙知米罗个性,也不多说,静等来人现身。


晨风轻舞,一夜戾气散去,鲜红朝阳艳艳停留在来人的长发,仔细瞧去,竟是罕见的淡紫色。
艾俄洛斯一见此人,脱口道:“穆!”

穆,素衣清雅,淡淡瞥了一眼艾俄洛斯,对修罗抱拳道:“修罗兄,圣域有变,还请速回!”
众人闻言皆一呆,修罗急声问:“怎么了?”
沙加这才发现,穆的头发有些凌乱,额角、鼻尖都渗着汗。穆抬起衣袖略微拭了下汗道:“一言难尽,快走吧!”
修罗和沙加此时心急如焚,不知道圣域到底是什么状况,修罗更是丢下句:“他日再行讨教!”立即飞身离去。
穆和沙加对他的急性子也只能相视苦笑,正准备离去,却听艾俄洛斯唤了声,“穆!”

艾俄洛斯一听圣域有事,心下登时也着了急,唤住穆想大体了解一下情况,暮然想到自己已说过不理江湖事,想问的话顿时生生梗在喉间,问不出口。
穆淡淡回眸,深深的目光停留在艾俄洛斯面上,又不经意地滑过,落在撒加的脸上。
目光黝然深邃!
“大哥,长老说,请你多保重,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说完,就和沙加转身离去。


顷刻间,匆匆而来的人,匆匆而去。
朝阳跃上枝头,满林的红叶,一瞬间,似火燃烧。

Faith 2003-8-22 23:20:00 发表于失火的天堂


  发表于  2008-12-27 11:1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