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爱莲说(送给迷迷小语老公老婆和·····小米!)
时间:2008-12-19

天渐渐暗下来,时已入秋,天色总是暗得很早很快;
廊下白衣的青年,伸出手,接着檐头滴落的雨水,滴答滴答,溅入他白皙的手心,泛起小小的水花;
秋雨过后,总让人有离别的感伤!

“少爷,晚来风寒,您还是进屋去吧!”娇俏的侍女拿着一件灰白棉布的披风给青年披上,青年回过头来微笑着谢过担忧的婢女,“不碍事的,我想再看看池里的睡莲,过些日子谢了,可就得又等上一年!”
知道少爷的脾气,只嗔怪地替他将披风系好,“真是的,从小也没见你有多喜欢这睡莲,怎么这些日子来,突然痴迷上了!”
对于侍女的抱怨,青年只是包容地笑笑,他静静的任由她为他摆弄好披风,然后离去;


爱莲么?
青年唇角轻微上扬,带起淡淡的笑意,使得俊美的脸显出天生的优雅。
从小就未曾在意过的睡莲,最近怎么就迷了他的眼呢?


他从小身体就单薄,一直生病,据说是因为早产先天不足,所以,他一直是府上老爷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十岁前几乎没出过府里的大门;
在他无数次地向父母控诉,拒绝象女孩子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说他的身体完全是健康的后,过分保护的情况才有所改观;
可是只是改观了那么一点点,他是可以出门了,但是,要不就是在马车里,要不就是有好几个人前呼后拥的跟着,生怕他少爷一个不小心磕着碰着,或者身子一弱当街昏过去什么的;
没有任何,所谓的自由;
他也不再控诉要求其他,他知道,这是父母的极限了,谁让他从小就爱生病呢?难道他们没有发现,这些年来他除了偶而感冒外都没生过什么病了么?


望一眼秋雨洗过后的夜空,月华如练!
今夜,那个人还会来吧·······


犹记得,初相见!

月上中天,府里的人都已睡下;
他披了件外衣轻手轻脚走出房间,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是属于他的,独有的空间;
没有人知道他每天晚上会独自出来赏月听风,享受这难得的私人空间,这一天当然不会例外;
巡逻的仆人刚敲着更鼓走过,院子里此时应该一片寂静,一如以前所有的夜晚一般;
可是,有些时候,有些日子,总是会如命中注定般地,从平凡走进特别;


他悠然地在院子里踱着步子,远远地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模糊的乐声,他几乎要快乐的在院里起舞;
说几乎,是因为,有比乐声更特别的声音跳进他的耳里,他留意到隔院里有轻微的脚步声,很轻很轻,他知道那感觉,那是和他一样蹑手蹑脚不愿让别人发现的脚步;
一时间淘气起来,偷偷地闪身跃进隔院。
隔院,其实是王府人迹比较罕至的地方,和所有贵族家庭一样,这是个设计了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的专用欣赏院,通常用来招待客人;
而父亲,是个闲王,平常没什么客人,只有每年夏季院中睡莲开的时候,会请些亲朋来院里赏莲;
这个时候,是什么人会在这里出现呢?


碎石围成的池塘,占了大半个院子;池上虚应点缀着一座小桥,角落边缘里还种了几株青竹;他从来不喜欢,觉得假,所以也很少去;
他悄无声息地站在院门边的阴暗处,院里的一切尽收眼底;
当那个人出现在视线里时,他并不知道他的一生,会就此而改变;


如猫一般迅速轻快,穿着黑衣的夜访者,朦胧的月光下,只看得清楚他蓝色的长发,和亮如晨星的眸;
初相见,便被那双眸里闪耀的光芒给吸了进去,深深的,深深的!
从没见过任何一个人的眼里有这样的光芒,平常接触的那些人,眼里总是黯淡无光的,虽然说有喜怒哀乐,却从来没有哪双眼会闪光,也没有哪双眼会带着如此毫不掩饰没有任何做作的飞扬着的快乐;

这个人,为什么会,如此,耀眼?


只见那人在空旷的院子里肆无忌惮地旋转着,想来如果不是怕人听见,他一定会放声大笑。
然后,他带着很神圣的表情跑到池塘边,俯下身子,虔诚地,好象还有那么一点点些微的颤抖,顺着他专注的眼神看去,那眼神的落处,是一朵盛开的睡莲,洁白的花瓣,娇羞地躲在蒲扇大小的菏叶下,亭亭静植;
看着他与莲间胶着的眼,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闭上眼睛,大概是在感受莲独有的香气;
这样虔诚又有些滑稽的画面,让一旁观察的青年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来我家,就是为了半夜偷香么?”

***********

那一夜,我第一次见到他;
在弥漫着睡莲特有味道的空间里,他的声音如珠玉落盘般的清脆干爽;
我一个踉跄差点栽进池子里,声音再好听也不能宽恕他打扰我赏莲的罪!
“是哪个混小子敢········”我咬牙切齿地扭过头去,打算给这家伙一点好看,丝毫没有为自己半夜偷溜进人家院子里而感到内疚,但所有的恼火以及后面几乎要脱口而出的粗鲁言语全部在见到他的刹那,消失在腹腔中,空气里;

那是一朵活生生的莲;
洁白的衣衫,闪亮的眼眸,一头长发飘逸在夜风中,宛如盛开的莲花,纯,而且净;


“敢什么?”他唇边噙着一丝嘲弄的微笑,走近了些许,双手抱臂站在不远处,完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大概我那时一付蠢不可及的呆样逗笑了他吧;
不想说他的声音是很好的醒酒药,但我确实因为他的声音从见到他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撇了撇嘴,我大言不惭地开口,“我只是个爱花之人,让这样美丽的花独自开放无人欣赏可是罪过哦!”
对于我的解释,他只微微一挑眉,不置可否。
一阵清风拂过,他走过我身边,到那株睡莲池畔,歪着的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我看到他也学着我一样凑上去闻了闻那朵睡莲;
我怀着兴奋的心情等他转过头来用迷醉的眼神告诉我那美妙的感觉,谁知道他只侧过头瞥我一眼,甚至还皱了一下眉,“没什么味道嘛~~~~~~”
我发誓,不管他的声音有多好听,他的模样有多象那朵莲,我一定要好好给他上一课。
“你说什么~~~~~~~~~~”考虑到此时此地,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声高,没有当场吼出来;
他居然还是一副不知道我在气愤什么的表情,眨着他那双纯净的眼睛,让我觉得好象我才是那个该死的不知所云的人!
“我叫米罗,你呢?”为了更好的开始我下面的讲话,我很“礼貌”的问了他的名字;
“卡妙!”

***********
卡妙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这个名叫米罗的人,脸上一种古怪的表情扭曲着,仿佛是在压抑着什么似的,很好笑;
近距离的观察他,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很英俊的男子,年龄么,好象和他差不多,大约也是二十来岁;上扬的嘴唇一看就知道是个爱笑的人;
“我说妙妙啊”看来还是个得了便宜就卖乖的家伙,“睡莲的美丽可是要用心去体会的哦!”米罗摆出一副摇头晃脑学者的姿态,看样子怕是要有一番长篇大论;
“哦?”卡妙还是保持着淡淡表情,等着他的滔滔不绝;
果然·········

“妙妙啊,你要知道···········”
···········
·······
·········
果然,滔滔不绝!

不过,更令卡妙奇怪的是,他自己居然真的听了这人的怪论整大半夜而没有丝毫的睡意;当然,这大半夜并非只在谈莲,而是那名叫米罗的人在向卡妙描绘着他从未见过的世界;
米罗是个爱花的人,他四处寻访各地的花,各式各样,不管名贵的还是平贱的;
只要是花,他都爱;
所以,他流浪般走过了许多地方,今夜此处,也只是因为他听说王爷的府里有城里唯一的睡莲,美艳不可方物;
所以,他来了,那莲也不负他,开得肆意昂然;
而且,还遇见了莲一般的人!

除了花,他还谈到许许多多的东西!
什么北国的雪,江南的雨;
西北的狂沙,东方的海天;
很多很多,卡妙从来没有看过的,听过的;
听得他早就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本来,这个人是偷闯入他家的;
大半夜下来,两人就已经象多年的老友一样熟悉;

渐亮的天光才让他们恍然,一夜竟这样快的过去了;
米罗眨了眨他明亮活跃的眼睛,匆匆和卡妙道别;
“真想去看看你说的世界啊·········”
这是初相见的那夜,卡妙对米罗的道别语;
就是那一夜,二十多年来未在意过的莲,入了卡妙的眼,进了米罗的心;


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天晚上,米罗都会轻车熟路地到卡妙院里来做客,两个人其他什么都不做,只坐在盛开的莲池边,边赏莲边天南地北地聊着;
不出卡妙意料,这一夜米罗依然踏月而来,顶着他那头微卷不驯服的蓝发,挂着灿烂跳脱的笑容出现;


***********

“嘿,是在等我么?”
我径直走到他身边,恩~~~他身上带着淡淡睡莲的味道;这近一个月来,我已经很熟悉他的味道了,甚至,连我自己都无法否认,我很喜欢他身上这股淡淡的味道,早说过,他就是那朵活生生的莲;
今天改坐在廊下,他随意披着一件白色的披风,风过时会轻轻飘起,和着他的头发,在风中就象是谪月的仙人;
认识了他一些日子,我才发现他的头发是罕见的石青色,发丝很柔很细;我曾经好几次想伸手去摸一摸那罕见的长发,却总是在他清冷的目光中讪讪地收回来,天知道,我这辈子可还没怕过什么人呢?
不过,看着他衣袂飘飘,好象就快乘风而去的样子,我没来由地为今天的到来感到一丝惆怅;
呵,惆怅,我什么时候学会这种情感的?
“在想什么?”他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眸子清亮如水;
我暗自叹了口气,“我·······要离开了!”

***********

秋雨过后,果然是个离别的夜;
卡妙没有说话,两人在月夜的庭院里,沉默着;
只不过认识了不到一个月啊,怎么会如此恋恋不舍呢?米罗注视着卡妙光洁的侧面,月下肌肤略过苍白,这是体弱的贵族子弟通常的肤色吧;
就好象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因为被保护得太过周全而失去了飞翔的能力;

飞翔!

米罗的脑海里划过一道闪电;
眼前的这个人,没错,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晚上,他说过的,他的眼睛也无时无刻不在表达着他的欲望,他——渴望飞翔;
如同荷叶下莲,盛放着,似乎要甩开遮掩着它的荷叶,它要光彩照人地绚住整个世界;

“卡妙·······”
“恩?”
“我得走了!”
米罗站起身,拍去身上的些微尘土,向前走几步到了莲池边,用力嗅嗅;
月色下,他的动作干净得象一个天真的孩子;
卡妙依旧沉默地看着他;

这个人,就要离开了,在自己的生命中一晃而过!
匆匆,这就是所谓的过客吧;
他即将回到那万丈红尘,繁华三千去;
而自己,也将重新回到一人庭院的生活中去;
擦身而过,就是如此吧;


“卡妙·········”
“恩?”
似乎走了一会儿神,米罗已经转过身来,沐浴在月光下望着他;
是要道别了吧!

红藕香残玉簟秋!
离别的季节!

“多保重了,米罗!”
一贯地沉默着,卡妙等着米罗开口说,再见!
再见,可会后会有期?

但是,大半晌没听到预料中的告别,卡妙缓缓将视线回到米罗脸上;
明明应该是冷冷的月光,却在米罗的笑脸中灿烂得如同太阳般明亮;
只见他伸出手,带着蛊惑的低哑嗓音说:

“卡妙,一起飞吧!”

飞吧!
一起飞吧!
飞过山光水影,飞过盛世繁华;
飞吧!
一起飞吧!

原来,阳光和月光一样,是有魔力的!
卡妙着魔地伸出手去,当指尖触碰着指尖,手掌呼应着手掌的时候;
心,终于飞了起来;
········


第二天清晨,莲池里的莲无言的谢了;
屋子早已人去楼空,只有书桌一卷画轴上,用飞扬的笔勾出一朵怒放的莲;



PS:表打偶,偶已经粉勤劳了,也表问偶为虾米会写到莲花上去,归根结底,大概还素BT作祟!
一礼三送,素哪三送捏~~~~~
第一,这素送给迷迷和小语滴结婚礼物,大亲,表嫌弃啊,虽然晚了一点,但还素祝福一片哦,幸福,素一定要的啦!
第二,偶家亲爱滴蓝风老公,鸵鸟老婆,结婚周年庆快到了,偶这礼物8知道泥棉喜欢8喜欢(不许8喜欢!)亲亲,偶永远爱泥棉!
第三,小小声说,这素送给小米提前了一个月零一天滴礼物!偶估计接下来铁定素米时间了,所以得趁着放假赶一篇出来,8管时间对8对,好歹也8算空手了,呼~~~~~~~
废话了一大堆,MINNA,表T偶啦!

Faith 2003-10-7 11:33:00 发表于失火的天堂


  发表于  2008-12-19 21:03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