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暴雨
时间:2004-07-03
 

“不是为了揽月,也不是要登高,

只是想这样, 想这样什么也不想。

没有跟自己独语,也不是与月对话,

只是凝视, 凝视 静默与空白。 
在我最接近月亮的那一天,

月亮跟我说了一个秘密。

他说其实他是太阳。

是呀! 我早该想到的!

在我最接近月亮的那一天,

我跟月亮说了一个秘密。

我说其实我很怕高的,

月亮笑了, 笑开的嘴咧到了耳边。 

你的心,是没有白日的国度,也没有30天的月圆周期, 我的位置,是世界的顶端,只要一步,就可以粉身碎骨。 没有白日的国度,那银白色的勾儿,是如此庞大, 夜复一夜,我等待著它渐渐圆满。 因为,只有月圆的时候,你才会向我微笑, 因为,只有月圆的时候,我才能乘风而下。 只有,月圆的时候,我才能,牵著你的手。 ”


昨天晚上的月亮非常圆,站在窗口望,连上面的黑影都清清楚楚!


不过,一早就开始下暴雨,好大好大好大的雨啊~~~~~~~

在听SEED的CD,迷糊的基拉,被基拉折磨得非常罗嗦的阿斯兰,笑眯眯,软绵绵,圆嘟嘟的感觉;
互相呼应的一和二,同样的场景,来自基拉和阿斯兰不同的叙述与心理表达,在平静的少年时代嬉戏玩耍无忧无屡的两个人;
再把SEED的碟翻出来看,异常的心酸;
不得不战斗的;
不得不杀戮的;
不得不对立的;
没有能够保护的;
渐渐沉淀在少年心里的黑色忧郁,与此时听来的过去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情景,鲜明的对比着,呼应着;
“很难过吧,基拉,一直都和阿斯兰在一起的呢!”这样说着的母亲,大概不会想到三年后的两个人,会踏上那样艰难的一条道路;

あんなに一緒だ
曾经那样在一起

回应着这样的歌声,樱花缓缓飘落的那一年,分别的两个人,谁都没有想到,再见时会是那样的天翻地覆;



あんなに一緒だ

 

 


  发表于  2004-07-03 10:5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