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爱情,到底有没有期限?
时间:2008-04-05

近日,看了南康的两篇文字《浮生六记》和《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看完了以后才发现,这两篇文字竟然是对立的两个世界,浮生里他们相亲相爱,等你里他们各自殊途。

南康的文字很淡,很静,没有激烈动情的华丽文字,却往往在淡与静中戳中人的软肋,不禁潸然泪下。

因为文字的独立,看过浮生再来看等你,会特别的难受,爱情的来与去,尽在两篇文字里。

稍微摘了几句令我感动的文字,不知道为什么摘,刚才在QQ上还跟朋友说,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痴情的人,跟他们比起来,我简直是无情。

“曾经近于绝望地把握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为了以后自己还有可堪回忆的资本。那时不敢奢想“天长地久”,幸福得想在高潮那一刻死去。
  生活不会总是一番风顺,我们都很平凡,也像平凡人那样地过着日子,吵架、冷战、温馨、关怀,无论发生了什么,只要两个人有一起努力的决心,就敢于走下去。
  常常想起张爱玲的话,用在我们身上也很合适。
  他不过是一个不过的男子,我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人,或许,在这个世界上,仍旧没有我们这类人的容身之处。
  可是,总该有地方能容得下两个平凡的男人。”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实在是最悲哀的一首诗,生与死与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可是我们偏要说:“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一生一世也不分开。”好像我们做得了主似的。
   ——张爱玲”

“我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更加热切地盼望他能幸福,只是,想起这幸福没有我的份,还是会非常的难过。”

“所以很多时候,不是愿意等下去,而是不得不等下去——知道能让自己这样喜欢着的人,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第二个了”

如果我会抽烟,真觉得看这些文字的时候,只适合抽一根烟,看烟在文字间一点点升腾,一点点消失……

这种时候不想多说他离去是否值得,看了很多关于他的悼念文,说实话,真的,对于离去的人来说是解脱,可是被留下的人,恐怕真的是苦。

很多论坛里关于南康的帖子都被顶了出来,浮生和等你,被人一遍又一遍的怀念,怅然间,斯人已去,我们徒唏嘘。
这个生在辽宁长在内蒙的痴情人,看帖子,其实与我同龄,甚至还比我小二十来天,可是,他却已经随着湘江水飘然远去,真的是令人惋惜。

正好,QQ音乐里传来钟情多年的歌:

说我悠悠的路风声水影千百种
昨日喧嚣的繁花低了头也是传说
同行的人先走后来的人揣测
惟一确定的说法我来过
不说悲不说愁
一生故事独自守
而细微心事处
在岁月里淹没
不辨情不辨忧
往事累累沉不动
而柔情曲折处
有心的人会懂

听着,胡思乱想着,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是不是苛求?

爱情,千百年来,魔了多少人,苦了多少人,为何还是亘古不变的永恒话题?

想起朗今天与我说的一番话来,“人敏感不怕,关键是还看不开”,朗这孩子,真是聪敏得惊人,每每都能说出让我心折的话来。

叹气,莫名其妙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打住了!

我还是去做我又腐又宅的鱼干女去吧><

把这首《传说》送给南康,原他一路走好!


  发表于  2008-04-05 10:16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就在前两天,还在群里感慨南康去世一事.28岁,湘江
清明时节,搭老公的地方,祝他一路走好~
()   发表于   2008-04-05 14:23:28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