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女人的战争
时间:2008-11-01

最近我和阿宝,有点烦,有点烦。

为什么呢?

其实,本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由于工作组中有同事跳槽,所以调来了新的同事。

该同事女,83年生,个子似乎比我高那么一点,肤白,眼睛君。

一切风波都因该女生引起。

我们暂时称她为Z君。

Z君自刚调来的那个星期的第一个加班日,就与我敞开心扉,倾诉了她的困惑与情史。

这确实也没有什么,对于她们这个年纪的小女生来说,爱情是生活中最重要的调味品。

第一次倾谈,我到也没怎么在意,我唯一在意的就是,该君口音非常严重,经常吐词不清,我常常会游离在她的言谈之外搞不清楚她在说什么,但是紧接着我发现其实她根本不在意我的意见,只是想告诉我她的故事而已,于是我就很理所当然的继续游离,只需要适时的拿一些陈词滥调的爱情理论搪塞一下就好。

套用《纯情罗曼史》的标题,所谓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我在连续听到她与我倾诉爱情相关,尤其是不断的重复相亲的问题后,我终于抓狂了。

要知道,对于我们这些单身多年的人来说,爱情是奢侈品,别人的爱情就是沙林毒气了。

也很奇怪,我一向以温柔体贴,善解人意闻名于朋友之间,也不是没有和朋友们,哪怕是小女生讨论过爱情问题,但为什么我就是对Z君那么不耐烦呢?

所有的愤怒都集中在某一天,她再次跟我提起了她刚刚相亲的对象,在供电局工作,人家对她似乎是一见钟情,但她就是不想和他谈,我就问她,为什么呀,人家各方面条件都满不错的。
本以为她会跟我说,对人家没感觉,不来电什么的理由,谁知道她说,那个人长的太一般了。
好吧,这个理由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但是,作为前辈,我还是很语重心长的跟她说,男人么,长相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不歪瓜劣枣就好啊,关键是人品。
她接着跟我抱怨了一番这个人的长相她怎么怎么不喜欢后,加了一个定语:
“根本没办法跟我以前那些男朋友比!”

TNND,以前的男朋友也就算了,还用了“那些”作定语。
我立时就沉默了。
同时,内心爆发了OTZ。

也许,她只是单纯的想和我倾诉这次的经历,但是无论如何,这些言语听在我的耳里,完全失去了倾诉的本意,而是讽刺和炫耀了。
在我这个大龄单身女青年面前,大谈特谈自己的情史,简直是充满挑衅的意味。

最最好笑是阿宝,在我去南京参加大学同学婚礼的那个周末,她应Z君的邀请,去Z君家包馄饨。

通过平时Z君的言谈,以及她多次在我面前的提及,我们一直都认为她的厨艺非同一般,与我家找找有一拼。

但是,据阿宝亲身体验回来报告,Z君的厨艺实在是MADA MADA,烧的鱼没有任何味道,包好馄饨拿报纸盛着,用阿宝的话说,包的馄饨还没有她包的漂亮= =
关键的关键在于,她们共同劳动的过程中,阿宝又遭受了与我相同的待遇,承受了一次情史的洗礼,外加吃了沾有报纸油墨的馄饨,阿宝这个星期脸上爆了好多痘痘——毁容了OTZ

从此,我和阿宝的同仇敌忾。

有人说,已婚女人和未婚女人是天敌,但是现在看来,未婚女人中,大龄女青年和嗷嗷待嫁的小女生也有敌对情绪。

在小女生的眼里,评价一个女人的优秀不优秀,大概不在于职位的高低,能力的强弱,而是在于是不是能嫁个好老公。

我一直认为女人应该是独立的,自强的,不断进取的,我也一直以此不断自勉。

但是,现在想想,也许在Z君的眼里,我只不过是个一直嫁不出去的老女人,一个只能以工作来支撑自己的失败者。

我们选择的参照物不同,就注定了我们无法在同一个阵营中。

其实,看看QQ的个人空间的签名就能立时分出我们之间生活重点的不同来:
Z君的个人空间:我相信他是爱我的。
我的个人空间: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
阿宝的个人空间:我的心情,我的故事,我的成长,我的美丽人生.....

必须要承认,我们都在渴望爱情,我们都还没有放弃爱情。
只是,我和阿宝的年纪,已经不再轻易谈论爱情,我们已经不习惯晒幸福,以及炫耀曾经。
即使我听到她那个“我那些男朋友”定语时,内心有狂暴的小恶魔在说,NND,你大姐我在大一时就被几个人同时追,你整个大学到了大四才不过相亲认识了男人,还敢在你大姐我面前炫。
当然,这些也只限于腹诽,我再年轻几年,或许会忍不住和她比一比,但是现在只是会拿大人看不成熟小孩的眼光看着她,和所有人都讲的故事,除了炫耀外有什么意义呢?

她的情史,不但没有拉近我们的距离,反而使得我和阿宝同时唾弃了她。
阿宝曾经很愤怒的开玩笑说,NND,我要去整容。
我立时就安慰她,放心,你不整容看起来都比她年轻。
(请无视两个大龄女青年之间的发泄吧。)

女人之间的战争,起因往往都是很简单。也许只是个小小的石子,却能激起女人内心的滔天巨浪。

都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但往往只有女人才知道如何刺痛女人。

女人之间的战争,往往鸡毛蒜皮,但却足以水火不容,我们虽然表面上都还过得去,她也一副非常想要亲近我的样子,但我这个人年级越大越是不懂得做人。
上班的时候,我几乎很少正眼看她,与她的交谈也非常零星,仅限于交代工作,她找我说话的时候,我也只是笑笑,很少接话。
我自己很清楚这样非常的孩子气,旁人看来会显得我容不下新人,不教新人。
但是我对于满脑子只知道爱情,工作却一无是处的人,实在没什么包容心,真的是懒得理她。
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不好不好!
冷静下来的时候,我知道她的行为非常肤浅,我完全没必要理睬她,但是,尽管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我还是……做不到!
这是什么原因呢?
大概在我的内心深处,正是在渴望她所吹嘘的爱情,又或者我确实在嫉妒她目前拥有的,而我没有,所以才会轻易被她挑起怒气。

找找安慰我和阿宝说,你们干吗要和她比谈情说爱啊,和她比工作,比能力啊。
我们同时大叹,关键是她只懂谈情说爱啊~~~~~~

是的,也许在Z君的眼里,我是个只能用工作来安慰自己的老女人吧。
因为我也确实没有办法找到一个令她羡慕的出色男人来气她,哈哈!

其实,我知道这些只不过是她肤浅的炫耀,但却因为戳到了我和阿宝的痛楚而令我们火冒三丈。
而我们还不屑用她那样的肤浅来打击她,所以我们只能沉默!

女人的战争,看不见烽烟,却能看的见电光火花,皮笑肉不笑的表面下,各自都有道仇视的目光。

关键是,谁来治愈阿宝脸上那些饱受情史肆虐的痘痘呢???????

让天光来洗涤一下我晦暗的心灵吧= =

PS:最近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找找貌似恋爱了!
她最近成了我们中创造希望的救世主= =


  发表于  2008-11-01 21:24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内怎么了,受了啥刺激了?
其实我家阿狴说的对,时间久了,大家都知道她是烂泥扶不上墙。
但是我最头疼的是,她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不断把一件事情讲给每个人听一遍OTZ
TO 找找 ()   发表于   2008-11-07 19:21:47

最讨厌怨气冲天的人了,每个谈话总要以抱怨开头以及收尾。下雨天怨怨也就算了,明晃晃的太阳下你怨个屁啊!
素心 ()   发表于   2008-11-07 12:01:30

我写完就发泄好了!
和她计较,不是掉我的架子么,哈哈
TO 大家 ()   发表于   2008-11-03 11:50:05

我现在,越发青春了,净长痘痘呢!还好,有找找---破除诅咒的少女,我们终有一救,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经过,周末的狂睡,我的痘痘就快消失了,这以后,Z小姐就是请我吃鲍雨,我也不去了。)
筱雨 ()   发表于   2008-11-02 23:33:55

虽然很偏激地觉得,有些女人除了爱情的幻想以外别无他物,那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幻想,很肤浅,很小白。于是我很鄙视。但是还是坚持偏激地鄙视下去。对那种人始终都是敬而远之,道不同不相为谋,聊久了双方都觉得索然。
大人无需为了那种肤浅的人动怒纠结!
苏白 (http://qiyutangbai.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11-02 23:22:59

都跟你说了,为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烦心,实在不值得,你得尽快调整好心态,日久见人心,你看着好了~
贪婪的狴犴 (http://lly6426.ycool.com/)   发表于   2008-11-02 14:28:23

NND,我创造什么希望了
素心 ()   发表于   2008-11-02 11:36:44

人和人的层次就是如此不同,她也只能这样做个小职员,每天幻想着自己所谓的爱情吧,
素心 ()   发表于   2008-11-02 11:35:40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