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双城故事(中篇 错过)
时间:2008-12-21

中篇 错过


个子高高,有着一头褐色头发的男人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一面说着对不起,一面两只手又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想要去扶瑞贝卡又碍于礼节不好意思去扶,结果,瑞贝卡气呼呼地从地上跳起来,怒视他;
“对不起,对不起,我道歉,我请你喝咖啡,好不好?”从撒加的眼里看来,这个男人还不能称为男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子,看他对女生那不知所措的样子就知道了。
当瑞贝卡趾高气昂重新坐回吧台前时,撒加微笑地递上两杯咖啡。


“我说,你不是我们镇的人吧!”和瑞贝卡比起来,边上的男士显得害羞多了。
“呃~~~~~~是的,我是和哥哥一起来旅行的!”
“哇,旅行啊,从哪里来的,你们?”
“我们?从圣托里尼来的,准备从你们镇穿过,去雅典!”
“圣托里尼啊,我好想去呢!”看瑞贝卡的样子一定是被这个年轻人给迷住了,红扑扑的脸越发象只苹果,当然旁边的那一位也好不到哪里去,回答小姑娘的问题的同时,还是与刚才一般无二的不知所措,和瑞贝卡的热情奔放形成明显的对比;


撒加也干脆捧了一杯咖啡,靠在吧台边听他们聊天,偶尔也插一句;
“你说和哥哥一起旅行,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呢?”
“我哥哥呀,他说还想到处转转,让我先来这里等他;”
“很喜欢雅典么?”
“其实·······”
年轻人突然有些黯然,褐色的眼睛里多了一丝不该属于他的阴霾,原本热闹的交谈一下子冷落了起来。撒加没有多说,拿起咖啡壶往小伙子已经空了的杯子里添满咖啡。
“先生,我······”年轻人显然有些惶恐;
“不要客气,我请客!”
“是啊是啊,不要和撒加先生客气了!”对于瑞贝卡的慷他人之慨,撒加也只能抱以无奈一笑;
“其实·······”年轻人啜了一口咖啡,似乎陷入了沉思,“我和哥哥,是想去那里寻找过去!”
心里忽地一紧,撒加不自觉咽了一口唾沫,“哦?······”手指无节奏地敲着吧台。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和哥哥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和一些简单的身世,其他这二十几年来发生的事情全都好象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没有留下任何记忆。”
“怎么会这样······”对于瑞贝卡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她瞪圆了眼睛望着撒加,“撒加先生,你说,这怎么可能嘛~~~~~~”
“瑞贝卡········”
“是真的,我和哥哥两个人看过许多医生,就是无法找出原因,而且一点都想不起来,脑子里尽是些看不清楚的影子!”年轻人眉头紧锁地放下杯子,“而哥哥对雅典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所以他说无论如何要去那里一趟!”
“雅典么········”


撒加听到自己的心里有什么被敲醒了,他听得见,那如同薄薄的冰片在轻微的力量下清脆的碎裂声。
“撒加,你说雅典城看不看得见这里?”
“不知道,看不见吧!他们应该只能看到下面的卫城!”
“我们找个机会下去看看吧!”
“为什么?”
“我想去体会一下他们的生活嘛!怎么样,去不去?”
“有机会吧,有机会就去!”
“你说的哦!就我们俩!”
“恩恩~~~~~只要你不怕被加隆知道!”
“哼,我会怕他?反正你答应了,可不许赖!”
“知道啦,知道啦,有机会一定去,还不行么?”


撒加忍不住去摸出口袋里的烟,却又想到店里不可以吸烟,只好手插在口袋里,“你哥哥他·······”
“叮铃铃~~~~~~~”
“我来接~~~~~~”瑞贝卡象兔子一样跳到电话机旁边,“你好,这里是······”
还没说完,瑞贝卡就脸色大变,“撒加,快回去,雷特神父出事了!”
“什么?”
“他从楼梯上摔下来,现在正在抢救!”
“瑞贝卡,帮我看店,我没回来就帮我关门!”

心里一丝记忆的裂缝还没来得及打开就合上了,撒加飞奔出吧台,雷特是他现在唯一的亲人,他不能失去,不能再失去了!
再失去?为什么是再失去?
乍现的恍惚立刻被焦急的心态掩盖,伸手想去推门,却已经有人从外面推开了,本能地说了声“谢谢”,来人低沉的“不客气”在撒加奔出门时回应到他的耳里,他反射地转过头,高大的背影,褐色的短发在门口一闪后就进入门里。

“撒加,你是最适合蓝色头发的了!”
“记得下次对加隆也这样说!”
“不不不,只有你最适合,只有你!”
“艾俄洛斯你·······”


“艾俄洛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会出现在唇边,撒加不禁停下了脚步;
“撒加,太好了,我正要去找你,快,快去医院!”
“啊,神父怎么样了?”
“别问了,你快去医院吧!”


“撒加,撒加········”雷特抓住撒加的手,在不停重复着他名字的过程中合上了双眼,冰冷的白布覆盖上他的脸时,撒加几乎压抑不住窜升到喉咙的嘶喊,他苍白着脸坐在床边,守着那具冰冷的尸体,指尖传来刺骨的凉气。
他苍蓝的眼此时仿佛是一片冻结的海,麻木地盯着白色的床铺。
他的脑海里却是一片血红,他看见他的拳染满了鲜血,一个苍老的人在他面前微笑着倒下;
还有天上那轮血红的月亮,他看到了高高燃烧的火钟,本应灼热的火焰却是通体雪样的白;
他听见很多人的声音,一张张脸庞在脑海里如同相册一样翻过;他们微笑的看着他,用稚嫩的声音不停地撒娇“撒加,撒加哥哥!”他们的眼睛很纯净,冰绿色的,碧色的,紫色的!
他看见冰冷的黑色地狱,那个人站在他的面前伸出手“撒加,我命令你在十二个小时内取回雅典娜的人头········”
他忘不了,沙罗双树园里刹那的的花开花落,忘不了卡妙和修罗瞬间的灰飞烟灭,他还记得那一眼,有着天使图案的天窗里折射的最后一个黎明的那道曙光;
“我不要再失去了······”他终于将脸埋进掌心,安静的房间里隐约听到掩藏在喉咙深处的呜咽。
“不要再失去了·····”


瑞贝卡是在神父葬礼的那天才看到撒加的,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脸色白得和医院里的墙差不多,什么话都不说,咖啡馆也早已关门谢客。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一个星期以后,瑞贝卡的第七次例行拜访那天,撒加为她泡了一杯奶茶,然后还是不说话地坐在彩绘窗边发呆。
“撒加,大家都很担心你!”
“········”
“你的店不开,大家也都觉得好寂寞呢!”
“·······”
“我好想念你泡的咖啡啊!”
“········”
“那天的那位先生也直夸你的咖啡好棒呢!”
“他走了吧!”
瑞贝卡因为撒加这句话,眼睛顿时一亮,“你知道么,你刚走啊,那位先生的哥哥就来了呢!他们两还真象呢,你知道么,他们·······” 瑞贝卡显得很兴奋,苹果小脸也跟着发起光来,说得滔滔不绝。
“他们真是好人呢,那天我一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帮我收拾了杯盘,还陪我一起关门送我回家,不过连谢谢都没让我说就走了,真是的!”
撒加的嘴角牵起一个浅浅的笑容,瑞贝卡佯瞪他一眼,“笑什么,我可是不会忘记他们的,我早有先见之明记下他们的名字,以后见到一定要谢谢他们!”
“哦?他们叫什么名字呢?”
“哎呀,他们的名字可特别了!”瑞贝卡飞扬的口气得意洋洋。
“艾俄洛斯,艾欧里亚········”
“诶?你怎么会知道?”瑞贝卡的下巴掉了下来,她吃惊地看着撒加,“难道你又遇到过他们,他们在哪里,我要去谢谢他们!”

我当然知道,那是刻在我灵魂里的名字;

撒加继续注视着窗外,浅浅的微笑始终挂在唇边,“瑞贝卡,我要走了!”


瑞贝卡没有撒加想象中那样的大哭大闹,她绝无仅有地乖巧,甚至乖巧得让撒加都觉得不安,他拿着行李走到镇口时,听到瑞贝卡大声地说:“遇见他们,帮我向他们道谢!”
道谢啊,没问题,如果有机会的话!
撒加摆摆手,向小镇的西北方走去,他知道有个地方他一定要去;


慰灵地,刮着爱琴地区从不会有的寒风,撒加却感到很熟悉,因为他知道,这里的风是圣域里独有的,从雅典娜神殿刮过来,只有他们才会感觉到的,自神话时代传来的阴冷;
作为墓碑的石头凌乱的散落着,上面刻着的是铭记在他灵魂里的名字,他们每一个人都在这里有一块墓碑。似乎是在证明他们曾经是雅典娜的圣斗士,证明他们曾经为了大地的爱与和平奋斗过。
曾经,他们来过,活过,战斗过!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夜风中,他笑着转过身去“让你久等了!”

Faith 2003-11-26 0:03:00 发表于失火的天堂


  发表于  2008-12-21 14:2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