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谁许一生悠然(二)
时间:2008-03-29

二、儿童节


对于叶云生这样的夜猫族来说,睡懒觉是最理所当然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可是当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床头巴布豆闹钟的时针刚指向八点时,他忍不住呻吟了一下,“小欢,别闹了,让我再睡一下!”
“喵~~~~~~~~~”湿热的物体在他的脸颊上展转流连挥之不去,忍无可忍的叶云生终于抵制住睡神的诱惑,爆发了属于早晨八点的怒吼,“莫寻欢,你还让不让人睡………”最后一个“觉”字消失在一双明显被吓到立刻充满水气的琥珀色眼睛里。
原来是……咖啡!
“喵?”咖啡想要靠近来,但显然又被刚才叶云生的凶恶态度给吓到了,连叫声都是那么小心翼翼。
这样一个小可怜在眼前,叶云生天大的起床气也生不起来了,“啊哈,咖啡啊,乖,这么早叫我起床又饿了是不?”耙了耙头发,傻笑的叶云生很快缓和了咖啡的害怕,它眯着眼睛一猫腰窜过来,窝在叶云生怀里又蹭又挠。
“喵喵喵喵~~~”(我好饿啊~~~~~~~~)
“乖,我这就给你去找吃的!”叶云生一边用修长的手指梳理咖啡颈脖处安抚着咖啡的情绪,一边思考着猫粮究竟被莫寻欢收藏在哪个角落。
想着想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莫寻欢这浑身用不完的精力是从哪里来的,昨晚并不比他早睡多久,偏偏这个时候就又不见了人影,简直属于精力过剩。
难道说一岁的差距就这么大?
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立刻遭到咖啡的抗议,“喵!!!!”
立刻变讨好地笑笑,“哈哈,我又忘记猫粮在哪里了!”
“喵~~~~~~~~~~~”(饿~~~~~~~~~~~)


从外表看来,叶云生温文尔雅,笑容亲切和煦,很典型一个知书达礼的大好青年,翩翩然仿佛不可多得的新世纪好男人模样,但很不幸却是个家务白痴,除了能做些力所能及的打扫卫生外,家里的食宿全部由莫寻欢包办。
所以,这属于咖啡的猫粮,虽然莫寻欢也告诉过他几次但,他那不谙家事的脑袋却始终记不住。
不得不放下主人的架势,更加卖力地抚慰咖啡,“这不能怪我啊,要怪就怪你主人怎么不给你吃早饭就跑得不见人影呢!”
“喵:(”
“我也很饿啊,你听听,我和你一样呀!”(咕噜咕噜~~~~)


“谁和谁一样呀?”不用看都听得出是谁的声音,“除了我和咖啡,还能谁和谁!”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一听到莫寻欢的声音,叶云生的起床气就莫名地发作了起来。
“大清早的跑哪里去了,早饭呢?”把咖啡一举,一张饿得发晕的猫脸立刻呈现在莫寻欢阳光灿烂的笑容前。
“嘿嘿,小云,猜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第一次莫寻欢没有理睬楚楚可怜的咖啡,而是神神秘秘地凑到叶云生身边,很显然在怀中藏了某件宝贝!
“油条!”又饿又困的叶云生当然不会有创意的劲头,莫寻欢也一副没指望你能猜中的表情,学着云生先前举咖啡的样子,一把举起怀里的物体。“接着,礼物!!!”
“汪!!!!”
…………
…………
…………
“吐司~~~~~~~~~~~”发呆三秒钟后缓过神的叶云生欢呼着从莫寻欢手中接下了那只长耳小猎犬。
顺利交接后的莫寻欢,看叶云生欣喜若狂,一反以往必定的嘲笑作弄,只是抱着咖啡静静站在一旁,沉静的面容上竟泛着几许温柔的笑容。

话说,这名叫吐司的小狗也是有来历的。
叶云生堂堂男子汉,有一个很奇怪的嗜好,就是他没事偏爱看一些正流行的青春偶像剧,而吐司则是来自一部和闻名天下的《流星花园》同期播映的台湾本土偶像剧——《吐司男之吻》。
看完整个故事后,叶云生就常常念叨着,“啊啊~~~~~~我也想要一只像吐司一样的小狗啊!”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句话一直是叶云生的口头禅。


抱着吐司亲了又亲的云生快乐得简直就像个得到意外礼物的孩子,“噢~~~阿欢,我太高兴了,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对叶云生而言,最高的赞赏就是夸人是个好人。
“呵呵,你喜欢就好!”被云生的快乐传染,寻欢也忍不住亲了亲怀里的咖啡。
“诶,对了,这是怎么来的?”舍不得放下仍旧将吐司抱在怀里,云生渐渐从惊喜中回过神来。
“当然是买的,难道去偷啊!”莫寻欢好容易才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多少钱?”
“嘿嘿!”莫寻欢笑眯眯伸出食指。
“十元?”
他笑着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嘛。”
“一百?”
他笑得越发天真。
“一千?”
云生的脸不禁黑了几分,而寻欢的笑容却更加憨甜起来。
“……一万?”
看着莫寻欢点了点头,一脸接近无邪的笑容时,叶云生再也忍不住跳了起来,“你你你……”
“云生,难道你不喜欢?” 莫寻欢眨眨眼睛,一脸不解。
“喜欢是喜欢,但也不能纵容你乱花钱!”叶云生俨然一副义正严词的凛然模样。
“喜欢就好啊,管他多少钱,再说我花我自己的钱,你急什么呀,而且我昨天赚了那么多钱,不过花了九牛之一毛,至于么,你!”
“我……”
“我什么我,今天是我的大日子,你可别坏我兴致!”莫寻欢瞪他。
“大日子?”
“嘿嘿,小云,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眨巴了几下眼睛,叶云生很老实地回答,“忘了!”
给他一个“就知道你忘了”的鄙视眼神,莫寻欢随即又换上了一副天真的笑容,“今天是儿童节,你要陪我过儿童节!”
“啊~~~~~~~~~~~~~~~~”叶云生惨叫一声,“关店一天,我们会损失惨重!”
“叶云生你脑袋里除了钱还有什么?”
“还是钱!”
“叶云生你这个守财奴!”
“我就是拜金!”叶云生毫不退让地坚守,一脸你能奈我何的决然。
“我已经送了你儿童节礼物,你一定得陪我过!”莫寻欢眼珠一转,指指叶云生一直抱着没舍得放下的吐司,得意洋洋地等着叶云生自愿俯首。
“唉……”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拿人手短,叶云生不得不乖乖缴械投降。
“你说好儿童节送我棒棒糖的!”
“是~~~是~~~~~还附送两只气球行不行,大少爷!”
“哟嘻~~~~~~~~~~”


两个人一边打打闹闹,一边给咖啡和吐司洗了个澡,吃饱喝足。
说来也奇怪,都说猫狗是天敌,势不两立,咖啡和吐司两个小家伙,却仿佛一见如故,各自互相打量着,也不撕打,你戳一下,我挠一下,很快就混得跟猫兄狗弟似的,开心得打成一片。
料理完两只宠物,两人也梳洗了一番走出门去,门外天高云淡,一片阳光明媚。
莫寻欢依旧穿着他的标志性格子衬衣,叶云生则一贯保持着他的白衬衣牛仔裤。


在悠然小筑门前理直气壮挂上“儿童节,休业庆祝!”的牌子后,莫寻欢拍拍手心满意足地看着仍旧一脸不甘心的叶云生,“OK,向儿童乐园出发~~~~~~~~~”
与兴高采烈的莫寻欢相比,叶云生显得有些垂头丧气,内心里一直盘算着一年一度,难得的节日营业额应当是平日里的多少倍,心不在焉地朝前走去。


“云生!”那人在身后唤他。
“恩?”他也不回头自顾自朝前走着。
“儿童节快乐!”
“?”身形滞住,他诧异地转过身来,上午明亮的阳光柔和地洒在那人的眉间,唇角,天地之间忽然很安静,他看他朝着自己微笑,听见他说,“云生,儿童节快乐!”
温暖的声音化作神奇的字符轻柔敲打在心间留下永久的印记。
多年以后,他仍然记得这个温暖的问候,一字一句,清晰分明言犹在耳。
那时,他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初夏的知了不知何时起已经开始鸣唱,“知了~~~知了~~~~~~~~~”
阳光、微风,知了声声。
远远地,他定定看住他,半晌伸出手去,“接着,你的棒棒糖!”


  发表于  2008-03-29 11:1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