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双城故事(下篇 开始)
时间:2008-12-21

下篇 开始

那个人,站在一块墓碑的旁边,墓碑上用古老的希腊文字刻着“双子座黄金圣斗士 撒加”!
“看到自己的墓碑感觉如何?”
“怎么会是你?”
“为什么不会是我,你以为会是谁?加隆?还是艾俄洛斯?”
慰灵地的夜是死气沉沉的黑,那个人的长发已融入这如墨的夜色,鲜红的眸是他最明显的特征。
“撒加,你总是喜欢自欺欺人,你明知道不可能是他们的!”
“但也不可能是你,你已经死了!”
关于这个人,不,他甚至不能被称为人,他只是属于撒加某个片面的个性,而且早已在十二宫那个被赋予神圣战果的结尾中烟消云散。
“唉,你这个人怎么总是学不会呢,我告诉过你多少遍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活着,我就活着,你怎么又忘了呢,撒加?”

撒加的头开始痛起来,每次和他争辩自己总是输的一方,如果是共生的话,好歹他也应该具有相同的口才;他转过身的时候,确实是以为会看到加隆的,再怎么离谱也不应该出现这个家伙。
“好吧,好吧,请问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我不是说了么,我知道你会来,所以在这里等你!”
“等我?等我做什么?”
鲜红的眸不解地睁大,“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我当然是要回到你身体里!”
撒加真恨不得给他一拳,明明是跑来和人家抢身体,却说得那么轻描淡写,好象就该是他的一样。
“我不同意!”
“呵呵,撒加,别犯傻了,这就是命,我注定要在这里等你,你注定要接受我,一切都已经被决定好了的!·····”
“够了,我说了我拒绝!”撒加忽然暴躁起来,他怒气冲冲地打断那人的话,呼吸也粗重起来,“我受够了你,你别再想来占据我的身体!”


十三年,他忍受了他十三年,不管他是不是他的半身,又或者是他某个没有出世的兄弟,撒加都不管,他不想再整天对着镜子争论该走哪里,该吃什么,到底是喝咖啡还是喝酒,睡床还是睡浴室;
他也不想回到那种掩掩藏藏见不得光的日子了,他受够了,他只是来了个心愿,然后还是去开家咖啡馆,继续过他那再平静不过的日子。
“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哎呀呀,这可如何是好呢,我从命运女神那里受命而来,你却叫我再回去,我可怎么交代呢?”
我管你怎么交代,撒加瞪了他一眼,决定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谁他都不想见了,他现在很想念瑞贝卡苹果般的小脸蛋。
“撒加,你没有办法违抗命运!”
那个人在身后说得斩钉截铁。
撒加停了下来,他清楚地听到身后那人毫不掩饰的嗤笑声,于是,他重新回过身去,用眼死死地盯住他。
“命运?是谁当时指着雅典娜的神像放肆嘲笑说让该死的宿命见鬼去吧?就算向命运低头,也不需要这么谄媚吧!”他的表情是露骨的厌恶和讽刺!
那个人第一次没有和他争,他鲜红的眼丝毫没有躲避他的目光,也不说话,就那么直盯盯地对视着,剑拔弩张的气氛忽然变得诡异沉寂;
远远地可以听见巡逻的士兵在嬉笑打闹,慰灵地早就是没有人愿意接近的地方,圣域此时是安详的圣地,没有人会来愿意来悼念那些亡灵,白皑皑的尸骨是腐烂腥臭令人不快的存在,就连杂草都看不到几根。


“撒加,你想念加隆么?”
“不想!”
“艾俄洛斯呢?”
“不想!”
“穆呢,沙加呢?”
“不~~~~~想!”
“阿布罗狄,卡妙米罗呢?”
“不想不想不想,罗嗦,我没有义务回答你!”
“那么可不可以回答我,我呢,你有想念过我么?”
撒加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仿佛他问了个极白痴的问题,我怎么可能会想你,他在心里说,但到底他也还是没说出口。
“没有,是么?”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有点苦涩,以前,他总是奸诈的,带着让人难以容忍的淘气,“撒加,我········”
撒加什么都没说就转过身去,他的话说到一半看到撒加转身就停了下来,撒加这次一点都没有耽搁,他脚步沉稳地向外走去。
我不会想你,我不可能想你,我不想再见到你!


撒加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浓重的雾中,背后的人蹲下来,用脸贴着潮湿的碑面,“他拒绝呢,我该怎么办呢?他是个笨蛋啊,就凭他想要对抗神安排好的命运,简直是痴人说梦,只有我,只有我才能帮他,加隆,艾俄洛斯,沙加,任何人都帮不了他,除了我!”
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他自慰灵地里站了起来,鲜红的眸里映出血色的雾。
“撒加,这一次我绝不会失手了!”
唇角的笑容,是一如当年镜里绽放的罂粟,他以光速冲向撒加消失的地方。


“混蛋!”
撒加一下子跪倒在地上,突如其来的冲击一直疼到骨头里,那个家伙,自说自话狂妄嚣张的家伙,居然在被拒绝后用这种不要脸的偷袭手段来抢夺他的身体。
“你给我出去,该死的!”
眼睛逐渐失去焦距,一点一点开始发红,撒加死死咬着嘴唇,希望借着这种痛苦来抵抗。
“没有用的撒加,没有用的!”
“你给我闭嘴,从我身体里滚出来!啊~~~~~~~~”心脏突然剧烈跳动了一下,意识很快模糊,撒加跌入昏迷前一秒,隐约看到有个人从十二宫的台阶走下来。


“唔~~~~~~”头好疼!
撒加呻吟了一声,睁开眼睛,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正以一种极不雅的姿势侧卧在他的床单上,眼睛朦胧地张开,和撒加对视了一会儿后,他立刻跳了起来,“啊,你醒了,撒加!”
“艾俄洛斯?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睡傻了吧,撒加,我不在这里,那我该在那里?”
艾俄洛斯白了撒加一眼,甚至伸出手去试了试撒加额头的温度,还咕哝了一句“很正常嘛!”
“这是哪里?”
“天哪,该不会是中邪吧,除了圣域,你还能在哪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
“········”
艾俄洛斯目瞪口呆地看着撒加,原以为他是装傻在戏弄自己,看撒加那付眉头深锁的样子又不象是在骗人,“撒加,你怎么了?”他弯下腰近距离地仔细看着他,“发生什么事了么?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会昏倒在慰灵地门口的?”该不会是鬼上身吧,艾俄洛斯的脊梁直窜冷气,他扶撒加坐起来,“好好的,怎么跑那地方去?”


撒加不知道该从哪里回答艾俄洛斯的话,他更想不明白,艾俄洛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你不是和艾欧里亚去旅行了么?”
“旅行?和艾欧里亚?”艾俄洛斯是真的被吓到了“撒加,你真的是中邪了吧,艾欧里亚还才六岁,我怎么可能和他去旅行!”
艾俄洛斯忍不住去挠了挠头,“真是的,这到底是怎么了·······”

“艾欧里亚·····才······六·····岁········”
做梦了么?
那么真实的梦?
他梦到他杀了人,先是教皇,后是艾俄洛斯,接下来,一个又一个!然后是冰地狱,那种黑色的冰连灵魂都被冻结,他记得梦中冰地狱里还有卡妙修罗他们,接着呢,还有那惊天动地的一战呢,他清楚记得梦里有血从灵魂里哭出来,那一切都如同电影镜头一般清晰!
雷特和瑞贝卡的笑容是那么的鲜活!
难道真的是梦?
如果是梦的话,那就太好了,撒加心里忽地一轻,原来都是梦啊。
他不禁笑了起来,“对不起啊艾俄洛斯,刚才大概做梦了!”
“真受不了你······先喝点热水吧!”


“咚咚”作势敲了两下门,一下子涌进来好几个小家伙!
“撒加哥哥!”
“撒加哥哥!”
“你没事吧!”
“我们都好担心呢!”
“你现在好点了么?”
“我们想吃你做的蛋糕!”
·········
真是一群没长大的孩子,撒加放心地笑起来,既然是梦就不用担心了,“想吃什么蛋糕呢?”
“栗子蛋糕!”
难得的异口同声!


此时,门“啪”的一声被推开,加隆从外面走了进来,小家伙们立刻噤若寒蝉,对此加隆视若无睹,他只瞥了一眼撒加,“没事了?”
“恩,让你担心了!”
“哼,谁会担心你,少自作多情了!”加隆“砰”地倒在床上,拉起被子埋头进去。
撒加与艾俄洛斯互相做了个摊手的姿势,耸耸肩。
“你们今天的练习都做完了么?”艾俄洛斯问。
没有人回答。
“先让撒加哥哥休息一下,你们去把练习作完,晚上再让撒加给你们做蛋糕好不好?”
虽然说不怎么情愿,唧唧喳喳的小家伙们还是很体贴地退了出去,艾俄洛斯用眼神告诉撒加好好休息,就带上他们去了训练场。


撒加舒了口气,重新躺下来,很快就睡着了!


小镇安静的小巷里,咖啡馆“Missing”挂着“正在营业”的牌子,吧台上咖啡还热腾腾地冒着烟,四五个客人稀稀朗朗地散坐着,一个苹果脸的女人捧着一杯咖啡望着空无一人的吧台,“撒加先生,你们见面了么,不要忘了帮我向他们道谢啊!”


“撒加,你看到命运了么?”
“我可不想再做梦!”
“呵呵,傻瓜,你真的以为那是梦么?”
“·······”


撒加英气的眉毛紧紧拧成“川”字型,加隆站在床边,看着他陷入沉睡,且睡得极不安稳。
慢慢地,加隆无声地笑了起来,不太明亮的房间里,他的笑容嘲讽而又尖锐;
“你又做梦了么,撒加?”



PS:结束了结束了,大家对这个结局还满意么?
  啊,别砸石头啊,顶锅盖逃走~~~~~~~~~

Faith 2003-11-27 0:59:00 发表于失火的天堂


  发表于  2008-12-21 14:2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已遵命,将网址改好,请女王大人验收!
TO 梨子 ()   发表于   2008-12-25 10:46:20

圣诞快乐
PS:你的链接怎么还是之前那个啊。。。我貌似搬家很久啦 ?
梨子 (http://princeakira.blog51.fc2.com/)   发表于   2008-12-25 00:29:07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