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一蓑烟雨(一、惊回千里梦)(给老婆滴新婚礼物)
时间:2008-12-27

一、惊回千里梦

栖翠山的深秋,以枫林最是美丽。
夕阳残照中,枫叶似火。
但,这如火的枫林却叫“回头是岸”
据传枫林里的树木自古就自然而然生长成天然阵势,走进去了,就是有去无回。
所以称:回头是岸!
历来人们只有在栖翠山顶眺望这红于二月花的美景。

只是,这一日,随着残阳归去,寂静的林子里却响起了仓促的脚步声!

“咳、咳!”
“撒加,你不要紧吧!”
“咳······连累你了,艾俄洛斯!”
阴暗的树林里,只见一褐发男子扶着一蓝发男子急急地奔走,虽说光线昏暗,但从蓝发男子肩部流下的血水依然清晰得可怖,原本神飞风越的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褐发的艾俄洛斯拧着眉头看着这无法遏止的血,努力地撑着撒加,听那脚步声,追兵已经靠得很近了。
“哇~~~~”撒加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雪白的长衫早已血迹斑斑,他抬起头,看着扶他疾走的艾俄洛斯,原本俊朗的脸早已被汗水和血水模糊地狼狈不堪,撒加轻声叹了口气:
“艾俄,放我下来吧!”
该来的终究要来,躲不过,只有面对。
艾俄洛斯停下,小心地扶着他靠在一棵高大的树边,一脸凝重地转向前方立在夜风中悠闲的身影。
追兵来得竟如此之快。


“你就是艾俄洛斯?”清亮的嗓音在瑟瑟秋风中,带着独特的颤音。艾俄洛斯眯起眼睛,天色已黑,看不清来人的模样。
“你不是圣域的人!”
“当然不是,我只是来看看撒加哥哥不顾一切,与之肝胆相照的艾俄洛斯是何许人罢了!”
虽然话锋里暗藏讥讽,但知道他不是圣域的追兵,这让艾俄洛斯大大的松了口气。
“阿布····罗狄·······”听到撒加略带嘶哑的声音,艾俄洛斯连忙俯下身来,扶起他。
撒加借着艾俄洛斯的力气,勉强站了起来。
“你···是史昂大人派你来的吧!”
“······”
“大人也要杀我?”
艾俄洛斯瞪大了眼睛,不可能,既然那个叫阿布罗狄的人是称呼撒加为哥哥,那么他一定是史昂那边的人,又怎么会要杀撒加呢?难道和圣域一样······
“咳、咳·····”
撒加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肩部的血还没有止住,前面又是一个来历不明,不知是敌是友的人,艾俄洛斯心里止不住的愤怒。
我们只不过是一见如故;
我们只是惺惺相惜;
我们没有妨碍到任何人,为什么就容不下我们呢?
难道说,这江湖中,连想做朋友,都是错?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请你让开,我们要赶路!”看撒加的样子不能再耽搁了,必须找到安全的地方给他治疗。
阿布罗狄没有答话,在黑暗中显得尤其明亮的眼睛逼视着艾俄洛斯,一步一步地向他们走来。
“撒加是被圣域的人伤成这样的?”
“·········”
“堂堂教廷的护法,为了你,居然到圣域自投罗网,真是笑话!”月光透过枝叶照亮了阿布罗狄的面容,艾俄洛斯不禁暗吸了一口气,世间居然有如此美丽的男子,美而不媚,艳而不娇,自然透着一股英气。
“哼,艾俄洛斯,我看也不过尔尔。”阿布罗狄凌厉的眼神盯着艾俄洛斯,又看了看靠着艾俄洛斯已经晕厥过去的撒加,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史昂大人说,再也不要见到你们了!”
说完,他略微侧过身子,在林间让出一条道来。
艾俄洛斯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撑着撒加就准备赶路。
堪堪迈开步,
却听,
“哥,你疯了么?”
一声急喝,艾俄洛斯心头大震,追兵已经到了,而且,追来的人居然是·······


艾欧里亚不可置信地瞪着一身狼狈的哥哥,昨天还在外逍遥待命的他,突然被圣域女主纱织召见,告诉他,他最敬爱的哥哥居然被魔教的人引诱背叛,命他赶紧去将哥哥追回来,并杀掉那个将哥哥引入魔道的人。
再看看哥哥臂间那个奄奄一息的人,怎么都不敢相信,他就是纱织小姐口中的魔道中人。
当然,坏人额头上又不会刻个坏字,艾欧里亚一转念,看着撒加的眼神也变得怨毒起来。
“哥哥,快把那个人交出来跟我回去,纱织小姐不会怪罪于你的!”
“艾欧里亚!”不是没瞧见弟弟的神色,知道他担心自己,可是,这时最需要他的是已经气若游丝的撒加。


他与撒加不打不相识。
相思亭一战,他们竟互生知己之感,深觉相逢恨晚。
又苦于身份对立,两人也就是偶尔出来把酒言欢,对月畅谈而已。
谁知道被圣域新女主纱织知道了,玉颜大怒,趁他不在时,以他之名骗撒加入圣域,欲搏杀之。
幸亏他发觉隐约有些不对,匆匆赶回时,撒加已经在众高手围困下身受重伤。
见到他,撒加居然还笑着说,“你没事就好!”这个家伙,命都快没了还在担心他这个朋友,艾俄洛斯当时真是急红了眼。带着撒加出逃,撒加竟不回教廷,执意要往这鬼林子里走。
回头是岸,回头是岸!
这下可好,前面是美丽的阿布罗狄,背后是艾欧里亚,艾俄洛斯心里直叫苦。

“艾俄洛斯!”
“撒加········”
“别管我了,你·······走吧!”
“胡说什么呢!”
“别管我了,快走吧!别管我了······”
艾俄洛斯这才发现,撒加是在呓语,已经昏厥过去的他,心里还在惦记着自己的安危,艾俄洛斯心头一酸,知道,他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艾欧里亚!”他看着不远处焦急的弟弟,“请回禀纱织小姐,艾俄洛斯辞去一切身份,从此不再问江湖之事,只请她放我们一条生路。”
艾欧里亚呆呆地看着艾俄洛斯,哥哥居然要不问江湖事?就为了那个魔教的人?
“哥哥,你难道连我哥哥的身份也要辞去?”他忿忿的说。
“原谅我,艾欧里亚!”艾俄洛斯知道弟弟的心性,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的。
不再犹豫,他扶起撒加,转身向林中走去。


“嘿嘿,艾俄洛斯大人,您以为您还能走得了么?”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突然在林中响起,一个人从黑暗中现身出来。
“隆奈迪斯!”
艾俄洛斯一看到这个如鬼魅般的人,头皮就隐隐发麻。环视周围,听动静,林子里大概还来了十几个箭手,一个隆奈迪斯已经不易对付,更不用说还带着重伤的撒加。
隆奈迪斯悠哉悠哉地走近艾俄洛斯,“纱织小姐说了,你要是不交出撒加,就视为叛徒,与撒加一起格杀勿论!”隆奈迪斯笑得很开心,艾俄洛斯死了,他是最有希望接替他位置的人,今天怎么也要把这个眼中钉给拔掉。
“哥,别逞强了,跟我们回去吧!”艾欧里亚的口气里带着丝丝哀求,“你想想当年曲洋和刘正风的下场,他是魔教的人,你和他讲什么友谊?”
艾俄洛斯忽然觉得好累,纱织一点都不念他多年为圣域征战打天下的情分要赶尽杀绝。
“没想到,我艾俄洛斯居然死在正邪不两立的罪名里!”艾俄洛斯凄然一笑对隆奈迪斯道:“看来今天,你我一战在所难免了!”
话音一落,艾俄洛斯就出手了,袖中小箭化作万点金芒直逼隆奈迪斯而去。
艾俄洛斯在江湖上号称“追风”,他的追风箭自是不可小觑,隆奈迪斯挥袖急退,这箭挨着了,必死无疑。
但他并不知道这是艾俄洛斯的障眼法,金芒一起,艾俄洛斯就扶起撒加直奔林中,心里暗暗祷告,那金芒能拖住隆奈迪斯一阵子。


阿布罗狄冷眼看着隆奈迪斯的窘样,心里暗自好笑跟着艾俄洛斯离去,只是,他还没跟多远,就发现疾走中的艾俄洛斯又停了下来。
因为,有另一个人拦在他们面前。

“连你也派出来了!”艾俄洛斯苦笑着,“她真的要我死才甘心么?”
一头金发的沙加在黑夜里,是格外明亮的存在。
他安静地看着艾俄洛斯,“跟我回去!”
“如果我说不呢?”
“杀无赦!”
如果说隆奈迪斯的话,他自信还有几成把握,若换成沙加······
“撒加啊撒加,看来我们今天只怕是要葬身在这林中了!”艾俄洛斯喃喃地说。
要放手一搏,他与沙加只怕不相伯仲,但他不能放下撒加,林中的埋伏还没有出现,若把撒加放在一边与沙加交手,他无法顾及到他的安全。
所以,带着撒加的他,和沙加之间,根本没有胜算。


“交还是不交?”
“沙加·····”
“不要逼我动手!”
“唉······”
沙加缓缓闭上眼睛,举起了手,纱织小姐的命令不能违抗,艾俄洛斯,不要怪我!

电光火石间,沙加已击出十余掌,艾俄洛斯堪堪避过十掌,其余皆硬接下来,不过还好,沙加并没有下杀手,伤还不算重。
“你不后悔?”
沙加的眼眸清澈透亮,纯净得如一泓碧水。
后悔?
艾俄洛斯看着靠在身边的撒加,“士为知己者死,值!”
“那你就死吧!”
·······

“沙加,你来得正好,我差点被他给蒙骗过去!”
隆奈迪斯难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的时候,艾俄洛斯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
“哼,艾俄洛斯,这回,你插翅也难飞了!”
“艾俄·······”
撒加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他硬撑着站直身体,冷冷地看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星光一样的眸子里,即使是重伤,透出来的杀气也凛冽得逼人。
隆奈迪斯不禁倒退了一步,不愧是魔教的护法,快死了还那么强。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江湖儿女,早已将生死看淡。
今夜,若侥幸活了下来,必相偕千山,漫步红尘去。
你我相交,但求心知。
纵使血溅三尺,亦不悔知己有你!
两人双目交汇,放声长笑,天地四季日月生死,一切都抛开了!
第一次,也许更是最后一次,联手作战。


阿布罗狄背靠着树,看着月夜下撒加苍白如纸的脸,和还在不断渗着血的伤口,与此对比的是,撒加嘴角那抹绽放开来的笑容,以前,他从未笑得如此开心过,阿布罗狄不懂,在场的,又有谁懂呢?
而又有谁注意到,阿布罗狄纤长的手指间多了一朵怒放的玫瑰。
在这暗黑的月夜,红得艳丽诡异。


撒加和艾俄洛斯,背对而立,一箫一箭。
沙加淡淡地看着他们俩,不愿意去理会心中掀起的波澜,友谊与生死,孰轻孰重?
掌挥了出去,不懂的太多,且放一边吧。
撒加手中玉箫轻转,化作龙吟,迎向沙加。
艾俄洛斯力挽追风,这次的金芒可不是烟幕了,隆奈迪斯也吃一堑,长一智,拳风化做防护壁,舞得密不透风。

风起、叶落!
陡然分开的四个人,各自喘息着打量对手。
“撒加······”艾俄洛斯一声惊呼,撒加本就伤重,与沙加一战,更是伤上加伤,气血翻涌,一口血喷了出来,几乎跪倒在地,硬是用箫撑着,才没有倒下来。
“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
沙加闭上眼,不愿再看那红得刺目的血色。
隆奈迪斯则志得意满得看着两个人,仿佛他们已是到手的猎物,任人宰割,他狞笑着,悄悄抬起手,袖中,是百发百中的夺命暗器。


“啊~~~~~”
林中忽然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听来,一定是他们埋伏的箭手。
隆奈迪斯和沙加不禁大惊失色,是什么人趁夜来袭?
正准备抢入林中,林中一黑一白两身影已飞掠了出来,站在撒加和艾俄洛斯身边。只见黑衣人手一扬,在黑夜里带出一道红色的光影,直奔沙加和隆奈迪斯而来。
红色一看就是有剧毒,两人立刻翻身躲避。
等落地回神时,林中早就失去了撒加等人的身影。
四个人,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留下无数红针钉在周围的树中,猩红猩红。

“那两个人是谁?”隆奈迪斯兀自抚着胸口后怕,要不是他闪得快,早就成刺猬了。
他问的是沙加,沙加则看着钉在树中的针,良久,才喃喃道:
“雪冷、星红!”


阿布罗狄轻笑着挥去手中的花。
雪冷!
星红!
带着盈盈笑意,他大步离开了树林。

一阵风起,杀意过后,安静的树林里只留下了怔怔伫立的艾欧里亚!

Faith 2003-8-19 22:20:00 发表于失火的天堂


  发表于  2008-12-27 11:1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