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红尘有你(写给《清风明月会相逢》)
时间:2008-12-19

这是一篇类似感言的文文,主要是写给清朗,和清朗笔下那让我流去了多少泪水的故事;写给那终成天地间悠悠流传的一段传说;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乙亥、初冬,与妙妙同游洞庭之上,烟波浩淼,大醉而归。”
“东坡赤壁赋曰: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名下非虚,倘与妙妙同往,人生至乐也。”
想来,这也许就是答案;
此生别无所求,只求与君携手,共游人间!
卡妙走,是为了不连累所有的人,包括米罗;
米罗寻,只为天上人间,只有一个卡妙,纵成天南地北双飞客,仍相信,终有一天可以共醉红尘!

米罗的心里,卡妙有多重?
不看其他,只看那已经泛白的衣衫里当初的石青色,那衣衫定是与卡妙有着渊源,即便再破旧,也舍不得从身上脱下,所有与卡妙有关的,都要牢牢拴住,记住!
卡妙的心里,米罗有多重?
大家只知道,白瓷娃娃只理米罗一人。
而今,
长空栈道,仍在;
说书的,仍在;
往事历历,只是,物虽是,人已非;
徒留传说,却寻不到与自己同在传说里的那个人;
“浮生逝水烟尘渺,清风明月一梦遥”
即便看到卡妙写的那句“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知道他心中有自己,相信米罗从心底里仍渴望听卡妙亲口对他说。
“卡妙,你在水里,在天上,为什么不出来看我一眼!我找了你这许多年,你知道么?卡妙,卡妙,你出来,出来看我一眼啊!”
将心剖给月亮看,把情说与清风听,不是求那天上的一轮明月,也不是求那水中的一个清影?
卡妙啊卡妙,君应有语,君应有语!

不管是否“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即使只是凌阳的传说,也要掀开那银白的面具。
梦里的容颜依旧,只是,寻他的人儿,已华发早生,“昔日那个倜傥挥洒的清风小王爷更在何处?眼前这张面孔,多了一份成熟沧桑,俊魅如昨,风采夺人,却仍是遮不住的一脸风尘之色。”
雪衣人手指微颤,为的只是那缕缕银丝么?
“米罗,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我们初见面时便是万劫不复,你可知,我其实亦是如此。”
多么希望,那不仅仅只是南柯一梦;


喜欢雨天么?
“米罗喜欢雨天,但是在后来的六年中,他再不曾打过伞。”
喜欢雨天是因为,心里那个人曾含羞轻唱的小调;
“淅淅沥沥下起雨,
月亮躲到云彩里。
出嫁有谁陪着你?
自己打着油伞去。”
再不打伞,是因为,不知何处寻那同在伞下的人儿;
银白的面具终于没有摘下来,心爱的小调再也没有能听他唱起。
“妙妙……卡妙……你好……”
生离,生离,只希望心中的那个人,可以活下去,因为太懂他,知道死别对于那个人来说,太过痛苦绝望。
只是卡妙,生离难道就真的不痛苦不绝望了么?“这些年来,你一个人在此,不寂寞么?日后我一个人漂泊江湖,你忍心看我如此寂寞么?”
如果看不到寂寞,就请看一看,眼里哭出来的,那一笺血泪;

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何为四方?舍君之乐处,而离彼之不详……魂兮归来……


反反复复在听着这样的歌,“红尘有你,红尘有你!”

我心的空间,是你走过以后的深渊,
我情的中间,是你留下绚旎梦和梦的片段.
我梦的里面.是场流离失所的的演变,
我泪的背面,依然留着一面等你的天.
红尘有你,就有我无悔的你.
随人间风雨迁徙,怨不了无情天地,
那苍天终不曾改变,留给我寂寞的誓言.
走过人间千百回天涯,又回到深情的原点,
那岁月再这么摧残,我的心不会怕永远,
因为梦和爱不会忘记,红尘有你.红尘有你……

听了无数遍,仍觉得非常适合这篇故事!以上的,只是我心里一些断断续续,抓不住的愁绪,写故事的人,有她的执着,即使是赚去无数眼泪,相信,她亦感同身受,因为,这故事正是写给最爱的那两个人,写给属于她自己的那片情怀!
最后再多说一句,老婆,偶真素非常爱泥!555555555555555555555

Faith 2003-8-25 22:02:00 发表于失火的天堂


  发表于  2008-12-19 20:5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