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爱情的结局
时间:2008-03-01

我发现,到了这样的深夜,我才能安静的坐下来,读一读书。

读古诗词,也需要如此安静的时刻,我的电脑里反复在放一首曲子,钢琴曲在如此深夜里轻轻浮动在我房间的空气里,伴随着古典的文学,一起散发出沁人的芳香。

古诗词,很多很多都是用尽笔墨在描写爱情。

描写爱情的模样,描写爱情的惊心动魄,描写爱情的壮烈美丽。

所以,很多很多时候,我们眼里的爱情,始终是一个华美的表象,它们馨香扑鼻,令人充满幻想。

可是,很少很少有人写,爱情的结局。

也许是我看到的不幸太多,看到的幸福太少,或者说不幸让人泪流满面,但幸福也最多一笑而过。

今天读《华山畿》、读《越人歌》。

华山畿!
君既为侬死,
独生为谁施?
欢若见怜时,
棺木为侬开!

《越人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嫌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些沉淀在中国古典文学中最简练却又直白的文字,一遍又一遍的在描述爱情之美,描述人们对于爱情的奋不顾身,以及飞蛾扑火。

为了报答一片真心,所以为君盛装而出,扑棺而入,只为知君情深不易。

碧水泱泱,为君长歌,只为心悦君兮君不知。

如此情深,如此情切,至今我们仍感同身受,所以我们依旧前赴后继地扑向爱情。

可是,真的真的不愿再看见那一张张被深深伤害过后,充满疲惫而且绝望的红颜。

曾经,爱情在她们面前是一张精美完整的画皮,可惜抵不过时间的那么一丁点流逝,爱情就成了相架上,回忆里痛彻心扉的一道封印。

面对这样的深情,何以为报?

最让我感动的,是苏武出使之前留给妻子的那首诗: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他们生离,他在塞外苦苦支撑,莫不是这一句的一点信念?

有多少男人能如此呢?

就象《华山畿》里写的那样,若是女子先死了,那男子可会扑棺而入?

每次,我总忍不住想要劝朋友离婚的时候,最最害怕看她们苦笑的模样,她们总说,若早知是这样……,没有用的,没有人知道今后是怎样,若早知是这样,世界上又哪来那么多爱情故事,又哪来那么多伤心人?

恨,这个词,被用得很广泛,但实际上,恨只是一种很容易的情绪。

沉淀在我们眼前心上的恨,只是很简单,只因被伤害了,所以恨。

解恨的方式,其实也很简单,只用那么一口,咬断对方的喉咙,啖肉饮血,这是最至情至性的恨。

但是,很多时候,恨男人,恨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但到最后,不得不承认,我们得恨自己。

因为我们的软弱,因为我们的依赖,到最后,我们除了恨,什么都不能做。

不能杀人,更不可能啖肉饮血,甚至还要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往肚里吞不算,还要佯装笑容,做给世界看,我们很幸福。

但是,可以很清楚的是,眼睛是绝望的,没有幸福的光芒,没有爱情的绚烂,一片死灰,只因心已死,再无力去谈爱,那一点点的火焰,是余下来的恨,足够支持活下去的一点点力量。

世界大,生命长,虽然不止与你分享,但绝不会感激你赠我空欢喜,那些曾经有过的海誓山盟,花前月下,都是镜花水月,稍稍一点波澜,就会瓦解得支离破碎。

所以,什么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什么心悦君兮,都是惘然。

今夕何夕,一切都敌不过岁月的痕迹,红颜易老,深情不易,可惜无人珍惜。

所以,恨不能一夜之间白头,只为害怕失去你,失去爱情。

所以所以,很想问一句,如果她真的离去,你是否会因为我们曾经的爱情而“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爱情的模样,始终是我眼底的海市蜃楼,我徒然望着她们义无返顾地飞扑而去,无能为力。


  发表于  2008-03-01 00:1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我们这一代人受了前人的荼毒,把爱情想得太美,太虚幻,脱离了现实。所以爱情的结局都只有失望。
素心 ()   发表于   2008-03-02 07:14:55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