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完美世界之幻化成风
时间:2008-09-16

幻化成风 


那是一个五月初夏的下午,从海边吹来潮湿的风已经带着些许炎热的气息,艾俄洛斯站在草坪上吩咐五号不要把水管的水开得太大,要细细地喷洒到各个角落。
他以手作扇不停地煽,“喂,五号,手臂放低,对,再低一些,对……噢,天哪,你……”
艾俄洛斯急急跳过去,将五号手里的水管抢救下来,“五号,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水管这样捏是会断的,不要忘记你的臂力!”
“我知道我知道,艾俄洛斯先生,我只是个机器人,不是人类!”
“OK,OK,当我没说过!”艾俄洛斯也是最近才发现五号原来还会抱怨这种情绪的,用它的话来说,它的神经是很脆弱的。
修罗怎么会制造了一个懂情绪而且还神经质的机器人啊!而这个机器人,还经常控诉他伤害了它脆弱的心灵,和撒加比起来,他简直太不懂得语言的艺术。
“我是个粗人,五号,你得记住这一点!”一把接过水管,艾俄洛斯也忍不住控诉,“以后你只要去服侍你的撒加主人就好了!”
“你看你看,撒加先生从来不会这样小气!”
“噢,好吧好吧,是我小气!”艾俄洛斯抚着额头呻吟一声,“拜托,五号,这里交给我来,你去打扫客厅吧!”
“是,先生!”
 
 
看五号晃悠离开,艾俄洛斯忿忿扔掉水管,长呼一口气躺倒在湿漉漉的草坪上,撒加撒加,撒加不用干活当然不说你了,真是的。
想到这里,又忍不住抬起头,给了二楼某间窗户怨念的一眼,“真是的,从早上就关在房间里,今天是截稿日么?”
撒加自从为杂志与出版社写作以来,经常埋首在房间里,可以一天一夜甚至几天几夜都不出来,有的时候艾俄洛斯担心了,就死拖活拽把他拉出来透气。
“都这么大了,还这么任性!”
越想越生气,索性闭上眼睛,睡一觉就没有那么烦了。
 
 
醒来,是因为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动……
“撒加,不要挠啦……”艾俄洛斯迷迷糊糊睁开眼,准备给那个作弄自己的家伙一点惩罚的时候,却发现不停挠着自己脖子的是一只从未见过的猫。
一只蓝色条纹的虎斑大猫正蜷在自己的头边,猫耳朵有一下没一下煽动着正好挠在脖子里。
这个附近从来没见过呢,“哟!下午好!”虽然被弄醒,但见到这么可爱的动物,艾俄洛斯再大的火气没了踪影,索性翻过身握着大猫的爪子,“哟,我是艾俄洛斯,你从哪里来?”
“喵~~~”那大猫到也奇怪,一点都不怕人,就象听得懂语言似的,用爪子摸摸胡子,扭过头看了一眼二楼的方向,仿佛在说,我,从那里来!
“那里?”艾俄洛斯呆呆顺着猫眼的方向看过去,“难道你是撒加的猫?”说完自己就笑了起来,“怎么可能,他养猫我会不知道?我说……你饿不饿?”
“喵~~~~~~~”(饿了!)大猫果然是有点灵性的,一听他这话就亲昵地凑过来不停蹭他的手,“呵呵,好了好了,你等一下,我去拿东西给你吃!”
走进屋,五号已经打扫好了客厅,自己到储物间去充电了。艾俄洛斯温了点牛奶,拿出一碟中午刚烤好的花生饼干,笑眯眯地趴在草地上,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手心放着捏碎的饼干,看大猫舔舔牛奶,再咬咬手里的饼干。
“这个饼干呢,原来是给撒加,啊,也就是你所谓的主人吃的,反正你说是他养的,那么他的点心也就是你的点心啦!”
大猫小心翼翼地吃着,偶尔拿那琉璃般晶亮的眼瞅瞅艾俄洛斯,遇见阳光却又瞬间眯成一条缝,就那么一刹那,艾俄洛斯从那琉璃色的眸子里看到一抹慧黠的光芒,晶莹灵动,令他感觉无比熟悉与亲切。
“乖,以后常来哦!”
大猫将爪子在已经没有饼干的手心按了按,仿佛立下约定般,随即喵一声,扬长而去。
 
 
那一天,五月初夏的风,有大海咸湿的味道!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大猫成了草坪的常客,而天天招待这位猫客人,也成了艾俄洛斯下午最快乐的事情。
撒加因为赶稿,这些天几乎足不出室,艾俄洛斯渐渐也就懒得再与他争执是否应该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只是将五号的下午茶时间设定好,让它在规定时间去给撒加送点点心与茶水咖啡之类。
而自己,则趴在草地上,与大猫嬉戏玩耍。
大猫呢,到也真的通些人性,不闹脾气时就随着艾俄洛斯揉捏蹭挠,脾气不好的时候,就把饼干屑吃得到处都是来泄愤;要不,就是彻底不理会艾俄洛斯,任他再怎么逗弄,拿再好吃的饼干来诱惑,抵死也不理会他,独自躺在太阳下面晒肚皮;再不,就不许他碰,碰它它就咬,咬得丝毫不留情面,咬得艾俄洛斯咧着嘴喊疼,却也咬得恰倒好处,绝不会咬破他的手指。
到最后,艾俄洛斯恼了,也急得跳脚,“果然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猫,一样的德行!”言辞直指某位云深不知处的人物,大猫见此到也不急,懒懒瞥来一眼,你能耐我何,气得艾俄洛斯简直想吐血。
当然,这一人一猫和平共处的时间要多一些,艾俄洛斯高兴起来就爱跟大猫聊天,什么都聊。
比如:
“今天的风很舒服呢!”
“今天五号又炸了微波炉!”
“今天有鱼吃哦!”
……
聊得心情好了,就跟大猫说小时候。
“小时候,我和撒加最喜欢到圣域后山草地上晒太阳了,那里特别安静,风也特别祥和,吹得人暖暖的,非常舒服。”
“我做的饼干好吃么?呵呵,你那什么主人做的红茶饼才叫美味呢,以前啊,他一做完就会被那帮臭小子给抢个精光,害我都吃不到。不过呢,还算你那主人有良心,他总会特地为我留一点,然后带到后山,我们一起吃。”
“啊啊,真怀念啊~~~~~”
…………
………………
有时候,说得累了,困了,就搂着大猫晒着太阳,美美睡上一觉。大猫也不怎么反抗,只要心情好,就任他搂着,若心情不好,也就作势咬他一口,坐在他旁边,随他睡,想走就走。
就象现在,他学着大猫用脸蹭了蹭它的毛,大猫没有反抗,他也就放肆地将它搂过来,脸埋进柔软的毛中,沉沉睡去。
 
 
醒来时,天色仍然明亮,大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
艾俄洛斯伸了个懒腰,收拾收拾进屋去。
“你睡醒了?”
“诶?”很罕见的,撒加正在客厅里泡茶,神清气爽!
“你稿子写好了?”
“啊……快来尝尝我做的饼干!”
“五号呢?” 艾俄洛斯走近,发现那是一碟极其精致的松饼还有红茶小饼干,随手拿一块投进嘴里,“呜~~~~果然是撒加的味道,好久没吃过了!”话还没说完就又抓了一块。
“真的?”见他这好象连舌头都要吞进去的模样,撒加忍不住笑了起来,也拿了一块,“你慢点吃,我又不是加隆,不跟你抢的!”说着就侧身在落地窗边的躺椅上躺下来,笑眯眯地看艾俄洛斯吃,午后的阳光懒洋洋地洒在他身上,苍蓝色的长发从肩膀后滑落,随意散下,远远看,象极了一只慵懒的蓝色大猫。
阿萨姆独特的茶香弥漫在屋子里,仿佛又回到那记忆里最最怀念的时光。
“其实,艾俄你做的饼干已经很好吃了!”
“真的?”艾俄洛斯索性也躺进躺椅,把茶和饼干放在小圆玻璃桌上,两人随意聊聊天。
“对了,你什么时候偷偷养了只猫?”
^_^
“真的是你养的啊?”
…………
“我说……”正打算逼问撒加一番,却发现,对面那个人已经会周公去了。
“真是的,好不容易才见面的呢!”好吧好吧,反正天色还早,就一起享受一下这难得的下午吧!
 
 
谢谢你,艾俄洛斯……
撒加,你在说梦话么?
呵呵,是么,你快睡吧!
…………
 
 
**********我是猫一般的分割线********************
 
 
“艾俄?艾俄?”被一股猛力摇醒时,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焦急的蓝色眸子,“唔~~~~~撒加,你醒了!”
“什么我醒了,你一个人睡在草地上,我推了你好半天才醒,天都快黑了!”撒加皱着眉头满眼担心。
“诶?我睡在草地上?我明明记得我回屋子和你一起睡在躺椅上的啊!”艾俄洛斯揉揉眼睛,不可能的啊,怎么会……
“我看你是睡糊涂,做了大头梦了吧!”撒加突然伸手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
“哎哟,你干吗呀!”
“告诉你,你现在不是在做梦!”恶作剧的人无辜地朝他眨眨眼睛,“好了,快起来吧,进屋去喝杯热茶!”
狡猾的家伙。艾俄洛斯嘟囔着揉揉胳膊站起来,“真是奇怪,哪有人做梦做那么清楚的嘛?撒加,你确定你没有偷偷把我扔到外面来?”
“看来你真的是睡糊涂了,谁有那个本事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你挪动啊,真是的!”撒加一副你不可理喻的样子看过来,艾俄洛斯只得耸耸肩膀,“撒加,这时候,你应该说雅典娜不知哈迪斯不觉,啊哈、啊哈、啊哈哈!”
一记眼刀冷飕飕飞过来,生生扼杀了艾俄洛斯难得的幽默,“你不是连脑袋都睡坏了吧!”
艾俄洛斯讪讪地摸了摸头,脑袋里却灵光一闪,“对了,撒加,还说做梦呢,那只明明是你养的猫吧!”
“什么猫?”
“那只蓝色的大猫啊!我天天都帮你喂的!”
“你有在这间屋子里看见我养猫么,还说没睡糊涂?还有,你以后记得及时给五号充电,它说它今天突然断电了,我刚给它换了备用电池!”撒加随手从桌上捞起一样点心塞进嘴里。
“我昨天下午有给它充过电啊!”艾俄洛斯不可置信地拿起被搁在一旁的电池插上电源,“你看,电明明是满的嘛!”
撒加看到电池上的绿色信号灯也不禁瞪大了眼睛,一旁的五号忙不迭插进来,“我可没有说谎哦,下午我刚走进厨房准备泡下午茶,突然就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说得还真形象!”撒加忽然之间很佩服修罗,能制造出如此有特色的机器人!“啊,对了,你今天做的红茶饼干很好吃,手艺有进步!”他指指茶几上花色瓷碟里的饼干,眯起眼睛来,“不愧是近朱者赤,俨然已经领会了我的奥义!”
“什么?那不是你做的么?”艾俄洛斯叫起来,“我今天根本没做饼干啊,冰箱里有你喜欢吃的冰淇淋,所以今天只给大猫做了饼干,它也全吃光了!”
“我看,你是睡忘记了吧!”撒加一脸受不了的表情,“或者,艾俄,你、梦、游、了!”
“你才梦游呢!我清楚地记得你说你做了饼干,说很久没吃过了,而且还泡了茶,你看,这茶不是你泡的么,还冒着热气呢!”
“啊?拜托,我刚从房间里出来,准备泡杯咖啡,我稿子都还没有赶完,怎么可能有时间来泡茶做饼干!”
“等一下!”突然有什么从艾俄洛斯的脑里闪过,“你也没泡,我也没烤,五号又没电了,而我明明记得吃过饼干,难道说……”
“说什么?”撒加干脆拉开椅子喝起茶来,“在我们这里闹鬼,除非拉达曼迪斯被吵了鱿鱼!”
“呵呵,这到也是!”艾俄洛斯习惯性地挠挠头,“那怎么解释啊?”
“恩~~~让我想想!”撒加咬了一口饼干闭上眼睛,作沉思状。艾俄洛斯瞥他一眼,除了你还能有谁啊,暗自腹诽。
撒加却象听见般,蓦地睁开眼睛,眸里精光一闪,眼色直逼艾俄洛斯而来,仿佛直视进他的灵魂深处,一滴汗顺着他的脸滑落,人果然是做不得坏事的!!!
随即撒加神色一变,朝他眨眨眼睛,“是猫的报恩吧!”
“啊~~~~~~~~~~~~~~~”一副彻底被你打败了的表情,艾俄洛斯垮下肩膀,“你是写小说写得走火入魔了吧!”亏他还以为他能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结果呢。
“你想想,你刚才说你天天都喂那只猫,而这里除了我、你、五号,就只有那只被你喂过的猫了,你不是常常喂它么?”撒加眯起眼睛,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一抹灵动的光芒自眸里一闪而过。
艾俄洛斯无比熟悉的光芒!
“猫的报恩哪……”
“而且~~~~~”
“而且什么?”
“艾俄,你见过蓝色的猫么?”
………………
 
 
有的呀,撒加,那不就是你么…………
艾俄洛斯也笑了^^
 
 
天色不知什么时候黑了下来,晚风轻轻吹起。
听,风带来的声音:
喵~~~~~~~~谢谢你,艾俄洛斯!

 

Faith于2006-03-15  21:33 发表于朝花夕拾。
悠然小筑关闭,故于此留档!


  发表于  2008-09-16 22:4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