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This is not an ordinary love song之遗忘的城市(AT)
时间:2008-11-30

昨天被迫被网通断网,无聊至极的我于是翻开电脑里的文档,看看自己以前写过的东西。

居然发现以前大概有不少东西是写了一半,然后又不时地修改或补完的。(这一篇的完成时间,貌似是06年某个周末的下午!)

比如这一篇,当时一直很想把心中的AT写完美的,但这篇故事写了两篇以后,就有点下不了手去的感觉。

现在再回头去写,更是没有任何的头绪,只能拿出来,是不是自恋一把了。不过,现在看起来,还是有点背后汗毛竖竖的恶寒感= =

要想将这个系列补完,恐怕……

遗忘的城市,来自于刘若英的一首歌,发生在TEZUKA去德国之前。

遗忘的城市  

“Kunimitsu,你看,这是本大爷最喜欢的城市!”在跡部华丽的炫耀中,温哥华用一场铺天盖地的雪,邂逅了手塚国光,乍然相逢的寒冷,让手塚禁不住缩了缩脖子,很快,就有一双温暖的手缠了过来!
Keigo,身边有你,我就不再寒冷!
白色的街,他们牵着手漫步在陌生的城市!
这里没有仿佛天经地义的谆谆教导,没有想要一探究竟的目光,没有喋喋不休的闪光灯和报导,只有满心满眼的爱,以及属于彼此的彼此!


那是跡部景吾第一次的离家出走,他用他所能达到的狂妄与恶劣,摔碎了家中无数珍藏,歇斯底里彻彻底底地闹了个天翻地覆!
然后,潇洒地甩手摔门扬长而去,留下满屋触目惊心的反抗!
他的一切,如果必须失去手塚国光,那么他宁可什么都不要!


满足地握住手塚微凉的手走在温哥华铺雪的大街,两人因为长期打网球而略显粗糙的手掌,互相摩挲着,在温哥华漫天的风霜中,十指紧扣,不离不弃!
明明已经是银装素裹的城市,却仍然看得到,秋季燃烧了整个加拿大的枫红,树与叶,尚且不曾褪去的红色,照亮了恋人的眼,爱人的心!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温哥华么?”
“恩!”
“哦?”跡部对手塚难得的善解人意眨起了眼,手塚抬起头伸手抚上那枚泪痣,“我知道,一下飞机我就知道了!”
其实什么都不用说,我们就已经能明白彼此的心意,跡部握住眼前纤长的手指,“Kunimitsu,你就是我的全部,你知道么?”
“恩!”你也是我的全部,Keigo,心里是被利器划过刺骨的疼痛,自己所爱的那个华丽倔强的跡部景吾,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痛苦!
你是要给我看这个城市,看那在冰雪中燃烧的火,证明我们的爱,也终将着这世界融化!


“手塚君,是真的喜欢我们家景吾么?”
仍记得跡部母亲温婉柔和的声音,养尊处优的生活中她没有骄横,只有于无形中散发出来的夺人气势的高贵。
“为了爱情,你能做到什么呢?我承认,景吾对你是认真的,我也看得到你的真心,可是,手塚君!”坐在对面的这个优雅的女人为什么会有如此痛苦的表情,“即使你的爱将要毁掉景吾你也在所不惜么?”
“为••••••什么••••••••”
“景吾是不会放在眼里的,可是你知道么,手塚君我们家族费了多少心血才压下了这件事情,动用了无数人脉才封锁了消息?我们只有景吾一个孩子,他出生的时候就担下了整个家族的未来责任,一旦这件事情再也压不住爆发出来,可能演变的后果也不是说你们真心相爱就可以解决的!就算Atobe财团的未来,甚至整个金融界的未来你们都不考虑,那么景吾的未来呢,他的人生可能就毁灭在这次的事件中,难道说这你也可以不顾么?”
“他,由我来守护!”十五岁的手塚国光抬起他深琥珀色眼睛,坚定地看向对面的这位母亲,他的景吾,他一定会保护。
但为什么对面那位高贵的妇人回望他的眼神是如此悲哀,而且,还有深深的怜惜,不,是怜悯。
“无论如何,请手塚君,把我的儿子,我的景吾还给我们吧!”最后的一句话,彻底击中了手塚,他看着这个高贵的女人,以一位母亲的表情与身份在他面前深深地鞠下一躬,隐隐的啜泣声还是一点不漏地听进了他的耳中!
他,终是无言!


没有东京的喧嚣,不若巴黎的浪漫,不及英伦的古典,温哥华却是个闹中有静的城市,热闹的是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车流;安静的时候,你站在窗前,几乎可以听见雪花飘落在你耳边,轻轻的,轻轻的!
在这个安静的的世界里,他们肆意地拥抱,抵死缠绵,恨不能将对方淹没在那溢满心扉的爱中,永远永远不要放开,不愿放手!
“俺の国光,俺の国光”他听到他的景吾反反复复在他的耳边呢喃,伸出手臂给他一个紧紧的拥抱,那一声“俺の景吾”的却怎样都无法回应出口,黑夜里跡部景吾眼亮若晨星,而他只能更紧密、更紧密地贴近他,贴近他的景吾。
请原谅他,总是如此拙于言语的表达。
我的景吾,我来守护!
所以,此刻,我紧紧拥抱你!


东京终是要回去的,而迎接两人的却是漫漫人海,成群的记者,白日里都亮花了眼的闪光灯,那根本听不分明,却又咄咄逼人的采访声,还有络绎不绝的传进耳里的窃窃私语。
跡部紧紧抓着手塚过于冰冷的手,另一只手早已撺起拳,指甲欠入掌心的刺痛深刻提醒着他必须面对的事情,他没有去看身边手塚的神情,他了解他,他回握过来的手已传递了他的心意。
是的,有你,就足够。
手塚,我会保护你!


在跡部家保镖的保护下,费尽气力从人群中挤出,手塚一眼就看到了停在机场外黑色宾士里那张与景吾酷似的脸,夫人维持着她所有的礼貌与风度,将两人接进车里,离开了这喧闹的机场。
车后座里,跡部始终没有放开手去,手塚也任由他握着,但他却看见了夫人从前面后视镜里静静望来的眼神。
没有愤怒,没有斥责,还是只有那沉沉的,一直望进他骨子里的怜悯。
她甚至连嘲讽都没有,只是这样怀着悲哀与怜悯的心在看着他的儿子与那个向她扬言会保护她爱子的少年。
那一刻,手塚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跡部感觉到他的异样投来询问的目光,他的眼神依旧桀骜,依旧倔强,带着不驯的笑容,将手覆上来,从他手心的灼热霎时温暖了手塚,他牵出一丝微笑。
放心,景吾,有你在,我就不会有事!


青春学园还是热闹如常,但手塚还是可以分辨出大石隐藏的担忧,以及不二的欲言又止。他知道他们在为他担心,他们也了解他的倔强,所以他们什么都不说。
然而,即使漫天的流言蜚语,整版的报纸文字,他全都可以视若不见,可是,跡部景吾,他的景吾日益苍白的面容,他却不能不闻不问。
可是,他开不了口,他不知道该如何询问,更不知道如何去帮助。
他终于了解到跡部母亲眼中的怜悯。
她在怜悯他的无知,怜悯他明明无能为力却妄自尊大地口出狂言,怜悯他此刻与跡部一样的无助。


“国光,爷爷已经在德国为你安排好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母亲的憔悴也是显而易见的。
手塚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越快越好,母亲!”


这一年冬,青春学园的手塚国光,以一场绚丽决绝的比赛,告别了东京,告别了所有的人。
飞往慕尼黑的飞机,在夜幕沉沉中起飞。
引擎隆隆,闭着眼的手塚国光陷入飞机座椅里,这个冬季,出奇的冷,你知道么,景吾!
请给我时间成长,成长到能够与你一起面对世界。


被留下的东京,目送了这场没有送别的离别,跡部家华丽的房间留下了一室愤怒的孤独,映着窗外一城灯火的玻璃,看不到天空飞翔的轨迹,少年抚上眼角遗留的泪痣,眸里的光华黯淡了窗外的璀璨。
Tezuka,你逃不掉的!
我将会证明给你看,证明,我们的爱!


  发表于  2008-11-30 09:1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