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念亲恩
时间:2005-08-28

长这么大了,一直有个坏毛病改不了。

有事没事,总希望自己生场病。为什么呢?似乎这样就有了理由再向父母撒娇|||

我知道我是个坏孩子,但我到了二十多岁的年纪,仍然戒不了这个坏毛病。

前天晚上,没来由地心跳突然过速,一分钟一百多跳,到没什么特别难受,只觉得心扑通扑通,于是跑出去跟妈妈说,妈妈一测脸色顿变,连忙拉我去量血压,虽然在正常值以内,但已经偏低。

妈妈说,还是去医院做一下心电图吧,嘴唇都发紫了。

我立刻苦了脸,我讨厌去医院,到不是讳疾忌医,只是觉得并不难受,没必要去医院吧,而且已经九十点钟了。

爸爸看看,说,不如吃根棒冰吧!(不知道老爹的这个理论是从哪里学来的,又不是妙妙,能把心都冻停的)于是,吃冰棍。

很冷,越吃越冷,简直快打哆嗦。

妈妈想,该不会是发热吧?摸头,没有啦。

结果,妈妈怒了,都是你一天到晚都趴在电脑上,跟你说了多少次,电脑对人体有害,就是不听。

太上皇发怒,偶只得乖乖关了电脑,安慰妈妈说,没关系没关系,我这就去睡觉,睡一觉就好了。

临睡,妈妈说,有什么就喊我们,晚上听不到的话,就打电话。

泪,当时觉得妈妈要是再摸一摸我的头,我就要象一只小狗一样摇尾巴了,好幸福。

不知怎地,很难睡着。翻来覆去,耳膜里总是传来心跳的声音,沉重的,扑通扑通。戴上耳机听MP3里的DRAMA都无济于事。

模糊地睡着也很快就醒了,怎么睡都不舒服,头突然炸裂般的疼痛,我向来有偏头疼,疼起来简直去掉半条命,而居然在这个时候发作。

是不是真的该去医院看一看?

夜已经深了,不想把父母再拖起来,于是自我安慰,没关系,睡着就好了。

又是迷糊地睡着,平躺着睡,觉得心跳特别重,侧着睡,顿觉恶心。

从床上跳起来,冲进卫生间,吐了一阵子,再爬回床上;但没多久只要侧过来就恶心,不得不来回往返了好几次,几乎都准备搬个小凳子坐在卫生间里了|||

直到胃里什么都吐不出来了,挤了一把热毛巾敷在额上,才稍微好受些。

家里很黑,只得窗外透进来些许灯光。

心依旧跳得很快很重,忽然没来由地恐惧起来,不得不承认我也是胆小怕死的,黑沉沉的夜里,想,要是我就这么闭上眼睛说不定就再也醒不来了呢?

惊得自己一身冷汗,竟吓得有些不敢合眼。但头又很疼,毛巾的热度开始退去,沉入睡眠的前夕,还在想,早知道就去医院了:(

其实到不是真的害怕自己死了怎么办,想得更多的是,如果这个时候,我亲爱的爸爸妈妈失去我,他们会怎样。

朗说她只身在外,妈妈很不放心,又知道她不想让他们担心,所以只得展转从相熟的朋友那里打听她的近况。

听到此处,难免心酸,跟她说,没事的话,也常常打个电话回去报平安吧。

很多话堆积在心里是说不出口的羞涩,中国人终究是内敛的,不可能象外国人一样,每天说着我爱你来表达,对于深沉的情感,我们更致力于行动。

所以,亲爱的小孩们,请每天多爱你们的双亲一点。


  发表于  2005-08-28 12:23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