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谁许一生悠然(番外之前世今生)
时间:2008-03-29

前世今生


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收集棒棒糖的嗜好的呢?
明明是去超市买些店里的必需品,却大包小包带回来一堆各色各样的棒棒糖。望了望一起放着猫粮的口袋,自觉将某只大猫也归到了宠物一类后,叶云生在微风徐徐尚算不得炎热的午后,颇有些自暴自弃的推开了悠然小筑的大门。
下午的悠然小筑不常有人,基本都是一些熟面孔,不过,今天正值周末,光线好的落地窗边零星散坐了些学生,闲适地或看书或聊天,到也算得上是一片悠然景象。
只是他这一进门,立刻就有人迫不及待得迎了过来,“叶老板,莫寻欢呢?”
“是呀是呀,已经两天不见他了!”
“……”
又来了,叶云生努力压下自己冲着天花板翻白眼的冲动,耐着性子一边向这些莫寻欢的FANS解释莫大老板失踪的原因,一边往柜台里面走,好容易才进得柜台将一堆重物放下喘口气,就听一声哀怨的叹息,“人家今天才有空,巴望着今天来见他,谁知道……”
寻声望过去,娇柔的容貌,面带怨尤,着实我见尤怜,叶云生不禁暗叹,唉,如此美人,怎么就会看上莫寻欢那家伙呢。
正想出声安慰美人几句,那厢却已有人放话,“小玲,听你说得天花乱坠的,害我翘课来看莫寻欢,真是的,连店都不来照应的人,我看不外是个银枪蜡烛头罢了!”
这话一出,叶云生只觉额角一跳,“这位小姐,在还没有认识别人之前,请不要妄自给别人下定语,更不应该侮辱别人,要知道侮辱别人也正是侮辱自己,本店不欢迎这样没有礼貌的客人,以后还请谢绝光临本店!”
叶云生平日里多是笑脸迎人,他的笑容也算得上是悠然小筑的一块响当当的招牌,大家都是第一次见他这般沉下脸来训斥人,店内顿时连一根针落下来都听得分明的安静。
被斥责的那位,更是脸上一阵青白,咬紧牙却又拿不出什么话来驳回去,只得恨恨地跺脚甩手而去,“砰”的摔门声,在青天白日里更是震耳发馈。
这时叶云生也顺势收了气势,一脸歉意的笑容,“瞧我一时没了分寸,惊扰大家,真是对不住,今天的茶钱全免,算我给大家赔礼。”说罢深深一鞠躬,诚意十足,立刻缓解了店内的气氛,乖巧的小弟则适时的打开音乐,流畅的钢琴曲倾泻出来,很快就让大家忘记了那段短暂的不愉快。


“你还是老样子啊,别人一说莫寻欢不好,你就生气!”还来不及舒一口气,就有人在一旁颇有些幸灾乐祸地取笑过来,云生定睛一看来人,脸上的笑容不禁又苦了几分,他心烦地耙耙头发,“潘总,您不在您豪华的办公室里忙您的公事,到我这犄角旮旯的小店有何贵干?”
那人似乎特别中意看叶云生这般苦恼,悠哉悠哉走到他面前伸拳作势锤了他一记,“谁让你家大猫拐跑了我家小猫,我来讨债的!”
容貌清俊的男子,衣着随性却极具品位,休闲中不失优雅,一脸掩不住的笑意,让叶云生更是无力。
“管不好你家小猫,还来赖我,潘白华,你还真有出息!”
“嘿嘿,当然没有你有出息,刚才那架势,连我都被煞到!”
叶云生自己平日里也常常被莫寻欢气得跳脚,早已不知赌咒埋怨了这小子多少次了,说来也奇怪,每次听到别人说莫寻欢不是时,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俨然一副看谁敢说我家小孩不好的护短老母鸡模样。再被这个叫做潘白华的男子一调侃,云生恼羞成怒忍不住狠狠瞪了好几眼,却又一下子被他的下一句给呛了回去。“我说,你该不是特地摆出那副姿态出来引诱小妹妹的吧!”
“潘白华你少说一句话,没人会当你是哑巴!”见云生气得狠了,潘白华也就笑笑饶了他去,晃了晃手里的空杯子,“少说话可以,总得拿点东西来收买我吧!”
又被狠狠瞪了两眼,才见叶云生气呼呼地打开放茶叶的柜子。
“我知道你上次从印度带了好茶叶回来!”
“……………………”莫寻欢你这叛徒,在心里再次咬牙切齿将那个名字咒了好多遍,叶云生才慢吞吞地将藏在柜子深处的茶叶小心翼翼地取了出来。


**********************************
而远在郊外的某个人,则突发性地连打了数个喷嚏。
“小莫,你身子骨什么时候差到连大夏天都会感冒的?”穿着淡黄色T恤的青年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晃悠着,“下回得好好教育一下叶子,宠物可不能这么养!”
“于清明,我看你还是省点力气应付你们家潘大少爷吧,而且,我再重申一次,我们家饲主可是我,叶子才是被养的那个!”
“恩恩,我知道,你们~~~家~~~~~~~~~~~”
………………
刻意拖长的“家”字,超级没营养的对话在晴朗的天日下,伴随着微风白云一树碧玉,有一搭没一搭地继续着;
莫寻欢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草地上,清明歪着头靠在秋千上看他,“小莫,你相不相信前世今生?”


**************************************
“小叶,你相信前世今生么?”
迫不得已被敲诈了好茶,于是拼命专心致志调制新口味咖啡来排解郁闷的叶云生努力将神志从咖啡里拉回到潘白华的身上,一向波澜不惊的他也难得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你那是什么表情?”潘白华苦笑。
“……你们公司打算办,那个,呃~~~~时尚杂志?”叶云生斟酌再三,还是选择了比较谨慎的说法。


现在市面上流行着各式各样的占卜游戏,占卜的方式多种多样,占卜的主题也越来越希奇,最最盛行的,莫过于占卜情侣之间的缘分这种。很多人,尤其是女孩子,为此不惜重金,前赴后继,只为求一个能天长地久的答案。
两耳不问窗外事的叶云生之所以知道,也是因为店里常常有小姑娘,三五成群占据着一个角落,寻寻觅觅花样百出乐此不疲,甚至据说,其中更不乏有人在占卜与莫寻欢的缘分。


“虽然我是个外行人,但在我看来这样的杂志貌似没什么前途!”作为朋友,云生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个醒,所以他非常严肃地看着潘白华,表情足够正经。
………………
………………
“小叶,谢谢你的关心,但我并不是在说工作的事情!”终于发现自己是在鸡同鸭讲的潘白华很无奈。
“啊,对不起!”很坦白承认错误的云生立刻低下头去,又专注回自己的咖啡研制。
半晌!
“……前世今生?你和清明?”
面对迟钝到这种地步的叶云生,聪颖如潘白华,也不禁有些无力的扶了扶额头。


“你们去占卜了?”
“没有!”
“那谈什么前世今生。”
“你相不相信,我们记得?”
叶云生瞪大眼睛,吃惊的眼神仿佛要将潘白华身上看出两个洞来,真正让他深感惊奇不解的,不是那些玄乎其玄的前世今生,而是究竟是什么让出了名的工作狂人潘白华露出了这样细致生动的表情?
“记得前世?”云生轻咳一声收回自己惊骇的目光,将身前的杯子向前一推,“来,先尝尝我新调的咖啡!”
“唔~~~不错,什么咖啡?”
“哥伦比亚特级配上天然蜂蜜,不错吧!”提起咖啡,云生就会抑制不住地眉飞色舞。
“恩,叫什么名字?”
“………………仲夏夜之梦!”
“哦~~~~~~很贴切!”
“恩,当然贴切,说吧,你的仲夏夜之梦!”
……………………


******************************

“前世今生?于清明,你前世不是狐狸吗?”
“莫寻欢,你皮痒了是不是?”
“…………清明,真的有前世吗?”
“恩,真的有哦!”
蓝天白云,绿草茵茵,时光在身边缓缓流淌,千年也好,万年也好,一遍又一遍长大成人,一次又一次启程远行,为的,不过是,要在千万人中,找到彼此。
“切~~~没想到潘白华连前世都是超有钱的富家子弟,真好命!”
“恩,前世都是这么的帅^_^!”
“拜托,不要在我面前犯花痴好不好!”
“嘿嘿,你在嫉妒吧,小欢欢!”

*******************************************

………………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
“喂,叶子,你找我,我来啦!”
“阿莫,你来了,很好!”
……………………
“当做之事,道义所系,虽九死未曾敢辞。”
………………………………
*******************************************

“前世需要有强大的执念,才能在今生重逢吧!”手指无意识地沿着杯沿游走,玻璃杯中轻轻荡漾开的水纹,一圈又一圈,宛如云生心底的震撼,一波又一波。
“……应该吧!”潘白华轻叹。


不知什么时候起,店里的背景音乐换成了某个女歌手的轻歌曼唱。
“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因为前世有太多太多的话不曾来得及说出口,不想归咎于命运,不想说什么爱恨情仇,只是一心一意地想着,一定一定一定要再见一面。


“那么……”专心聆听歌曲的叶云生突然一脸愤慨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潘白华不解地看过来,“怎么?”
“我上辈子一定欠了莫寻欢很多钱!”云生痛心疾首的表情,几乎让潘白华不顾形象一口喷出刚喝的咖啡。
“…………为什么?”
仿佛潘白华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云生气愤地瞪他一眼,“要不然,他为什么可以那么随心所欲花我的钱?”
…………你的钱……………
看他说得那么理所当然,敏捷擅辩如潘白华,也只能一口气喝下那杯仲夏夜之梦而无言以对。


“我说小潘……”
“恩?”
“我相信的……前世今生!”


  发表于  2008-03-29 11:1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