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唠嗑
时间:2007-11-25

当初知道这个词,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从妖那里听来的,据说是北方话。

说起妖,这人自打有了儿子以后,就玩儿命的工作,连签名都写着,为了我娃,什么什么,为了我娃,怎么怎么,跟写标语一样,不过这也表示了他的决心,都说男人有了孩子以后会一下子成长许多呢,甚至有些时候我会觉得男人比女人还要爱孩子。

星期五跟大姐,星烟,还有小疯子一起吃了饭,然后还去喝了茶。名叫玫瑰之约的咖啡馆里有一种名叫月光玫瑰的玫瑰茶很好喝,喝过一次以后我念念不忘,可是后来就断货了,我去过玫瑰之约好几次,却都没喝到,NND,进货也没有进几个月都进不到的吧,越是喝不到,越是挂念,馋死我了!

女人聊天,不外聊男人,或是时装。
我说了,我近年来大女人主义泛滥的很,男性歧视症也发作的严重,所以通常聊起来我都是一脸BS样,可是今天找找小疯子跟我说,她又回了她妈帮她说亲一事,我又怒了,自己的事是自己的事,换成自家妹子,恨嫁的心情却显得父母心肠起来。
大姐跟她说,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赞,不愧是大姐)
我跟她说,要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可我们谁都不知道什么时间才是对的时间,任何时间都可能是对的时间,任何一个人也都有可能是MR RIGHT。(说完的时候,我很是佩服了自己一把,HOHO)

周末,我照例窝着。
接了一个电话,大哥的前女友Z打来的。
人生的缘分真是有点神奇的,Z与我哥分手大概也有三四年了吧,分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谁知道,某日,某人请我吃饭的时候,说有位朋友要来,叫XX,我一听,不会吧,通城竟小成这样?
待到她来,还真的是她呢,但已没了当初我印象里那些忧郁,左手上的钻戒很漂亮,结婚了,关键是神采,那是幸福的色彩,掩都掩不住的。
后来一次吃饭,碰到她先生,就夸他,是他给了她幸福!
后来又跟Z联络上了,经常打打电话,她工作忙,先生开了厂,总是忙碌。
这到好,打电话的时候,常跟我说某人,替我带来一些某人的消息。今天更是让我吓了一跳,说是她觉得若是情况好,让某人圣诞节或元旦回来的时候,我们见见父母OTZ

我这人说真的,是个典型的金牛座,理智的连我自己有时候都恨。
且不说,同在中国两地相思都难相守的,更何况俺们还远隔重洋。
说没有好感是骗人的,他是吃过苦的人,一个人在异国打拼,显得成熟许多,吃过苦的人也相对懂的珍惜。只是,远隔了重洋,总觉得了解少了些。
我这人出了名的乖僻个性,我跟Z如是说。
她到好,反问我是后悔了?
其实,没什么后悔不后悔的,只是担心,担心彼此个性的合适程度。

说到底,其实是担心,我自己愿不愿意容忍这个人,迁就这个人!
都说了,婚姻是容忍,是迁就!
我知道,只有甘愿了,才能行!

今晚,陪我那看迷了韩剧的双亲去吃韩国菜,出发了!


  发表于  2007-11-25 16:5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