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读书
时间:2008-05-08

近日与人说起,说是听《崇拜》听得发疯。

被说,是否是被歌唱到了伤心处,有了共鸣。

我仔细寻思,大概是最近在读纳兰有关。

其实是在读安意如,看她品纳兰。

纳兰的词,我没有通篇读过,能够记住的,也是寥寥几句。我认为乍看纳兰的词,通篇可能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但往往其中只那么只字片语,一个句子,就惊才绝艳到直摄心魂。

有的时候,很羡慕古人,有这般浪漫而细腻的情怀。

我们之所以对爱情如此憧憬,也是因为古来多少人,写下了无数动人的词句,令我们也不禁想要去品尝那被歌颂被书写的情怀,也想要去相信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也想要去体会结发同心的深情,可是,时代的飞速发展,令人的心和情也进入了飞速的时代。

电的出现,令我们常常忘记明月晨星,抬起头也多是钢筋水泥砌好的一片天空,更无法体会到古人对月高歌,和星共醉的情怀。 谁还记得“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放眼当今,有谁还识得赌书消得泼茶香的情趣,结了婚,大多一人一台电脑,又或是一人电脑一人电视,大家各自为政。

再有谁,还愿意为心爱的人,临窗画眉?
曾记得当年赵敏选了张无忌,就是挑上他这份细腻,而我们现在,大概只能自己对镜理红妆了。

最最羡慕,还是那些古来的诗词,沉淀千百年,依旧不变昔日沉香,萦绕世间,历经时光与历史的洗礼也不曾褪去那些千年的情怀,读来还是唇齿留香,不忍释卷。现在,又还有谁能写出这般细腻的文字,只用最简洁却又最华美的词句来抒情遣怀。

所以,时代和生活教会我们成长,也让我们失去了这份细腻。


  发表于  2008-05-08 22:2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