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入戏太深
时间:2005-11-01

我在看《夜奔》,下在机器里好久了,一直都不曾拿出来看。

大概是对它冀望甚高,所以有那么一点害怕会失望。

今天也只是很顺手的点开,并非真的很有看的欲望,我对自己说,如果看了开头就很喜欢,那么我今天就看下去。

果然,一出好戏是从开头就不会让人失望的。

只是,仅仅是一段开头,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忧伤,从里面漫了出来。

画面里,异国他乡的午后咖啡屋,鹤发鸡皮的老人,斜斜倚在透明的玻璃窗边,仿佛静静地入睡了。又或者是在医院安静的诊疗室里,一步一步跑在测量仪上,仿佛很专心地在接受治疗。

但,他的思绪早就已经不在此时此地,与现实不断交替的,是斑驳陆离的声响与回忆。

是什么让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仍然这样清晰的回忆,甚至连那个早已被淹没在荒烟蔓草里的信笺上的字句,都仿佛只是昨天写下的。

在文学上,我们称之为刻骨铭心。

林冲,我想早已不需要去区分,这个林冲到底是戏里的林冲,还是戏外的林冲,不管戏里戏外,他都叫林冲,不管戏里戏外,他都是林冲。

这个演员,很沉默,我看了开头三十几分钟,除了唱戏时,他几乎不曾说过一句完整的话。

少东第一次看到林冲,不,应该是听到林冲时,他说,那里只有林冲。

英儿问,我始终想知道当你的眼睛触到林冲的那一刹那,到底看到了什么?

少东说,我能听到他胸口那种抑郁和悲愤,那是千军万马化做一滴男儿泪,那是暗夜孤身被弃置在荒野里的悲凉,我能懂,空荡荡的台上,连一块简单的布景都没有,但那是一个世界,随着他的肢体,他的眼神,我象被催眠一样,接受一切他给我的想象,山路、庙门、月冷星稀的寒夜……

戏台上,林冲一个人在那里舞动,演绎属于他的林冲。

那一刻,少东对林冲,一见钟情。

那么现实呢?

出场不多,说话不多的戏班大师兄林冲,在他沉默恭顺的外表下,那被苦苦压抑的悲愤与不甘,现实的残酷与阴冷,面对侮辱亵玩却不得不屈服的无奈,从他那寡言的表象里伸展了出来,笼罩在他的周围,使他模糊了自己与戏里那个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林冲的界限,他就是林冲,林冲就是他。

爱情是永远被歌颂的主题,但爱情却有着不同的演绎与结局,这样的故事,尚未开始,就已注定无法笑着看到最后。

Love is a river  that drowns the tender seed 

 Love is a razor  that leaves your soul to bleed 

黄磊的少东演得很出色,他看着林冲的眼神很专注,他不懂戏,所以他不是在听戏,而是在听那个叫林冲的灵魂。

而那个灵魂寄居的躯壳,捂着胸口,告诉他,我这儿,记着你!

隔着薄薄幕帘相扣的五指,影子对着影子倾诉的爱情,沉重而虚幻。

对于少东,他始终记得那个大雪的夜晚,当他一个背转身,他与林冲,既是生离,又是死别。

为了这个转身,他终其后半生追悔,英儿告诉他,答案必须要自己找寻,纽约的公寓里,少东一个人泪流满面,不再压抑的哭声里,他说他找不到,找不到他想要的答案。

他只是,始终梦见自己在那个雪夜奔跑,或者是在医院里见林冲最后一面,握着他的手,对他诉说爱情。

我认为导演最终是仁慈的,至少他让林冲回到了少东的身边,哪怕,只是骨灰。

林冲,这个连中文都不认识的男人,是什么让他鼓起勇气踏上了开往美国的船只,是什么让他在命运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挠下,辗转欧洲,走过战争,最终仍然支持着他去美国?

少东说,那三块墓碑下躺着的,一个是我的妻子,一个是我的爱人。

在暗夜里肆意哭泣着的少东,和紧紧被他握在手中的小小骨灰罐,你看,林冲,他在为你哭泣,他始终在为那个转身追悔,他用余下的一生,在补偿他想要给你的爱。

故事里,有一个不可不提的人物,那就是黄子雷。这个纨绔的富家二世祖,明明应该是个被讨厌的人,但我却无法讨厌他,对于任性地只想把想要的人拴在自己身边的人,我从来无法真正讨厌。

在世人的眼里,大约黄少爷之于林冲,只是一个少爷对戏子的亵玩,我承认我开始也是这样看的,可是在林冲和少东夜奔的那个雪夜,空荡荡的戏台下执着坐着的黄子雷,他的眼里有泪,那个刹那,我想,这难道不也是爱情的一种么?

最后被林冲照顾着的那个落魄潦倒半残疾的黄子雷,临终前抓着林冲的手,想要说的话,我没有听清楚,那混沌含糊的语音里,似乎是在想要倾诉一个字,我猜想,那是爱。

夜奔,在漆黑的长路上,只有黑暗,以及被全世界抛弃的孤独。

林冲两次奔走在那条黑暗的长路上,他没有家,通往幸福的路太遥远,在那个杀人后夜奔的长路上,他到底在想什么?

少东?还是爱情?亦或是这个人世?

还是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要再见少东一面?


  发表于  2005-11-01 20:4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沉默,也许是爱,最深沉的倾诉。
因为爱,即使是只剩下骨灰,千山万水,也要回到你的身边。
Faith (http://myfaith.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11-04 18:00:13

今天在蜗蜗那里又看到了关于《夜奔》的一些评说,很喜欢最后蜗蜗评点为什么林冲那么执意去寻找少东,她说:
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也许不是负心,而是瞻前顾后太多了,或是不够用心,力不从心。那些大字不识一个,戏文背得烂熟的戏子,却学得更纯粹的奋不顾身,搏命相随。学得情义、学得肝胆、学得血气,学得知恩图报,学得从一而终。

短短几句,直扣我心弦。
Faith (http://myfaith.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8-24 20:20:24

我觉得《夜奔》说有多出色是谈不上的,但看完有一种想哭但是哭不出来的感觉,大概就是哀而不伤吧!
F ()   发表于   2005-11-10 12:02:40

以前也看过《夜奔》的评论,不如今天看你的仔细.
misao (http://yea.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11-09 22:40:51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