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读书笔记——年纪大了一点
时间:2005-07-31

因为年纪大了一点,所以才开始懂得一些书,懂得一些人物与情感;

手边是刚看完的《樱花树下》,说起渡边淳一,很多人都会想起《失乐园》,我看《失乐园》时,正在上大学,从图书馆兴致勃勃捧回来,看了不到五页,就看不下去了,几乎是整页整页的情色描写,让我大皱眉头,匆匆就还了回去。

而起意买《樱花树下》完全是因为书的名字,到手后一看就舍不得放了,不得不说,这是一本美丽的书!名字美,各个篇章的名字也美,里面的描写也非常美,一直都有一种清风中花吹雪的感觉。

但故事其实是一点都不美的。

这是关于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的故事,他与故事中的两个女人对有很深的关系,而这两个女人却是一对母女。

如果这本书是在我看《失乐园》的时候看,我一定不会看完,因为无法理解。而现在,我在看这本书的时候,书里人物的想法与做法虽无法认同,但却完全能够理解了。

尤其是凉子。

大约是年龄相当的缘故,对于凉子的作为与思想,我感同身受。她对于游佐的爱慕,对于菊乃的叛逆,仿佛换成我也可能这样做般地被理解了。

象我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对于年长的男性总是有着莫名的依赖与信任,因为年纪的缘故,这些个男人,比起与我们同龄的男生来,要多了几分成熟的气质与沧桑的经验,使得他们看起来十分值得信赖。所以,凉子对于母亲的情人——游佐,大约也是这样的情感。

我有位女友,也一直依恋着一位比她年长十四岁的男性,虽然说男子是离婚的单身汉,但在毕竟大了太多岁数,无数人劝说她离开,她自己也痛苦地想要放手,但几经辗转踌躇,仍是留恋着舍不得放手,她说,“有了他,其他年轻的男子都看不上眼了!”

再来说凉子,一来是对于年长男性的仰慕,二来大约是来自对于母亲的叛逆。从小就拿来与母亲比较,对任何人来说都说不上是件开心的事吧,尤其是美丽出色的母亲,凉子常常被人说很象母亲,但我相信她的心里是不这样想的,不甘心只是象母亲吧。

与游佐的感情,是游佐的确有着成熟男人的优雅风范与得体的应对,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刺激,背叛了母亲,抢到了母亲的情人,这样的刺激可以说不是那么容易抗拒的。也许有人会批判凉子这样有悖道理伦理,但要理解这样的想法也不算太难。

其实,我有的时候会想,凉子抢走母亲的,也不过是母亲从另一个女人身边抢来的男人,十分公平。所以对于菊乃在很大程度上是没有同情的,虽然看到她备受折磨也很难过,但我并不同情她,因为在道德上,她不能说是个受害者,她也是从游佐的妻子那边夺走了人家丈夫的感情,说是报应也不为过。

我更欣赏的是菊乃的坚强,她以一个女人的敏锐察觉到了女儿与自己情人之间的暧昧,但她没有般歇斯底里地发作,没有质问,只是不断地折磨自己,偶尔也折磨女儿和情人,言语带讽,但对于这样小小的任性,我也无从指责。

菊乃对游佐是用了很深的感情的,从东京分店的成立就可以看出来,如果不是因为游佐在东京,菊乃大概也下不了决心在东京开料亭的分店,女人是感情用事的,她所做的这一切无非是想离自己所爱的人,近一些,再近一些。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她所作的一切,到最后,只能用来成全女儿的感情。

如果这一切要怪,只能怪游佐,这个已经有家庭的成功商人,是家庭与婚姻的叛徒,背弃了家庭与婚姻,在京都与另一个女人有私情,却又在多年后,背弃了这个情人,而和她的女儿在一起。

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一点都没错;男人因性而爱,女人因爱而性,在游佐与凉子身上得到了完美体现;游佐在与凉子发生关系前,对凉子的认识大约只停留在菊乃女儿这个层面上,但是一旦发生了关系,他开始认识到凉子也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比菊乃更加年轻美丽的女人,更甚至是个将第一次交付给他的女人,这让他很满足也很得意,所以他对凉子说“我爱你”,而凉子如果不是因为喜欢游佐是绝不会将自己的贞操轻易就交给他的,这也是女人与男人最大的不同。

我不想在道德上抓住游佐不放,随着年纪与阅历的增加,对于社会道德沦丧这一风潮我已不想再多说,不知道人们有没有发现,身边很多的悲剧正是来自道德的沦丧与所谓的开放。

所以我不想说,如果游佐多了道德的约束,是不是就不会和菊乃与凉子发生关系,也就不会导致最后的悲剧?因为情感的唆使,这个男人使得三个女人都痛苦,他的妻子,他的情人,他的情人的女儿,甚至可以说,他的女儿也将是这个故事的受害者。

那么,为什么叫樱花树下?

樱花之所以开得如此美丽,是因为树下埋着尸体。

只要是动漫迷,没有人不知道这句话。清秀少年昴流正是在漫天的樱吹雪中,结识了改变他一生的男子,星史郎。那个著名的邂逅场景,是动漫界最经典的画面之一。

然而我们要说的这句话,却是迁动了本故事三个人物的纽带。游佐与凉子是因为一次赏樱而好上的,菊乃作为京都料亭的老板娘,本就是个喜爱樱花且有着美丽樱花和服的女子。

而且,菊乃在东京设立分店以后,更是买了一栋门前有着樱花树的公寓,她爱樱花,不在乎树下是否埋着尸体,甚至可能在她的心目中,也愿意被埋在樱花树下;

故事里提到的情节,大多发生在樱花绽放的时节,美丽的女子,堕落的爱情,在樱花满天时,菊乃从公寓的阳台飞舞而下,坠搂并没有影响她的美丽,她如同凋落的樱花,铺散在游佐与凉子的眼前。

我认为,菊乃是用自己的死亡来试图挽救女儿这段不伦的感情,试图拯救自己的女儿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辙。

“是樱花精带走了母亲!”凉子如是说。她用这样一个妖异的词语来解释了母亲的死亡,同时给自己一个结局离开游佐。

属于她和他的孩子,她拿掉了,因为那可能是樱花精的化身,而她即将与他告别,既然是永别,那么就绝不留下任何与他有关的东西,包括孩子。

樱花,依旧盛开,樱花树下,没有埋着菊乃的尸体,却留下了她的魂魄,这段背德的多角感情,终究只能是吹散在风中的樱花,纵然美丽,也不过刹那芳华!

看完后,徒增唏嘘!


  发表于  2005-07-31 20:1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