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6月6日
时间:2004-07-24
“撒加!”
“撒加!”
········
他记得这个声音,在沉沉帘后,褪下青铜面具只剩下他一个人,枕在教皇厅的时候;夜色浓重,梦回千里,梦里看不见那个人的容颜,只听到他的声音,不停唤着他的名字;
梦里,他总是离他好远,在一个光明的出口处,用一贯的无奈语气:
撒加、撒加·····


他不是记不起他的样子,煌煌白日,一人端坐在金色的椅上时,望向敞开的大门那边,他就清晰地站在那里;
还是那么一副老实得让人忍不住就想欺负的样子;
“怎么不进来呢,艾俄洛斯?”
第一次,他曾这样脱口而出;
话音落下间放才恍然那不过是穿越石柱透进来的阳光;
握着酒杯的手骨节泛白,他知道自己的脸色,就如同那一夜,被他看到了真面目时,那人的脸色一样,褪尽血色的惨白;
到是在梦里看不到那样惨白的脸色,他的声音就象一直以来从未离开过那样;
“米罗,你给我老实点!”
“卡妙,你赶快把米罗放出来!······艾欧里,你给我站住!”


现在,又听到了这样的声音,那么又在梦里么?
那就不要醒来了吧!
“不要吵,艾俄洛斯,让我睡!”
“撒加!”
“撒加,你再不起床就赶不上今天的会议了!”
身上陡然一凉,然后被扔了许多东西,软软的;
勉强睁开眼睛,“才八点嘛!”
“你一定是忘记了,昨天加隆开走了你的车,你今天得去赶公车,撒加!”
迷迷糊糊地被人从枕头边拉了起来,推到了洗面池边,就差没帮他把牙刷塞到嘴里了;
“赶快!你必须赶八点二十的JR线才来得及!”
“诶无卢是,里怎露素(艾俄洛斯,你真罗嗦!)”(BY 刷牙中的某人)

被逼灌下一整瓶牛奶,手上被塞上面包和公文包后,撒加就衣冠楚楚地被踢出门了;
踏出了门,才发现外面的阳光很耀眼,已经不太记得早晨被艾俄洛斯吵醒的梦了,川流不息的人们,温和的季候风,发丝挠上脸颊的酥痒感觉;
大概,幸福得这样简单,才会在梦里有些可怕的幻觉吧;
咽下被艾俄洛斯烤得有点过火的面包,撒加在神游的最关键时刻清醒过来,在最后一秒踏上了公车;


而在大约十一点的时候,刚作完每日训练想喘口气的艾俄洛斯接到了修罗的电话:
“我说,艾俄洛斯·········”
“啊?”
“在第二天要开会的前提下,你和撒加晚上请尽量避免“运动”过量!”
“啊啊??”
“不要装傻,若不是你,这家伙怎么会到现在还趴在会议桌上没醒!”


小撒,好好睡哦!

  发表于  2004-07-24 12:04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