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琴台起顾意茫茫——如梦令
时间:2008-12-18

如梦令 

莫道不消魂!  

米罗端详着面前沉浸在琴音中的男子,长长的石青色头发,一身白衣胜雪,秀丽的面容略略有些苍白,修长的手指拨弄着琴弦,珠玉落盘下,一座小亭仿佛就是一整个世界;

米罗怔怔望着;

那人也专心地抚琴;

只是旁边的童子恼了,瞪着米罗没好气地问“你盯着我家公子看什么看?”

“你家公子在这里弹琴不就是弹给我听的么?”

被小孩子一语喝破的米罗随即换上一副面孔,两片薄唇微微一翘,“如此美妙的曲子,若无人欣赏,岂不是浪费?”他笑得有点无赖;

“有我听着呢!”

“哦?你听得懂?”

“当然听得懂,高山流水,公子最爱的!”

“那他为什么喜欢呢?”

“呃········好听呗!”

“扑哧”米罗这一笑更是恼了童子,索性一撇头,“喜欢就是喜欢,哪还有那么多原因!”

“是么?”他到也不以为忤,伸手弹去卷在衣摆上的几点灰尘,轻声道“怕只为,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吧!”

  

“铮~~~~~~

那弦,竟真的断了;

抚琴的人也似惊了一下,手微微一颤,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米罗;

一双亮如晨星的眼,清澈的神韵一直望进米罗的心底,惊醒了他灵魂深处藏着的一场梦;

一场幻世的梦,在他心底流转了三生三世,绮丽旖旎;

“米罗!”

他轻挑剑眉自报家门,飞扬的眼闪着等待的光,等待着这个人的名字;

而那人却别开目光,低头对童子说,“艾尔扎克,收拾一下,该回去了!”

“是!”

小童子带着得胜的目光瞥了米罗一眼,似是在笑他的妄自多情,米罗到也不赧,一翻眼只当自己未曾开过口;

低头收拾琴筝的人,竟也仿佛未曾看见过米罗般,将琴交予那名被称为艾尔扎克的小童后,便轻拂衣袖举步离开;

他走得不急不缓,一袭白衣在初秋朗朗的月色下,漫出一份淡然出尘的光彩,映在米罗的眼里,如梦如幻;

从此,米罗流浪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寻觅;

一道不知名的身影,在心海里浮浮沉沉,每逢月色正浓时,便格外的鲜明;

  

###########

撒加很喜欢米罗

当他第一次挑眉仔细打量他时,他就知道这个年轻人非常对他的胃口;

所以他轻阖杯盖,用他一贯温和的口吻请他留下来;

做大事的人,一眼就知道什么人能用,什么人不能用;

而米罗也很爽快地答应下来,这个有着一头微卷蓝紫色长发的年轻人似乎很爱笑,笑的时候鼻子会皱起来,嘴边有两个小酒窝,很是讨人喜欢的英俊;

这样的笑容会让撒加想起另一个人,截然不同的脾性,若遇上了不知道该是怎样的一种情景;想到此处,撒加便用一声轻咳掩饰了自己微微失态的笑容;

“等些时辰,艾俄洛斯回来了,介绍你们认识!”

提起艾俄洛斯,米罗就想起江湖上对此人的评价,极普通的模样,却是深藏不露的才智双全,若非得他相助,撒加便到不了现在这般庞大势力;

撒加的左膀啊!

米罗也学着撒加的模样一挑眉,不管艾俄洛斯怎样,他先见到的是撒加,这个几乎可谓用奇迹造就了江湖一段神话的男人,现在就在他的面前,温文尔雅的谦和表象里,举手投足中满是让人心悦臣服的霸气强悍;

为这样的人做事,应该会很有趣吧;

米罗用他那招牌式的笑容眯起了眼睛,“与其干等着见艾俄洛斯,撒加,不如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珠泪吧!”

  

珠泪!

撒加成名的兵器;

据说是一把举世罕见的玉箫,因制成箫的绿玉中极特别的含了一块白玉,且状似泪珠,因而得名;

更另米罗在意的就是,江湖传言,撒加自出道至今,所有比武全胜,未曾一败;

正是这全胜,挑起了米罗的好胜心,丝毫没有顾及到这个人正是他的新雇主;

  

“撒加,不如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珠泪吧!”

堂前堂后的人,全被米罗的狂妄惊呆了,更有人出声斥责他的不知天高地厚,一时间整个大堂上满是窃窃私语和一些看似震惊其实却幸灾乐祸的表情;

而撒加轻撂衣摆一个起身,便顿时让这些个嗡嗡唧唧销声匿迹;

微掠额前的发丝,“虽然我也很想见见你的神针娥眉,不过今日我着实无意动手,改日吧!” 说罢,他便朝米罗摆摆手转向后堂走去,“你刚到此地,先休息休息吧,或者自己四处走走,也好熟悉熟悉环境!”

没有给他任何抗议的机会,撒加便飘然离去,米罗也只好耸耸肩自己去熟悉环境了;

  

成就武林神话的地方,并非如外人口中那般龙潭虎穴,若说这里真的危险和铜墙铁壁,应该是因为守在这里的人吧;

米罗有一眼没一眼的张望着,亭台水榭,楼阁厢房,几乎没有一处景致是类似的,一处一景,甚是别致;

“就连婢女也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啊!”

打个哈欠,拍拍脸颊,正准备找条路回自己的厢房,耳边却传来一段清脆的笑声;

“卡妙少爷真是有心人呢!”

“是啊,每次出去都给我们带礼物!”

“这次你收到的是什么,我可是收到了微云阁的小酥饼哦!”

“啊啊啊,我也要尝尝,不过我的也不差你哦·······”

  

几个妙龄的女子从水榭边走过,莺声燕语中不断被提到的一个名字引起了米罗的兴趣;

卡妙;

传闻中撒加的右臂;

不过,对这个人,传闻中只有两个词:

冷傲和情丝;

冷傲,据说卡妙此人,与人极不亲近,冷若冰霜;

而情丝,说的是卡妙的剑,一把名为情丝的剑;

虽名为情丝,却是完全的名不副实,冷冷剑光中连杀气都是罕见,更妄论情之一字;剑锋过处,剑光闪闪如星辰万点银河落人间,让人绚花眼的同时魂魄皆惊;

想起这些,米罗更是兴致高涨;

好奇心起跟在那几名女子身后进了另一处庭院;

  

入得院中,女子们早已失了踪影,米罗左转右转,听得前方竹林处隐隐有人语,一时也起了小孩玩心,蹑手蹑脚地施展轻功闪到竹林边的假山后,从山洞的缝隙里望去,两道身影正在前方;

蓝衫白襟的那人正是撒加,只见他唇角含笑,深海般的眸里温情荡漾地看着站在身侧的人;

被望的那人,一身月白长衫,腰间简单垂下一枚玉佩,少见的石青色长发垂过瘦削的肩膀,看似瘦弱的身材,背却挺得极直,让那身影从瘦弱中摆脱出来,显得修长坚韧;

“江南真是个好地方呢·······”清越的声音伴随着微微一个侧身,落在米罗的耳畔眼底,将一场原本以为无望的寻觅,从眉间心上翻了出来,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竹影深深里;

  

蓦地一相逢,心事烟波难定;

  

那该是如何的一种狂喜?

这将是怎样的一场重逢?

而他们又将成就怎样的一段传奇?

  

谁省?谁省?

从此簟纹灯影。


  发表于  2008-12-18 23:4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