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听碟手记之《地獄めぐり(下)》——生生世世
时间:2011-04-10

【3/28】地獄めぐり(下)
■ ストーリー
役所に勤務し、週三日地獄へ出向している緒野瀧群は、
地獄へ通ううちに閻魔王と惹かれ合い、いつしか体の関係をもつようになる。
しかし、閻魔が緒野の想い人であった恩師に、地獄行きの判決を下したことで、
その関係に亀裂が入り――!?
時を越えた運命の絆が明かされる、感動のクライマックス登場!!
■ キャスト
緒野瀧群 : 寺島拓篤
閻魔羅闍 : 森川智之
烏枢沙摩明王 : 三木眞一郎
烏枢沙摩明王(本来の姿) : 野島裕史
鸞(初代閻魔王) : 川原慶久
寿、釈迦、鬼B : 神原大地
伽世、吽傍、同僚 : 芹 亜希子
泰山府君、職員、男 : 柳田淳一
旦那、鬼A、看守 : 遠藤大智
マメ、寿の母、阿傍、受付 : 尾崎麗奈

爱就爱就心甘情愿 总是难忘现在和以前 谁是谁非都不要亏欠 全心全意天天年年

三途河水蜿蜒曲折,我在此岸愁肠百结,你在彼岸何去何从,曼珠沙华花开花落,花与叶永不见,是否我们也要在这岸边两两相望,两两相忘?

“身为鬼的你,怎么会懂人类的心?”
瀧群的哭喊,尚且留在耳边,悠扬的BGM却将时空拉开一道深深的伤口,曾经的烏枢沙摩明王踏着梵音而来,故事再一次拉开沉重的幕帘,身为鬼的閻魔,又有怎样的过往呢?

没有人,生来就是鬼的吧?
少年时的寿,有一张明朗沉静的温和笑脸,虽然生活贫苦,却吃苦耐劳,深得周遭人们的喜爱。尤其是得到伽世的喜爱,十分爱粘着寿的伽世,更是欢乐的源泉,梵音漫漫的BGM里是他快乐的笑声带来了无限的光明,这道光明照亮了寿略显灰暗的人生,无良的母亲,是寿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即使是她让寿的人生充满了绝望,寿仍然为了守护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而努力的劳作,而伽世是他唯一的快乐,唯一的……希望。
直到有那么一天,大雨倾盆而下,花田里的母亲,以及母亲手里握着的簪子,还有消失不见的伽世,寿一生的快乐,随着这场大雨化为流不出的泪水,哽咽在心头,再也不见阳光。
若连这世界上想要守护的唯一的亲人都背叛了自己的话,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伽世的仇,弑母的痛,可不可以随着溺水的自己就此遗忘呢?是不是做了鬼,就可以忘了那些心痛不已的曾经呢?心若是死了,就不会再痛了吧?
生为人的瀧群哟,你可明白?生为鬼之子的阎魔心底的痛?

三木桑的声音,总是那么的低沉飘渺,配合上烏枢沙摩明王这个仿若是冷眼看人间的神明,阎魔的过去悉数告予瀧群,明明是说不想让他们再有纠葛,却总是替他们打开了一道通往彼此心门的路。
通往心门的路,总是那么模糊不清,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却偏偏隔着一扇心门,门里的阎魔孤独不已,门外的瀧群追悔不已,爱啊,为什么总是来得那么难?
寺岛桑的声音,在苦苦诉求的时候,显得格外地令人心生怜惜,而森川桑的阎魔,到底是老戏骨,沉下来的声音,竟似哀伤入骨,一声叹息仿若悲鸣。

“第一,你不是失去了你的心,而是将它封闭起来了;第二,你应该更深的去追溯一下瀧群的过去,…………这一次你要让他幸福哦!”
三木桑看似轻描淡写的话语,却轻轻点醒了阎魔内心的真实,隔了几生几世,却仍然停留在你的眉间心上,只要你一个回眸,其实他从来都没有离开。
伽世的身影,与瀧群重叠起来,轮回了多少次,他最终又回到了阎魔的身边,是缘就会完完全全生生世世永永远远。
“我要怎么补偿你才够?”阎魔啊阎魔,你还是不懂吗?
“我只要能够待在你身边就够了!”是多么深的爱,才能够什么都不求,只求与你生生世世?
“待在我身边吧,不要再离我而去了!”森川桑的这种表白,最最没有抵抗力,低沉的嗓音直穿入心底,敲打在心门,那么沉重,那么沉痛,却又那么深情。
伽世的笑颜,穿越过时空,重叠在瀧群那一声“阎魔”的呼唤中,寺岛桑的声音沉静清亮,如若清泉流过梵音袅袅的地狱之国,彼岸花开,芬芳了一整个国度。

想他想他就去吧 是缘没有人可以改变 走吧 跟他海角天涯

身为鬼之子的阎魔,和身为人的瀧群,若想要给他幸福,怎样才能做到呢?
相爱的人,总是想要相守在一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恋人们唯一的愿望,那么阎魔和瀧群该何去何从呢?
用现世的记忆,换取未来的相守,只要是有缘,天涯海角都会再聚首。这是相爱的人,最肯定的事情,没有什么能分开他们。
所以当有一天,寿以人类的身份,回到瀧群的身边时,世间的花仿佛同时绽放一般,幸福从碟中蔓延出来,花都开好了,你是我的,我有爱了,世界完成了。
新的故事在瀧群的笑容里,寿的泪水里,拉开序幕,心紧贴着手紧握着没有遗憾了,爱,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不管拐多少转弯,都是为了来到你的身边。

就要幸福了吗?我们是不是还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没错,烏枢沙摩明王,这个穿梭在阎魔故事里的重要人物,身上总是萦绕着一股神秘的气息,有淡淡的哀伤,和看透一切的缥缈,烏枢沙摩明王哟,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时光随着梵音再次倒流,千年的时光缓缓倒回,有着初代阎魔的日子,即使隔了千年,亦恍如昨日般铭刻在烏枢沙摩明王的心中。
裕史的声音交错在三木桑的声音中,别有一种风情,有着飘逸的美感。久违的川原桑则带来了一个看似玩世不恭却其实情深款款的初代阎魔。
千年的回忆里,多是欢声笑语,大概这也是烏枢沙摩明王一直待在阎魔身边的原因吧,这个把各种伤口都收拾得好好的,给身边的人带来欢乐的人,总是有那么一种吸引人的力量呢。
是爱了吧,所以才想要独占这个人,不惜触碰那根神明都不能触碰的底线,也想要将这个人占为己有。裕史的声音在表达嫉妒上,显得特别的妩媚,明明是幼稚得不得了的嫉妒,却有令人怦然心动的魔力。
爱有错吗?没有错,是身为神明的爱错了,明明是不可以爱的,却偏偏动了心,但爱就爱了,什么惩罚都甘愿,因为爱,所以心甘情愿,只是生生分离的两个人,痛苦又有谁能了解?
裕史哭喊的声音里透露出来的苦苦挣扎,听得我心不停地犯疼,而川原桑声音里的坦然和包容,却更是令人心疼,是爱是甘愿,所以才这般冷静,只愿爱的那个人能平安。
故事的结局到底还是好的,总是让我们相信,有爱的话,什么困难都能克服,就象鸞说的那样,我的力量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为了保护重要的人,我会战斗。
是啊,一切都是因为爱了吧。

地獄めぐり(下)其实是两个故事甚至四个故事交错在一起的,阎魔的前世今生,烏枢沙摩明王与初代阎魔的故事,一起合成了一曲波澜起伏的地狱情歌故事。
森川桑的声音,似乎有别于(上)里,这一次大概是因为被瀧群误解,声音压得格外的低沉,还带了一丝沙哑,但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份特别,令阎魔的形象更加丰满起来,身为鬼的阎魔,其实也是有着人的心,人的情绪,会悲伤,会愤怒,还有会嫉妒。但是当身份解除,重新作为人回到世间的时候,森川桑的声音又恢复到了他最拿手的沉稳明亮,给人带来了一股安心的气息,因为就要爱了吧。
寺岛同学的声音,则一直是清亮不失妩媚,听着他的声音,总是很想让人好好的保护他,想要给他幸福,他声音里有一丝骄傲的范儿,是那种矜持的贵气,但却更引人想要去采摘,有将这份矜持撕碎,将他揉进骨血里的冲动,我果然还是爬墙爬到了寺岛家了Orz
三木桑,似乎一直是旁观者的声线,他悠悠声起,牵起阎魔与瀧群的缘分,叹息声落,带出烏枢沙摩明王与初代阎魔的至死不渝,他声线飘渺,带着一股神明的灵气,但又不失慧黠,偶尔的一点坏心眼,明明知道答案却仍然不告诉阎魔,要让他自己去发现的故弄玄虚,却令这个角色多了一丝人气。
而真正充满人气的,大概是裕史的声音了,和三木桑的声线类似,裕史沉静温和的声线里也带着神明的灵气,他淡淡地谈吐时,气息就显得飘渺起来;但因为碰到了初代阎魔这种闹腾的相手,想要置身世外做个隐士高人是不可能了,于是就有裕史与川原桑的纠缠吐息,缠绵悱恻的呻吟中,是想要印证彼此心意的急切,以及想要独占的那份渴望。
川原桑的声音,一直在印象里是偏低沉系的,但这一次却走了清亮路线,着实让人耳边一亮,新鲜不已。玩世不恭时的痞痞声线,和深情表白时的执着坚定,都有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被这样的声线表白的话,一定是件特别幸福的事情吧。

爱就好像昙花儿一现,稍纵就会消失不见,幸福在一线之间,有苦涩才有甘甜!
所以留给人间更多的爱,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让我们一起来聆听,森川桑携手寺岛、裕史、川原桑、三木桑一起演绎的《地獄めぐり》!


  发表于  2011-04-10 11:4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