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完美世界之我们的存在
时间:2008-09-16

我们的存在

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
撒加舒展了身姿,惬意地伸长了双腿躺在临时支在花园里的摇椅上。
灿烂星空下,微风送爽,啜一杯上等的波尔多红酒,简直胜似人间天上。
或者说,本应该是完美的人间天堂。
但此时的撒加总觉得,这样完美的时光中,好象缺少了一些什么要素。
究竟是什么,他又说不上来。

周围有蛐蛐欢愉的叫声,屋里,五号正在按照他的吩咐学习新的食谱。
是什么让他在连续一个月的赶稿后的这份难得的安静中,感到烦躁以及难以忍耐呢?
明明,眼前有他珍藏许久的美酒,可是美酒入喉,竟更添焦躁。
理智如撒加,无须思想斗争就放弃了在此时此地享用美酒。
他在苦思冥想却始终不得结果后,颇有些恼羞成怒地吆喝五号去将他的手机拿来。

第一个电话拨给远在国外的弟弟,他想也许是闭关太久,有些想念自家小弟了,这是身为兄长的自觉。
电话嘟嘟过后,传来弟弟熟悉的嗓音:
本大爷出门吃喝玩乐,有急事请CALL05311219,只管找我老哥;如果是想请我吃喝玩乐,记得留下号码,回来本大爷自会CALL你。擅自拨打本大爷手机者,杀无赦。
撒加静静听完录音,眉毛都没抬一下,很有气度地撂下句,“加隆,回来后一个小时以内到我跟前来报到!”,以他惯有的气势果断改拨了另一个号码。

“你好,我是卡妙!”
卡妙一贯清冷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这让撒加略显焦躁的心情感到了一丝宽慰,他很从容地表达了多日不曾见面的遗憾,并且得体地摆出哥哥的姿态问候卡妙近日的生活。
拥有贵族血统的卡妙自然也极有礼貌地回应了撒加的问候,说他也很抱歉很久不曾来探望大哥,等手头的事情忙完,一定带大礼来。
结束了这段兄友弟恭的对话后,卡妙干脆利落地单刀直入,“大哥,你发生了什么事?”
“诶?”
“你今天很奇怪!”
“呵呵,哪有,这不是想你们了嘛!”
“我们也想你,不过,你还是很奇怪!”
其实撒加也很想问,到底奇怪在哪里。
只是还来不及开口,另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就从话筒里活蹦乱跳地窜出来,“嘿嘿,肯定是想艾大哥了嘛!”

一刹那,天空有耀眼的流星划过,还不待撒加瞧仔细,就只剩残留的细长轨迹散落在墨色夜空里,烟尘般飘渺虚幻的美。

挂掉电话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撒加都在思考一个问题。
为什么,他非得想念艾俄洛斯不可呢?
对于这个问题,他号称圣域第一的天才头脑里,闪电般滤过了无数答案,没有一个答案能够完美地解答。
所以,他用他一向优雅的姿态,以及平静的语气向五号抛出了问题。

“五号,我现在是不是有点奇怪?”
“是的,撒加先生!”五号的回答非常迅速,毫不犹豫。
“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我现在这种奇怪的状态是由于什么原因引起的呢?”他想他是有点促狭的,这个问题对机器人来说,是不是超出了0与1的平行范围?
果然,五号陷入了沉思。
甚至,它胸口的绿色信号灯,一度在红黄绿三色之间不停闪烁,撒加几乎要认为它快要死机。
可是,五号不愧是修罗拍着胸脯保证的最完美的机器人,信号灯频繁闪烁过一阵后,终于在绿色上稳定下来。
然后,五号用它那没有起伏的机械音说出了它的答案:
撒加先生,经过提取我与您接触以来所有的数据比对后,我确认您现在反常的状态,与艾俄洛斯先生的外出有必然的联系。

五号,语调平稳,斩钉截铁。
四周,蛐蛐欢快的叫声突然安静,又霎时吵闹,安静与吵闹的交错中,撒加的心情慢慢沉淀,趋于冷静。

艾俄洛斯是两天前离开的,终于在设计公司找到工作的他,一经录用就被派去北方的城市,为即将设计的一座博物馆实地考察取材。
他走的那天,只来得及和刚刚赶稿出关的撒加交代了一下家中事务就匆匆离开。
没有多余的话语,以至于撒加在他离开半天后才对一个人看家的事实有了认识。

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也是一个人。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工作,一个人住在一间空荡荡的屋子里,自己和自己对话。
那个时候,他的身边没有人,没有加隆,没有卡妙,没有……艾俄洛斯。
他想,他应该早已习惯一个人。
那么,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一个人?
容易让人抓狂的工作,拥有美丽风景的大房子,有机器人做家务助理。
更重要的是,房子里还有一个人,生活中有了另外的影子,气息稳健,气氛平和,仿佛回到LONG LONG AGO的童年时代,习惯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陪伴。
习惯这种东西,就象毒瘾,是慢慢染上的,不知不觉,等你恍然大悟时它已经深入骨髓,如影随形,发作起来坐立不安,如蚁噬心,不堪忍受。
现在想想,习惯也真是可怕呢。

“撒加先生,已经十一点了,艾俄洛斯先生嘱咐我必须督促你在十二点之前睡觉!”
不具备感情的五号,是无法了解撒加此时的心情的,它只是克尽职守地遵照艾俄洛斯的吩咐,要求撒加去休息。
被打断思绪的撒加,盯着五号不会拥有任何表情的机械外壳,在终于确认他的目光无法对五号产生任何影响后,颇有些愤懑地说,“艾俄洛斯,算你狠!”
整晚莫名其妙令人不解的情绪,终于在这句颇奈人寻味的话里宣告完结。

其实,了解撒加的人都知道,外表看起来温和亲切,举止优雅,进退得体的撒加,骨子里是比谁都任性的人,甚至,有时候,他卯起劲来,会格外小气,睚眦必报。
所以,用三天时间结束了本该五天的考察后提前回来的艾俄洛斯,他记得明明打过电话通知撒加,却在兴冲冲冲到家门前时,倍受打击地看到了贴在被拔掉电池的五号脸上的字条:
出门散心,归期不定,勿念!

做了撒加多年的密友,艾俄洛斯很清楚地认识到,自己一定是在无意中又得罪了那个小气的家伙,才会导致现在的状况发生。
于是,他从容不迫地放下行李,替五号插上电源充电,在家里四处巡视了一下,确认那个任性的家伙没有拿别的什么东西出气后,拿出了手机。

第一个电话,当然是拨给和那个人有着不可分割血缘关系的孪生子的。
“嘟~~嘟~~”的声响过后,话筒传来熟悉的嗓音,颇为不耐的语调,“艾俄洛斯,你干吗?”
“加隆,你哥有没给你打电话?”
“恩?没有,本大爷刚旅行回来,你是第一个有幸打通我电话的人!”
“……………哦,那没事了,你好好休息,再见!”
虽然很想让加隆留意一下撒加的电话,但肯定又会费一番口舌解释一下目前的状况,而且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本就跟撒加同根生的家伙会幸灾乐祸地嘲笑他一番。
唉,头疼的事,还是能少一桩是一桩吧。

第二个电话,他想了想,在艾欧里亚与卡妙的电话号码间犹豫了三秒钟后,拨出了卡妙的号码。
“嘟嘟嘟”电话忙。
艾俄洛斯无奈地放下电话,电话铃却在那一刻突然响了起来。
“喂喂!”
“艾俄洛斯,是我!”话筒那头传来加隆鬼鬼祟祟刻意压低的声音,“我老哥是不是不在家?”
“……是的,他……”
“那就好!”加隆很显然是松了口气,艾俄洛斯正想借机向他打听一下撒加的事,那边却突然变得恶狠狠起来,“艾俄洛斯,不许跟我老哥说你给我打过电话,我没有回来过,根本没有回来过,知道吗?”
“啪”一声,还不待艾俄洛斯同意,那边就已经擅自挂断了电话,不容拒绝。
艾俄洛斯怔怔望着手里的电话,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加隆,唉……

怎么办呢,还要不要打电话给卡妙?
艾俄洛斯失神地握着手机坐在沙发上,沙发软软的,很吸引困乏的身体,对于旅途劳顿的他来说,很容易陷入疲倦的陷阱里。
但他的头脑里,有一根弦绷得紧紧的,明明知道那个人是个任性妄为的家伙,明明知道那是只小鸡肚肠的倒毛狐狸,明明可以放任他撒手不管先睡它个昏天黑地的。
但他就是没有办法就这样安然入睡,是谁拍着他的肩膀说过来着,他说,艾俄洛斯,这都是命,命中注定,你没办法丢下他不管的,你就认命吧。
那个人是谁,真的想不起来了。
那么,真的是命中注定吗?
以艾俄洛斯向来以老成持重著称的智慧而言,这样太过玄幻的问题是不适合他思考的,于是他随口将问题转嫁给刚刚充完电走到他身边的五号。
“五号,解释一下,命中注定。”

“认为人的一切遭遇都是命运预先决定的,人力无法挽回。”
五号无机质的机械音回荡在艾俄洛斯过于疲倦的听觉中有些空幻,解释得中规中矩,很上书的说法,但根本无法用来解释他与撒加的命中注定。
艾俄洛斯不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打破了砂锅就算问到底,砂锅都已经破了,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所以他习惯将事物保持原样,不要破坏比较好。所以,他学习认命。
他想,也许多年以前,在他和撒加,他们都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他就已经懂得认命了,命里既然安排他和撒加相遇相识,安排他们情同手足,安排他们历经磨难,安排他们守得云开见月明,那么他就安然接受这一切,乐于将这一切看得理所当然,他理所当然地认命,理所当然地对撒加好,理所当然地…………

“艾俄洛斯先生,我觉得我应该提醒您,与其坐在这里发呆,还不如打个电话给撒加先生,我看到他拿了手机!”
五号的机械音用高了一个八度的声响,将艾俄洛斯从一堆理所当然里拉扯出来,艾俄洛斯这才发现他之所以坐在这里胡思乱想,完全只是因为撒加留下的一张字条,只因兴致勃勃归来却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温差太大导致他思绪混乱,大失稳健风范。
他感激地看了五号一眼,手指灵动按下了烂熟于心的号码。
他第一次打心底里感谢科技发展带来如此方便的现代通讯手段,手机接通的声音,让他莫名的心安。
手机被接起的声音,更是让他连问候都说得有些结巴,“撒、撒加,是我!”
“……我知道!”话筒里的声音,闷闷的。
“你在哪里?我回来了,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五号有些无奈地看着话已经说得颠三倒四的艾俄洛斯,敏感地的像系统似乎捕捉到了什么,转过机械眼,艾俄洛斯的手机里已经清晰地传来指示:
“还不快来开门!”
五号的视觉,艾俄洛斯的听觉很显然都没能消化刚刚传达到大脑的命令,于是,发令者不得不重申了一遍,他的指示:
快过来开门,我忘了带钥匙!!!!!!!!

 

Faith于2006-08-05 02:38 发表于朝花夕拾。
悠然小筑关闭,故于此留档!


  发表于  2008-09-16 22:3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