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风景旧曾谙(《清风明月会相逢》不知名番外)
时间:2008-12-19

“雅可夫,你收拾好了没有?”艾尔扎克掀门进屋,屋里还是一片凌乱,雅可夫这家伙,都二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磨磨蹭蹭的,“照你的速度,我们今天上午别想出发了!”
“艾克大哥,你再等我一会儿嘛,这可是我有生第一次旅行,去江南怎么能不多准备些东西!”
江南物产丰富,什么都能买到,哪用得准备那么多?
想起雅可夫心血来潮吵着要去南方的执念,艾尔扎克禁不住翻了个白眼,关上门回自己小屋去,看样子,不到下午,雅可夫是别想出门了。


离开江南,有五年了吧;
艾尔扎克抬起头,看着北海碧蓝如洗的晴空,江南的此时的天空是否也是如此美丽呢?
暗笑自己怎么越年长反而越善愁了,艾尔扎克继续度回自己的小屋,却发现,不知不觉按照习惯,脚已经自动走上了另一条路。
一条,五年来,每天都会走一遭的路;
“该向老师道别的!”艾尔扎克喃喃地随着脚步的意志走去。

水晶宫般的山洞由于北海的极寒,经冰雪的打磨,日积月累,越发晶莹剔透。
不知是哪阵风,吹来一片打着旋儿的树叶,闯进艾尔扎克最珍贵的天地,轻盈的树叶,散发着淡淡的石青色。

“老师,老师,你看,我今天在你屋外发现的!”惊喜的少年小心翼翼地托着手掌,将掌心的宝物呈给最尊敬的白衣人。
“树叶!”白衣人轻剔眉,修长的手指拈起少年视若珍宝的树叶,用指尖轻轻摩挲着。
“是啊,老师,这个季节,居然能找到一片树叶,多神奇啊,你瞧,它还是嫩绿嫩绿的呢!”少年手舞足蹈的动作,带动了风吹得小屋的烛火不停闪烁。
“是从江南吹来的吧!”
“江南?江南是哪里?”
少年不解地侧头看着白衣人,衣白如雪,不知是不是烛火的缘故,素来清冷的面容,竟泛起淡淡的红晕,眉眼间多了一抹少年看不懂的情思,“江南么,那是个多情的地方。”


艾尔扎克俯身捡起飘落在地上的树叶,“你也是从江南来的么?”指尖微粗的触感,那一夜,老师也是凭着这触感来体会江南的么?
自己认识的江南和老师的江南是不是一样呢?
自己认识的江南,是有着加隆,撒加、穆还有····米罗的气息的江南,长空栈道,武陵溪水,都带着江南的味道。
属于老师的江南,是怎样的呢?
“老师,我将要离开一阵子,我········要去寻找你的江南!”


小心地,将树叶放在洞穴的旁边,寒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树叶安静地躺在洞穴的旁边,于冰天雪地中,显得夺目,却又是那么自然,仿佛,这是注定的归宿。
“我不在的时候,你就替我陪陪老师吧!”


雅可夫终于在艾尔扎克的千呼万唤后,带着他的大包行李,和艾尔扎克上路了。
“我人生的第一次旅行啊!”
弱冠的少年,对于北海外的世界,充满好奇和憧憬,看到什么都会大惊小怪一番。
艾尔扎克对于他的夸张举动,见怪不怪,反而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自己不也曾经是这样的懵懂少年,在那人的身边,有着问不完的问题,说不完的话。

“艾克大哥,你走快点!”
“来了!”


“哇~~~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花!”
雅可夫发着他一个月以来,屡听不鲜的惊叹,从未出过北国的他,当然没有见过南方如许风景。
春满大地,南国一片草长莺飞,流水潺潺,杨柳依依,更因绵绵春雨,有着说不完的风情。
两人找了一间客栈住下后,雅可夫就不顾雨天,丢下艾尔扎克四处游逛去了。
艾尔扎克也落得清静,也一个人独自撑着油伞散步出去。


这是典型的江南小城,烟雨蒙蒙中,小桥流水,景致如画。
三三两两,走过妙龄的江南少女,轻衫罗裙,莺声燕语,带着南方特有的软娇语音,更成为江南一道独特的风景。
还有人,偷偷瞄了艾尔扎克一眼,对上他的目光后,又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含羞地逃开,玉颊飞起两片红云。
艾尔扎克却似没有发现少女情怀,他有礼貌地笑了笑,继续在桥边,欣赏雨落水流的美景。


江南的雨,总觉得多情;
仿佛婉约的宋词,在如画的城中,撒落,点点幽情。
多情的少女,俏也争春;
几个人挤在一起,唧唧轻语,时而传来娇羞的呵斥声,或是脆生生的一阵娇笑;
艾尔扎克也终于被一些略微大胆的目光惊动了,脸似乎有些烫,二十五岁的少年,正是人中翘楚,怎会不懂,那目光的含义。
他不安地低下头,急急转身,正欲逃开。
那边的少女,却唱起了清雅的小曲。


淅淅沥沥下起雨,
月亮躲到云彩里。
出嫁有谁陪着你?
自己打着油伞去。


“江南么,那是个多情的地方;”
多年以前,是不是也有一位白衣如雪的少年,在这里伫足;
烟雨里,听着歌谣,想着少年的心事;
然后,又在一个烟雨蒙蒙的季节,在紫竹油纸伞下唱给另一位少年听;


原来,这就是你的江南么?
卡妙老师!
“真羡慕米罗,能听老师亲口唱过!”
艾尔扎克笑了起来,在多情少女的眼里,那笑是回应她的深情,只有艾尔扎克自己知道,这笑容里有几多无奈,几多愁绪;


淅淅沥沥下起雨,
月亮躲到云彩里。
出嫁有谁陪着你?
自己打着油伞去。


少女吴侬软语的小调,不知何时竟被低沉的嗓音重又唱起,略微沙哑的男声唱起这小调来,竟一点都不突兀,其中,更带着一片不为人知的情怀;
艾尔扎克猛地回过神来,这声音,曾几何时,在他面前,唱起过;

——“怎样?”
——“挺好听的。”
——“这是当然,实话告诉你,原是当年,妙妙也唱过的……”


他寻声过去,脚步竟有些不稳,烟雨中,远方有一个人自桥畔立起身,依稀还是那身石青色的长衫,歌声悠悠,吟唱着只有艾尔扎克懂的心事。

——妙妙,输了赌注,可要认赌服输啊!
——米罗,你!
——哗,妙妙害羞了!


艾尔扎克微显踉跄的脚步,终未追上那抹熟悉的身影,只能看着他在雨中,渐行渐远!
“他,还是不喜欢打伞啊!”
········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
能不忆江南?

Faith 2003-8-29 23:25:00 发表于失火的天堂


  发表于  2008-12-19 20:43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