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谁许一生悠然(一)
时间:2008-03-29

一、悠然小筑


“云生,小欢呢?”
“天哪,云生,你又欺负阿欢啦?”
“你看你,又把小欢气走了!”
……
………………
最难消受美人恩,叶云生总算是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他摸了摸自己已经僵硬的脸,嘴角连一丝笑容都挤不出来了,为什么这群人都认为莫寻欢今天一天的休息非得和他叶云生搭上界呢?
“他只是出去玩了,明天就回来!”
“我没有骗你们!”
“我发誓!”
…………
…………
最后,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嘴角,“我说,还让不让我做生意?”从不发火,以好脾气闻名的叶大老板脸色铁青,额角青筋隐隐。
叶云生发火了!!!
顿时,鸦雀无声,作鸟兽散。
叶云生无可奈何地长叹一声,看看迅速散坐在各处的女孩子,莫寻欢这小子哪来那么大的魅力,能倾倒如许多的芳心。
好歹他叶云生也是一表人材,不可多得的好好先生,怎么就没有明眸垂青呢?


既生云何生欢,是叶云生对莫寻欢一直以来的怨念。他们同桌吃饭,同室而居,还共同拥有一家不大不小的店面,一起做着不红不火的生意。
小店,名叫悠然小筑。
白天供应茗茶咖啡与点心,晚上则会随着主人的心情,提供一些特别的酒水,根据非常荣幸喝到过这些特制酒水的人说,喝过后顿觉心胸开阔,畅然忘忧。
来悠然的客人也不多,都是熟客,多是冲着叶云生煮的咖啡,莫寻欢泡的茶而来;当然其中也不乏冲着莫寻欢这个人而来的人。
就象刚才那样的声势,只不过因为今天莫大老板不曾出现在店里,就引起了这样的骚动,这让叶云生暗自恨得牙痒痒,这小子平时里没事就喜欢拈花惹草,到处惹麻烦,哼,晚上回来非得狠狠刮一笔佣金不可。


没错,叶云生和莫寻欢还有另一种身份,就是偶尔会替一些供得起大价钱的人处理一些麻烦的人和麻烦的事。
今天,莫寻欢正是去为城里一个大人物除去一个再也不想看见的人。
对于小欢的身手,云生从来都不担心,薄如羽翼的短刀只要轻轻在脖子上一划,顷刻就完事儿。
算上来回车程,不出半个小时,这小子就该回来了吧。
云生微笑着递给打工的小弟一杯维也纳咖啡,心里盘算着这次该有一大笔入帐了吧。这种生意上的往来,向来都是他抽三成佣金,其他七成归莫寻欢。
自从和莫寻欢搭档以来,他就很少出手,因为他懒,能不动就不动,赖在店里收集情报和各方信息,就是懒得去舒散筋骨。
而莫寻欢天生就是安定不下来的主,成天上窜下跳,叶云生认为,让他去动手,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


“今天得记得跟他提四成!”云生的心情不禁好了几分。
“什么四成?”
“诶?”一抬眼,就看到一张笑得天真无邪的脸,“你回来啦!”
“嘿嘿,小云,你刚才在念叨什么,莫不是本公子才离开这么一小会儿就耐不住在想我了么?”
叶云生正眼也不瞧那张凑过来的嬉皮笑脸,专心地洗着手里的杯子,“我在说,今天得记得抽你四成的佣金!”
“为什么?”莫寻欢不禁瞪大了眼恶狠狠地看过来,“一向说好你三我七的,凭什么?”
叶云生丝毫不把那凶恶的眼神放在眼里,随手一指,“你看!”
随即已经有声浪卷来,“啊~~~小欢,你回来啦~~~~~~~~”
“下次得控制女孩子入店的人数!”叶云生抹了抹手,“今天我替你应付了整半天,所以提高一成佣金,并且提前收工,你关店时记得检查门窗!”
“叶云生,这点小事你都要跟我计较!”
“我已经给你优惠了,六个小时,只提你一成!”
“你这是剥削,我抗议!”
“抗议无效!”
“你你你……满身铜臭,就知道钱!!!!”
“我拜金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拜拜!”
“叶云生~~~~~~~~~~~~~~~~”
叶云生头也不回地摆摆手,不再理会埋在美人堆里莫寻欢微弱的抗议,抓起风衣潇洒地走出店去。


夜色尚且不算深沉,十一二点的街道上仍然有着不少酷爱夜色的族群。
暮春的风在夜晚徐徐地吹着,稍稍吹乱了云生及耳的碎发,但丝毫没有影响他现在的心情,小小的报复让他有一点恶意的快乐,随便想象了一下某人现在的惨状让他莫名又高兴了几分。
看看时间,今天的报酬应该到帐了。
随意找了一家网吧,登陆到网上银行查询了专用的帐户,六位数的进帐让他的心情更是畅快了许多,按照分成比例云生快速将帐款分别划至他和莫寻欢的私人帐户,当然帐户的名字也不可能是他叶云生和莫寻欢的真实姓名。
走出网吧的时候已经接近半夜两点,这个时候莫寻欢应该乖乖关店回到家了。


轻手轻脚打开门,不出意料地在本该属于他的床上看到了莫寻欢的身影。
侵略者很明显已经睡了,清秀细致的五官此刻没有了白日里的活泼没正经,安安静静以一种很乖巧的方式蜷据着床的二分之一,看起来更加单薄,简直还是一个瘦弱的少年,和二十四岁的杀手形象完全搭不上界。而在他的怀里,他的宠物猫咖啡居然也是同样的姿势蜷缩在他手臂与身体中间。
远远看去,就象一大一小两只猫窝在床上。
“真是的,说过多少次,不许睡在我的床上!”嘴上虽然这样念叨着,一张薄被却从叶云生的手中轻柔地落在了大小猫的身上。
“啊啊,早知道应该再多提一成的!”早已经习惯只睡半张床的人无限怨念地进入了梦乡……


  发表于  2008-03-29 11:16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