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听碟手记之《Hybrid Child》
时间:2006-06-24

可曾想过,在未来的未来,会有这样的孩子:

不是人类,不是机械,也不是人偶。

只会根据主人爱情的程度而成长。

中村春菊称之为:

Hybrid Child!!!

人工制造的小孩!

来自中村老师的耽美漫画《未来的未来》改变的Drama:《Hybrid Child

 

整部DRAMA由三个故事组成,虽然故事的内容都是独立完整的,但却由彼此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让我们一一说起: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和泉家当代的家主,和泉小太郎,和他的Hybrid Child——叶月之间。

小太郎是个毛毛躁躁的少年,虽然身为一家之主,却丝毫没有家主的自觉,学习不认真,做事没分寸,任性散漫。

他这一生,唯一坚持过的,大约就是叶月,他的Hybrid Child

叶月是小太郎八岁的时候,从垃圾场拣来的。

在那个时候,Hybrid Child是秘密流行在欧吉桑之间的一种爱情玩偶,据说可以根据主人所灌输的爱情,就能将孩子教育成自己喜欢的类型,是能完成男人幻想的东西。

而小太郎并非出于色情的幻想才将叶月拣回的,他只是满心欢喜地看着叶月象刚出生的小鸭子一样紧紧跟在自己身后,然后一点一点的长大。

长到现在,叶月已经比小太郎高出一个头,容貌俊美,身材修长挺拔的青年模样。

可惜现在的叶月已经具有自己的思想,并且对小太郎的懒散开始抓狂,逼着他认真学习,郁闷得他直怀念以前那小鸭子般的叶月。

两小无猜的长大,虽然随着岁月的变迁,个性也不断得到雕琢与转变,但始终,彼此心中只有彼此。

虽然叶月讨厌小太郎的散漫,小太郎也怀念以前那个言听计从的叶月,但却让人忍不住微笑地盼望着他们可以一直这样,直到老去。

然而随着叶月突然倒下而来的,是制作者黑田面无表情宣判,“使用寿命到期”,如同晴天霹雳般炸响在小太郎的生命中。

将要失去叶月,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事实,小太郎一改原先的矜持,恳求黑田无论如何也要修好叶月。

“有钱的话,再买一个好了,现在的品种更容易照顾了!”制作者满不在乎地建议。

“我只要叶月!没有叶月不行!”

“我只要叶月!没有叶月不行!”

这是在Drama和漫画中反复出现的话语,从小太郎八岁的那年开始,叶月一次又一次被家人丢掉,小太郎始终喊着的就是这句“我只要叶月!没有叶月不行!”

从少年时期开始,不曾改变的就是这句话,以及说着这句话时坚定得不容置喙的眼神。

就好象叶月所说的那样,他对小太郎,不是单纯用喜欢,用爱,就能概括的感情。

“花了五年时间才能动,又用了一年时间才会说话,我的身体、声音,全部都是小太郎创造出来的,我的全部,都是属于小太郎的!……这个世界上,他是最关心我的人!”

还记得吗,每当夏天到来就会想起,这个人曾经说过,如果不是叶月就不行!

 

可以说,福山润清脆明亮的声线是我心目中小太郎极为合适的人选,清亮的高音能够很好的表达小太郎的时时抓狂,刻意拖长的则是用来表达那被夏日困扰而来的懒散。只有声音里那独特的轻柔是特别用来表达苦苦想要留住叶月生命的小太郎,再加上福君拿手的哭泣,一个活生生的小太郎就鲜明呈现在脑中了。

没有想到的是鳥海浩輔将叶月这个角色竟演绎得这样贴切。温柔的,无奈的,带着那么点绝望的叶月,都从鳥海浩輔相对压低的声音中一点一点勾勒出来,即使在不曾看漫画只听碟的那个时候,心中也能描绘出一个俊美可靠的叶月,基本和漫画中相似。

 

第二个故事则是发生在一个一心希望自己能够长大,成长为可以为主人分忧解劳的Hybrid Child——柚子和他的主人濑谷壹之间的故事。

Hybrid Child是可以根据主人灌注的爱情来塑造的人工制造的小孩。

所以对于一直没能按预定长大的柚子来说,无法长大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恐惧,他时时盼着自己长高,又不断失望,时刻担心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令自己的主人讨厌,壹主人明明是那么的温柔。

当鲜血染红了长街,一切都云开月明的时候,柚子才知道,他之所以无法长大,是因为他的主人除了温柔,什么都不曾敞开心扉给予他……

 

第二话的主角是柚子君的宮田幸季,和瀬谷壹的諏訪部順一。同样名字里都有个“一”字,諏訪部順一的瀬谷温柔得简直连听者的心都要化掉了,包含着宠爱,怜惜的温柔,一波一波席卷而来,真是会溺死在其中。

而向来以正太著名的宮田幸季,凭借着柚子这个角色,更是好好表现了一下他的变声功力。一开始是幼齿的童稚嗓音,让人不禁会想到嫩得掐得出水的水蜜桃,恨不能抱一抱,揉一揉;而在接受了濑谷的亲吻后学会害羞,有了一点点长大的柚子,宮田幸季则使用了他一贯的少年风格,略略压低声音,轻易使声音让人很明显感觉到了成长;最后那个被敞开心扉的濑谷爱着的青年,再也不复少年稚嫩甜美,清晰地成长为青年成熟稳重的嗓音。

最后一个故事,平时只要想起,就会在心底泛起阵阵悲伤,这未能褪去的悲伤,属于明明相爱的黑田和月岛。

身为武将的黑田特别爱捉弄青梅竹马的月岛,每次都激得月岛怒吼命令他切腹。

终有一次,他捉住他的手问,“别总看到我就死啊死的,如果我真的死了,你该怎么办?”

只是任谁都不会想到,最后……………先离开的竟然会是月岛。

再紧窒的拥抱都改变不了生离死别的命运,到最后为什么都无法开口说一句,我爱你。

“如果你要死,就先把我的回忆一起带走再死吧!”

哭喊着将月岛拥进怀里黑田,泪流至绝望。

身为家主的月岛即使不曾参与战争,仍必须为战争负起责任,黎明以后,必须切腹以承担起所有的责任。

唯一的愿望就是,黎明不要来……

月岛死后,黑田开始制造Hybrid Child,打着灌输爱情就能成长为喜欢的类型的招牌,受到达官贵人的喜爱和追捧。

Hybrid Child的品种不断更新升级,黑田的身边只留下一个并不成功的试验品。

又一个春天来到的时候,刚刚开始学习说话的试验品奔跑着,用稚嫩的小手折下了一枝樱花递来,用生硬不流畅的话语表达着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说话:“你,喜欢,花,所以,给你!”

春风吹起一阵樱花雨,时光在这个时候忽然停滞瞬间倒流,在某年某月某个春日,是谁曾经装作不经意地带来一枝樱花,红着脸说,“你很喜欢花吧,所以,给你………………”

Hybrid Child是主人的镜子,是会根据主人灌输的爱情成长的人工制造的孩子。

不知不觉泪流满面的黑田望着自己面前那张酷似月岛的脸,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掩面痛哭。

 

记得当初听到Hybrid Child口齿不清,结结巴巴地说出那句,“お前……花……好きだから……やる”交织着记忆里月岛的嗓音,眼泪就不自觉的溢出来。

仿佛是无意义地只是单凭兴趣在制造着人偶,却在不经意当中,将真心泄露不知不觉灌输进去,逝者已矣不可追,但被留下来的人,却只能不断地凭借着残留下来的记忆活下去。

这个故事是我对绿川光彻底改变印象的一部DRAMA,虽然绿川光的月岛并没有脱离出他一贯的嗓音,但正是他那一贯娇柔的嗓音,加上一些变化,比如抓狂,暴跳如雷,比如他最拿手的哭泣,单纯的,忐忑的,害羞的月岛就这样从他的嗓音中走出来,鲜活生动。

尤其是最后,在黑田的记忆里回响的那段,“お前花が好きだろ……だから……やる”略带羞涩的嗓音,温柔而甜美,眼前俨然有害羞的少年红着脸别过头去伸手递上一枝樱花,至美的片段,至深的情感,却也最最催人泪下。

至于井上爸爸的黑田,完全是他最熟悉的套路,有些戏谑玩世不恭,却也不失情深款款,时而跳脱,时而低沉,暴走的,霸道的,温柔的,都是井上爸爸信手拈来的拿手好戏,在这里,由贵的淡漠、波鸟的温柔以及卡卡西的漫不经心,你都可以轻易一一捕捉到。

唯一不曾听过的是哭泣,无法接受心爱之人的死亡时不甘的哭泣,多年以后发现自己的感情丝毫不曾随着岁月的变迁而淡去时伤心的哭泣,虽然哭泣时并不激烈,甚至仅仅是哽咽,却仍旧能从那哽咽中分明感觉到痛楚,肝肠寸断。

Hybrid Child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镜子。

不是机械,也不是人偶! 

可以说DRAMA不但完整表达了漫画的精髓,而且在漫画的基础上使得人物形象更加丰满生动鲜活起来。

从另一方面来说,喜欢这部DRAMA,也是因为它是难得的一部不以H为卖点,以情节见长,不凭借漫画就感人肺腑的DRAMA

 

所以说,《Hybrid Child》绝对是恋声一族不可错过的好碟,也是绝对值得一听的好碟,走过看过不要错过^^


  发表于  2006-06-24 00:0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