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桃花源记(《清风明月会相逢》之艾撒篇番外)
时间:2008-12-19

是哪一条清冷的溪水,透彻得刺眼?;
是谁的眼睛,淡若春水?
“……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圆。莫教偏,和月和花,天教长少年。”是谁在清唱?
到武陵溪来,到武陵溪来·······

我猛地睁开眼睛,又是那场梦!
从记事以来,我每年的九月就会做这样的梦,出了九月自然停止,反反复复,从未中断;
我问过娘亲,武陵溪在哪里?
娘亲笑说,“芳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那是传说中的溪水。”
“是么·····”
我从未听过此传说,为何年年九月入我梦来呢?


今夜是九月初一,不出意外,我又梦到了那双眼,那条溪,那首歌!
看样子是睡不着了,于是我爬起来,跑去屋外透透气。
子夜时分,天上弦月如钩,披着淡淡的光晕;时近暮秋,夜风已带着初冬的寒意;
一缕几近耳语的歌声随风飘过来,断断续续,恍惚中,仿佛非常熟悉;
我披上外衣,凭着这微弱的讯息,寻声而去。
不知道绕了多少小径,也不知道穿过了几片苗圃;
当眼前豁然开朗时,已是一片极陌生的天地;
虽是秋季,这里遍地依旧绿草茵茵,其间点缀着些许五颜六色的小野花,在月光下,竟似仙境;
而其中那一抹修长的身影,更如月夜里的仙人,水蓝色的长衫,灰蓝长发以方巾系着,衣袂飘飘,仿佛随时会乘风而去;
眼角一点光亮吸引了我,原来那人旁边,竟流淌着一条小溪,溪水如练,在岩石间穿走;

好美;
我情不自禁向前踏了一步,想是轻微的脚步声惊动了那人,两道清澈的目光向我看来;
不多见的苍蓝眼眸,星光下,眼波淡若春水,含忧带笑!
我睁大了双眼,盯着这双眸,是他,是他!
十多年梦魂萦绕的,正是这一双眼;

“小友,夜深露重,怎会来此地?”那双眼闪过瞬间的惊愕后,随即漾起一股温和的笑意;
我仍保持着目瞪口呆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看着我不禁失笑,“小友这样子,和我一位故友倒是很象呢!”
“故友?”我不知怎地回过神来,非常顺溜地接口问;
晨星般的眼眸里流过一波春水,他含笑拉住我的手道,“想来你我也是有缘,来,陪我坐会儿!”
仿佛有一股魔力,我任由他牵着手走到溪边,找了块岩石,坐下;
他转过脸来,细细打量我,我这时才看清了他的容貌;
大约三十开外的年纪,但容貌却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为俊美的,面白如玉,眉眼间带着淡淡的惆怅,只有那一双眼,超越了岁月,似乎沉淀了许许多多说不完道不尽的回忆和忧愁;
我正看得发呆,却发现他的手抚上了我的眼,“你很爱笑吧!”
仿佛被牵着鼻子走,我乖乖地点头,他轻笑,“和他一样,有一双爱笑的眼!还有这头发,居然也是褐色的!”说完就象对待小猫小狗一样,动手揉乱了我的头发;
“他?就是你那位故友?”我受不了地从他手下抢救我的头发,听到我的问话,他的手也如我所愿的停下来,不过,是我的错觉么,竟感觉到一丝颤抖;


我忙着整理我的头发,半晌,却没听他说一句话;
我奇怪地侧过脸看他,只见他默默注视着溪水,潺潺的溪水和着月光映进他的眼里,带动了一抹捉摸不定的流光,刹那间,我以为他眼里泛着泪光;
“我那故友,和你一样,很爱笑,而且傻傻的,看到他那样子,我总是忍不住想欺负欺负他!”他的嘴角微微上翘,却勾出一丝苦笑来,我没有说话,等着他,讲一个属于他的故事;


“我们自小一起长大,我痴长他一岁,那时我,他,还有加隆,几乎整天粘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练功;
一直到其他的兄弟们陆续到来,师傅吩咐我们教导他们,加隆是个懒人,没指望依靠,所以弟弟们都是我和他教导出来的;
那个时候啊,简直和妇人差不多,整天就在哄小孩,不过,现在想来,那时确是一段最快乐的时光;
大家在一起,吵闹,玩耍,看米罗和艾欧里亚斗嘴,听穆和沙加解读诗书,还有阿布罗狄的花·········
他呢,总是呆呆傻傻的,看着弟弟们一个劲儿的傻笑,真不知道他这家伙怎么想的,我有的时候都被那群小家伙搅得头疼,他却还能笑得出来;
不过,我不就是喜欢他这呆样么?”


他轻轻咳嗽了两声,在夜风中,清越的嗓音略略有些暗哑。
“呵,你知道么,只为我说过琴箫合奏举世无双,他就拼命地练琴,你没看见他那笨手笨脚的样子,真是个傻人;但是,不到三个月,他竟能弹得一手好琴,记得那一夜,我吹箫,他弹琴,在这溪边整整和了一夜,想来,这里的岩石都记得那两个疯癫的人吧;
可是,他不会知道,没有了他,这十三年来,我已再没吹过箫!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咳···咳·······
我总是抱怨他傻乎乎,他却总抱怨我为别人想得太多,以前我一直不明白,直到他走了,我才发现,多年来,我竟未曾替他想过,仿佛和他一起是天经地义,心安理得的接受他对我的好;
都说傻人有傻福,他那么傻,为什么就没有福气呢?
你说说这世上有没这样的傻人,明明自己已经受了重伤,却还发了疯似地替我挡下敌人,明明我的武功比他强的么,为什么·········”


“撒加,你快走!”
“你疯了么,艾俄洛斯,要走一起走!”
“混蛋,走得一个是一个!”
“你才是混蛋,你以为我能放下你一个人走么?”
“你······”


他忽然顿住,一时间,他深邃的眼里纠结了哀伤,忧郁,绝望太多太多的情感,那星眸,越发深蓝,就如同夜幕;
心底里,某个脆弱的部分被触动,我的眼睛竟感到一阵酸涩;
他深深吸了口气,继续说:


“孩子,你一定还没有尝过生离死别的痛苦吧,尤其是眼睁睁看着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在你身边倒下,却无能为力,只能凭着透过他的胸膛刺入自己胸膛的那层冰冷来感知自己的无助!”他的手轻轻覆上胸口,喃喃地说,“那一刻,我才知道,什么叫,痛彻心扉!”


“艾俄洛斯!!!!!”
“对不起啊,撒加,要留下你一个人了!”
“住口,我不准,不准,我命令你活下去,艾俄洛斯!”
“······别··这··么·····霸道嘛·········”
“艾俄洛斯,艾俄洛斯!!!!!”


“那一天,就是在这里,我杀光了所有伤到他的人,背着他,突出重围;
三天后,还是在这里,我亲手将他的骨灰洒进这条溪,他曾经说过,他爱极这里的风景,爱极这溪水,我知道,他一定会满意我为他选的这归处,这也是我最后唯一能替他想的事了。

我想,他一个人在这里一定很寂寞,所以,每年九月,我都会来这里陪他,把教里的事情说给他听,把所有开心的,不开心的,一股脑儿地全倒给他。现在可好,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卡妙没了,米罗走了,穆再也没回来,大家一个个都散了,只剩下我一个人。
呵,一个人,又能怨谁呢,一生孤寂,也是我应得的
不过,不要紧,没多久,我也会到这里来陪他了,从此,我要生生世世缠着他,管他霸道也好,无赖也罢,天上地下,我定要寻了他去!”


说罢,他径自笑了起来,在我看来,那笑容极为稚气,仿佛是少年间追逐戏耍时脸上最常见的笑容,无邪的纯真;
他又接连着咳了好几声,我缓过神来,伸出手,替他抚背顺气;
他笑着摇摇头,“小友,今夜吵着你,半夜三更的听我在这里唠叨;”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只顾着摇头,又忽然想到什么,忙问他,“这条溪,叫什么名字?”
“你不知道么?武陵溪!”

我一下子呆掉,那纠缠了我十三年的梦,难道竟不是梦?
“到武陵溪来,到武陵溪来·····”


“小友,你怎么了,可有不适?”
我眨眨眼,没错,那双眼,这条溪,都和梦里惊人的相似,我有好多话想问他,胸口却如同塞了一堆乱麻,堵得慌。
“小友?小友?”
我恍恍惚惚,整个人象是跌进了梦里,心里有一团雾拨不开,看不清。
他想是急了,解开我的衣服,用掌心贴着我的胸口,一股温暖的气流充斥我全身,瞬间的暖流让我很快平静下来,我狠狠呼吸一下,睁开眼睛。
却发现,他用一种极怪异的目光盯着我的胸口,我低下头看看,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啊!
“你······胸口怎么会有道疤痕?”
“这个么?”我指指心口一道细细的印记,“我也不清楚,娘亲说,我生下来就有的!”那印记看起来就象是被剑穿胸而过留下的疤痕,娘亲还曾经笑说,我上辈子一定是被人一剑穿心杀死的,这辈子带着这个印记来寻那杀我的人。
“生来就有的么······”他盯着我胸口喃喃地重复,我被他看得不自在,伸手拢上衣服,他却突然轻柔地一笑,问我,“小友,你今年多大了?”
“十三岁!”
“十三岁,他走了也有十三年了,刚才把你吓到了吧?”
他的笑容很有魔力,我只能看着他傻傻地摇头,“瞧你的样子,跟他真是象!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小友?”
“艾俄洛斯!”
我从不以为我的名字有什么特别,他却如遭电击般愣在那里!


“我叫撒加,你呢?”
“艾俄洛斯!”
“你好,艾俄洛斯!”
“你好,撒加!”


“哈哈哈哈哈~~~~~~~艾俄洛斯,艾俄洛斯,艾俄洛斯,好名字,好名字!”他突然放声长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又突然低下身按住我,说“我叫撒加,记住了!”
“我会永远记住的!”这句话脱口而出,我自己都很吃惊。
“很好,很好········艾俄洛斯,很好·······”他猛地放开我,脚步踉跄着竟走了出去。
我象是被定在那里,只看着他蹒跚的背影渐行渐远。
不久,风里传来清越如玉石的歌声:
“……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圆。莫教偏,和月和花,天教长少年。”
········


“哎哟!”谁在敲我的头?
“艾俄洛斯,你居然敢上班睡觉!”上司一脸严肃地瞪着我。
我手忙脚乱地跳了起来,以毕恭毕敬的姿态迎接他,“对不起!”
“哼,不要让我发现第二次!”
“YES SIR!”
“我来给你介绍你的新拍档!”
一只修长白净的手伸到我的面前,抬起眼,对上一双淡若春水正含笑的眸,依稀,在哪里,见过!
“你好,我是撒加,请多关照!”


从此,我要生生世世缠着他,管他霸道也好,无赖也罢,天上地下,我定要寻了他去!
········




PS:首先夸奖一下我自己这两天的勤劳,不过,这一切都是拜我老婆所赐,人一旦受了刺激,自然会发些疯!
这锅是答应老婆写滴番外,不知道老婆素怎么设想滴,偶为什么会写成这样的内容,大哭,偶也不知道,老婆,偶想了许多天,偶最喜欢这个设想,所以泥就将就一下吧!
各位看官,这锅与偶老婆那锅绝对8可相提并论,大家也一起将就将就吧!
鞠躬!

Faith 2003-8-27 0:34:00 发表于失火的天堂


  发表于  2008-12-19 20:2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啊,对,是这个名字XDD
偶记得当时是你们两只啦,^_^~~
mimosa ()   发表于   2008-12-24 12:57:52

清风明月不是偶写滴,是偶老婆清朗写滴,你看,偶写的都是番外和感言!!!!
TO M亲 (http://myfaith.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12-23 19:31:20

清风明月会相逢?
诶诶诶诶!!
记得这是偶好早以前看的一篇文啊……作者名……啊想不起来了……但是当时是很有名的作者……原来是AX你啊OTLOTL
绕了一圈搞半天是认识的……只不过换了名字就都不知道了,巨汗~~
mimosa ()   发表于   2008-12-23 16:24:28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