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琴台起顾意茫茫——春水流
时间:2008-11-30

同样也是无聊之下翻出来的旧作!

但是,居然把自己给虐到了,看到最后的时候差点哭了!(写这篇文字的时间大概是06年某个深夜= =)

其实回头看有些东西,不在于文字真的是虐,而是自己的心境联合上文字,不禁悲从中来OTZ

艾大哥,你不能违抗命运。

不过你要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握拳。

PS:刚才想找张艾撒图来贴,谁知道居然被雷到,一张名为双艾撒的图。

如果我没看错,中间被压的那个是黑化的小撒,而一上一下的两个人……我囧了,貌似艾欧利亚和艾俄洛斯OTZ

更可怕的是,我点进去一看,居然有一篇同人画作,是撒加X史昂。

故事大概是撒加从小就喜欢史昂,但史昂从来没让他看过面具下的脸,有一天撒加趁史昂睡着的时候偷偷去看,哎呀,原来是美人,于是从此泥足深陷,爱的不可自拔。

多年后,选教皇时,选了艾大哥,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史昂退位后会离开圣域,所以撒加想要留下他。

但去见史昂的时候发生争执,穆闯了进来,问师傅是不是撒加哥哥在欺负师傅= =,但史昂对穆非常温柔,这一点严重刺激了撒加,最终导致了星楼事件。

所谓星楼事件,就是撒加向史昂表白被拒,然后…………黑化,然后……大家都知道吧,强X往往就是这样发生的。

我最喷的是,撒加用魔皇幻胧拳击中史昂后,史昂怒斥叫他不得无礼,我们黑化的BB撒加,非常邪魅的笑着抚上史昂的脸说,我不是要对你无礼,我是要非礼你。

我立时被华丽丽的喷飞了OTZ

史昂一直不肯说喜欢,于是黑化的BB愤怒到O X完后,将心爱的人的心挖了出来,居然还吃掉了……说是要将他的心永远留在他的心里= =

撒加后来在雅典娜面前自尽那一幕也顺理成章的被解释为——用和史昂同样的方法,来赎罪!

然后的然后,史昂从地狱里将他唤醒时,痴情的孩子居然还问他,是不是可以原谅他,然后再爱他……………………

我华丽丽的被雷飞了,炸的灰头土脸,居然还很高兴= =

咱们言归正传,贴我的《春水流》:

春水流  

艾俄洛斯认识撒加的时候,年方十四。

那年春天,他刚刚艺成,童虎老师派他下山去春水山庄帮助庄主处理庄中事务,其实也就是跟着史昂师伯再多学些武学之外的东西。

下山时,童虎细细叮嘱他,有什么事尽管问撒加。

第一次,艾俄洛斯听到这个名字,当时并不曾放在心上,心想大概是管家之类的吧,脑袋里浮现出一张长着山羊胡子的严肃脸孔,暗自笑了好一阵子。

他匆匆收拾了行李,到达山庄,已是午后。

与地冥府、北仙楼、海王殿,四分天下的春水山庄庄主史昂,原以为是如何三头六臂的人物,却原来只是翩翩一文士,羽扇纶巾,虽已过中年,却仍颇有风流潇洒之姿。

“刚来先歇歇,自己随便在庄里转转!你先在撒加隔壁的院子里住下吧,好方便照应!”和蔼地留下几句吩咐,史昂便去了大厅,听说最近江湖上很有些动荡,隐患重重,身为白道武林的龙头,春水山庄更是处在风口浪尖,充满危机。

可惜自己才刚刚踏入春水山庄,什么忙都帮不上,艾俄洛斯叹了口气,算了,不给他们添麻烦已经是最大帮忙了。

可惜,要跟山羊胡子做邻居啊!

 

 
既然史昂让他自己随便,艾俄洛斯摸清自己院子的方向后,大致询问了一下庄内的情形,一个人便出了庄。

记得,童虎老师曾经告诉过他,在山庄的东边,有一片桃花林,时值初春,正是桃花绽放的时节,艾俄洛斯始终记得,童虎在提及这片桃林时,浮现的怀念神色。

想必是一片极其美丽的景色,才能让老师那般记忆犹新吧,印象中,童虎老师自他有记忆以来,就不曾离开过五老峰,若非绝色风景,又怎能让人如此难以忘怀?

 

 
桃花林,原来一点都不难找,从庄外信步走来,百米开外就可以望见。

想必林中桃花已然盛放,远远望去,只觉被一片嫣红的云雾笼罩着。

待走入林中,却又是另外一番风景。

各色桃花肆意绽放,身入其中,竟能感受到热热闹闹轰轰烈烈怒放的喜悦,或艳红若血,或粉若胭脂,或洁白无暇,皆如云如烟如梦,乱人眼眸迷人魂魄。

说不定真有花精这样的存在呢。

想到此,艾俄洛斯不禁自己笑了起来,若能邂逅桃花仙子,正所谓做鬼也风流啊。

 

 
“桃花好看么?”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得陶醉在自我幻想中的艾俄洛斯急急转过身去,莫不是真的惊扰了花仙吧………………

 

 
多年以后,艾俄洛斯都一直记得这场生命中的初见。

直到多年以后,他也才懂得,为什么童虎提起那片桃花林,会出现那般怀念的神情。

 

 
转身的刹那!

有春风乍起,吹起漫天花瓣。

乱花深处,有白衣少年手执一枝盛放的桃花,浅笑吟吟,站在花海中衣袂翻飞。

不是仙,更似仙!

 

 
“桃花好看么?”见艾俄洛斯不吭声,少年又问了一句。

“好看!好看!”回过神来的艾俄洛斯忙不迭点头,这般慌张又惹得少年大笑,“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嘿嘿,还以为碰到花仙了呢!”艾俄洛斯被他的笑得颇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呐呐地耙耙头发跟着笑起来。

少年见他这副样子,更是笑弯了腰,其间还不忘取笑艾俄洛斯,“那真是让你失望了,没有出现一位倾城绝色的花仙子!”说罢,朝他眨眨眼睛,难得一见的苍蓝色眸子,眼神晶亮,满是慧黠。

“花仙也不一定比你好看!”其实艾俄洛斯很想这样说,却又怕过了分寸,只得憋在心里,涨红了脸。

待那少年好不容易收住笑,艾俄洛斯才回过神来仔细打量,那少年也不过与自己相仿的年纪,好象特别喜欢桃花,折了一枝在手不算,定定站在桃林中,似乎挪不开眼去。

“你……很喜欢桃花?”

“恩!”

“呵呵,的确很漂亮!”

“漂……亮……那你喜欢么?”

“喜欢,当然喜欢!”艾俄洛斯到底喜不喜欢桃花,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那一刻,被少年一问,尚且来不及思考就已经脱口而出,而听他说喜欢,少年好象是自己被赞赏了般,眼里笑里满是欢喜,而他的欢天喜地又感染了艾俄洛斯,从那一刻起他便更加肯定自己是喜欢桃花的。

非常非常的喜欢。

 

 
只可惜还没等两位惜花人深交,远远就大煞风景地传来极不耐烦的吼声,“臭老哥,你又跑到哪里去啦,老头子在找你呢!!!”分明也是少年嗓音,却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暴躁口吻,艾俄洛斯一阵好笑。

那少年听到声音,恍然一看天色,“我弟弟在找我呢,我走啦~~~” 不待艾俄洛斯告别转身就要离去,却又急急转回身来,“你喜欢桃花,这枝给你!”说罢把他手里那枝桃花塞给艾俄洛斯后,朝他摆摆手匆匆朝着声音的方向跑去。

“诶……”半晌,艾俄洛斯才缓过神,朝着他离去的方向大喊,“后会有期啊~~~~~”也不知道那少年听不听得到,喊完后才一拍额头,哎呀,忘记问他名字了。

唉~~~~~~~~~~

 

 
回到庄里,立刻找来一只瓷瓶小心翼翼将桃花插进去,放置在窗边几上,反复端详只觉这枝出奇地艳丽。

傍晚,史昂派人特地来招他一起用餐,席间告诉他,“本想介绍撒加给你认识,可突然出了些急事,我派他出去了,待他回来再说吧!”

艾俄洛斯随口应着,心想反正是个山羊胡子,早见晚见还不是一样。

当然,这是不能对史昂说的。

 

 
在庄里已经闲了数日,似乎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史昂也忙得不大能看见踪影。

这一日,只见庄里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匆匆忙忙,入了夜才静下来。

可这般好不容易安静了,艾俄洛斯无端端觉得五心烦躁,在床上辗转几番都睡不着,只得重又穿好衣衫起身。

出得房来,月色朦胧,不见什么光影,在庭中踱步亦丝毫未能缓解焦躁。

“咳……咳……”不料,这时却从隔壁的院落传来声响,听这声音似从西边的院子传来,那不正是传说中山羊胡子的住处么。

“他回来了?”艾俄洛斯心想择日不如撞日,早晚要拜会,不如就趁今夜去见见吧。

想罢,便伸手推开了两院间的那道门。

 

 
院中果然有人,月色不明,只见长发长衫隐隐一道身影。

“谁?”只听有人沉声一喝,不等他回应,立即有凌厉掌风迎面劈来。艾俄洛斯仓促之下,只来得及矮身,堪堪避过,正想出声,那人却丝毫不容他喘息,随即沉掌,并屈指为爪,直逼面门而来,来势凶狠异常,招招夺命。

饶是艾俄洛斯再好脾气,被这样莫名一阵追逼,也不禁动了气,错身反掌,朝对方的颈部劈下,逼得对方撤手。

只这一正一反,一逼一劈,电光火石之间,已拆解数十招。

在此过程中,艾俄洛斯发现对方似乎气力不足,前十招虽狠戾非常,但后劲明显不足,只是单凭开始的狠招以期先声夺人,被抑后顿显劣势。

艾俄洛斯一记小擒拿手反手扣住对方脉门,但对方亦非等闲之辈,尖锐指风也正在艾俄洛斯的颈项处急急收住。

两人势均力敌!

正当此时,云破月来。

月色如水中艾俄洛斯只见一双眼,亮若寒星杀气大盛。

两人不约而同地惊道,“是你!”手下立刻松了开去。

原来这般性命相搏之人,竟是那日桃花林中赠花的少年。

少年似乎也很是吃惊,但立刻理出头绪来,朝他笑道,“原来你就是艾俄洛斯!”说完身子一软朝前跌去,幸亏艾俄洛斯及时扶住。

“你受伤了?”分明受了极重的内伤,刚才却还那般拼命。但那少年却是极骄傲之人,及时稳住身形后就立刻推开了艾俄洛斯,“没什么大不了的!”

艾俄洛斯正想劝他爱惜身体,脑中忽然灵光一闪“莫非你就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在下撒加,幸会了!”少年见他那副吃惊过度的模样,虽出于礼貌忍着笑伸出手来,但看艾俄洛斯貌似非常吃惊的神态,还是忍不住大笑起来,“怎么了?”

“……原来不是山羊胡子啊~~~~~”

“啊?”

“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艾俄洛斯,幸会幸会!”

手足无措的样子,惹得好不容易停下笑的撒加又笑了起来。

“咳……咳……”

嘿嘿,谁让你受了伤还不讲理的出手,现在还取笑人,艾俄洛斯正打算取笑他活该,却发现撒加原来只披了件单衣站在院中。

虽已入春,但夜里更深露重,春寒料峭,只看这样穿衣的人,就知道他不懂得爱惜自己,更不用说刚才那番不顾受伤胡乱出手了。

“你怎么穿这么少,快去加件袍子!”

“无妨无妨,你看,我有酒!”不着痕迹挡下他伸出关心的手,撒加笑着朝他晃晃手中物,艾俄洛斯这才注意到,其实进得院来就可以闻到的,那醉人心脾的香气。

“怎样,要不要也来喝一杯?”

 

 
今夜的撒加和初遇时的撒加,不一样。

没有接过撒加殷勤递来的酒杯,艾俄洛斯有些迷茫地看着摇曳烛光中的少年,虽然还是那副爱笑的模样,却怎样都无法和当日拈花含笑的白衣少年身影重叠起来。

那双眼依旧淡若春水,依旧含笑,却为何笑里带忧,眼色里沉淀了种种艾俄洛斯看不懂的情怀。

 

 
“夜深了,你应该今天刚回来吧,还是早点休息,少喝些酒才是!”个性忠厚沉稳的艾俄洛斯忍不住劝戒。

“艾俄,你明明比我小,怎么象个老头子似的罗嗦!”撒加根本不理会他,自顾自又斟了一杯。

叹一口气,艾俄洛斯转回自己院中,撒加见此心下一声冷笑,却不料艾俄洛斯一转眼又折了回来,手里多了件披风。

“罗嗦就罗嗦吧,快把它披上!”手一伸就递了过来,这回换撒加不能反应,有些茫然地望着他,不是要走么?

这种状况下,艾俄洛斯只得又叹口气,亲手替他披上,仔细系好。

耳边却听撒加低低地似是在说他,却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道,“果然是个小老头呢!”艾俄洛斯正想抱怨他好心没好报,却发现撒加唇边的笑容竟泛过一丝苦涩的意味,虽然转瞬就恢复了常态。

知他不会告诉自己些什么,艾俄洛斯随口岔开话题,“前些天师伯就说要让我见你,谁知道却拖了这么多日子,你都跑去哪里了呀!”他不知所谓的说笑着,撒加却一仰头又喝了杯酒。

夜风倏地从院中掠过,他听见撒加冷笑一声道,“能干什么呀,还不就是杀几个人么!”

“…………”

“说这些煞风景的做什么,你还是来陪我喝几杯吧!”

 

 
两人无言把酒,瘦尽灯花。

数盏后,撒加莫名问,“艾俄洛斯,你杀过人么?”

“……没有!”

“我告诉你哦,杀人是会上瘾的,越杀越多,睡觉都能闻到血腥味!”

“……”

艾俄洛斯皱起了眉,想必这些日子撒加定是不得已做了自己不想做的事!

杀人!他在心里暗叹一声,决心学武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吧。刚想安慰撒加两句,对面的人又问,“艾俄洛斯,我们是朋友吧!”

“当然了!”艾俄洛斯白他一眼,这不是废话么,不是朋友谁会这么晚还陪你喝酒啊。

“呐,朋友,有没有期限的?”撒加从酒杯中抬起眼来,一双淡若春水的眼,迷蒙着不知是酒意还是夜太深引起的露水雾气,灯火中倒映着晶莹的酒水,竟似隐隐氤氲着血色。

艾俄洛斯扯出一个笑容,“现在是朋友,当然永远是朋友,哪来什么期限,你醉了,撒加!”

“呵呵,分别总有时啊,艾俄!!”

“怕什么!”艾俄洛斯不知为什么,竟为这句话给恼了,忍不住提高了嗓门,见撒加似被吓了一跳,知是自己失态,立刻缓和下来,跟着撒加干掉一杯,定定看住他那苍蓝色的眸道,“生死自有天意,但是……”

“恩?”撒加朦胧着眼望过来,自己好象真的醉了,一灯如豆,艾俄洛斯琥珀色的眼睛却灼热如火,随着目光传过来的热度竟似能温暖他整个灵魂。

夜沉如水,任岁月变迁,时光荏苒,他依旧清晰记得这夜艾俄洛斯的声音,温暖而且坚定!

“不怕,早晚复相逢!”

…………

…………

“呵、呵,艾俄,你才醉了吧!”

“……就当我醉了吧!”

 

 
那一年,艾俄洛斯十四岁,撒加十五岁。

 

 
十三年,不经意就从指间悄然流过!

城郊旷野!

孤零零一座新坟,一坯黄土。

子夜的野风吹过惨白的招魂幡,凄冷寒夜里,竟似有低低的呜咽,徘徊在此。

时已入春,却仍旧是二月的神鬼天,深夜的风总带着冬季不肯离去的刺骨的寒。

孤寂坟茔,黑夜里已看不分明碑上铭文,只有坟前一点水迹还清晰地映着夜色天光,风过带起一阵暗香,分明是有人刚刚祭过,而且洒下的还是悠然阁最出名的酒——悠然。

是谁,是谁?

是谁,夜半来祭?

是谁,在坟头折了一枝新发的桃花?

 
“你喜欢桃花么?”

“喜欢!”

“你喜欢,这枝给你!”

…………

 
悠然的酒水,在风中渐渐汇聚起来,最终凝成一脉,宛如一滴珠泪缓缓流过坟前。

 
听,风中谁家孤魂仍在流连:


春水流,春水流。

流到洛水春尽头,早晚复相逢……


  发表于  2008-11-30 09:2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