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天路纪行——难忘塔尔寺
时间:2007-11-17

如果说,去青海有什么遗憾的话,那么就是在塔尔寺时间太短了。

没来由的很喜欢藏传佛教的建筑风格,就象06年在北京,深深迷恋雍和宫的建筑风格(当然,我迷恋它的原因,更多是因为它是曾经的雍王府)

塔尔寺在藏传佛教中的地位据说是仅次于布达拉宫的,每一位班禅都会到塔尔寺来行坐床礼。
塔尔寺名为寺,它却又不仅仅是座单纯的寺院。

塔尔寺还包括有专门的佛学院,藏医院,从里面走过后还看到有敬老院等等。

塔尔寺起源于宗喀巴大师,说起名字大家也许都不知道宗喀巴是谁,但说起他那别具特色的桃形帽子一定令人难忘了。
塔尔寺是建来纪念宗喀巴大师的。
你看,寺门前耸立的这八座白塔就是代表了宗喀巴大师人生中最重要的八个代表阶段。

进得寺去,寺内人山人海,观光客和朝拜的人大概各半,还有很多国外的旅团。
所以这样的一个背影,会带来感动:

甚至很想上前去问一问,这样不停不停的转着经筒,是在祈求什么?
想来,定也是求——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最卑微却也最奢侈的愿望。

行走在塔尔寺里,会有很多感动,感动于藏民的虔诚,感动于他们的锲而不舍。
据说,藏民其实并不是特别穷苦,只是他们将他们所获得的钱财全部供奉在佛前,或是装饰在身上。不要看不起藏民身上那些藏饰,随随便便一块绿松石也许就是天价,更何况还有天珠等等。
藏民们若在佛前许了愿望,若得到应验,定是要到寺里来还愿的,叩上一万个五体投地,来感谢神佛的恩赐。

就这样,心怀感激,不停的感谢着神明。
一万个五体投地,每一个动作都是不折不扣的完成,手边头前的佛珠,记载着他们每一个感激,每一次感谢。
据说,年轻的人,大约要叩到两三个月,年纪大的人则更长,四五个月,甚至半年或更长。
但,他们却丝毫不觉劳苦,一直一直继续着这虔诚的行为。
在一座院内参观的时候,还看到一位藏族妇女在每一盏酥油灯前敬献酥油,每敬一次,就用额头嗑在灯前的木制品上,当作一次叩拜,据说,这是穷苦人家用来供奉大师的方法。

藏传佛教内的气氛很浓厚,在我看来,至少比南方的某些寺庙要庄严肃穆的多。

就连这样的经院,也闹中取静的,独立在人群中。


至于这样的场景,在南方,至少在我,是从来没见过的。

僧侣们正在辩经,镜头没有拍的好,先前还有一位僧人站在当中,俨然一副舌战群雄的姿态。
他们的这个场景,也引来无数旅客伫足观望,我们听不懂他们的语言,我们只是过客,而他们则是将此身奉献给了神明,用自己的身心来聆听梵音。

如果说刚才的辩经是佛前一场盛大的梵音吟唱,那么这么一道身影,定是佛前小小的一叶柳枝。

他心无旁骛,身边人来人往,都不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佛祖心头坐,灼热的阳光,嘈杂的人群,都与他无关,深红的袈裟,映衬着他专注的神情,稚气的脸格外英俊起来。

与之对比的则是这抹夕阳迟暮。

老人坐着的,正是塔尔寺敬老院门口的石阶。
老人大约只是累了,坐在阶前小憩,但却引来接二连三的旅客想要与他合影留念。
老人身上的袈裟旧了,但他的笑容却是宽厚祥和,与他合影,他从不拒绝,只是安静的笑着,任你们留下他岁月的剪影,看你们从他垂暮的岁月里来来往往。

若说经院是塔尔寺最坚实的基础,那么酥油花馆,则是塔尔寺最凄艳的一道风景。

馆内不允许拍照,因为酥油的燃点?很低,强光下很容易融化剥落,酥油花馆里陈列着每一年喇嘛们酥油花比赛的冠亚军作品,我们去的时候,时值八月,陈列的是去年大赛的作品,据说是每年的十一月就会将这些酥油花作品重新融化,让喇嘛们再次进行制作比赛。
每一副酥油花作品,大概要耗上三百吨的酥油(三百吨?但愿我没记错),历时大约一个月时间,僧人们就会将新的作品呈现出来,不得不惊叹于他们精巧的手工,酥油花制作出来的罗汉,活灵活现,神情生动鲜明,就连细微之处的装饰也毫不马虎,大概连发丝都精致的如同是真的一般。
为什么说酥油花馆是最凄艳的一道风景呢?因为,这项工艺已经渐渐开始失传,现在整个寺内懂的这项手艺的僧人大约四十人,而且因为学习这项手艺十分辛苦,已无人愿意承受这份艰苦,来继承这门手艺,所以,几乎是注定要失传的,所以这次能够看见,已是十分满足,即使还会来青海,兴许,已经再也无法看到如此精美又惊艳的艺术品了。
酥油花与壁画、堆绣并称塔尔寺三绝,但都不允许拍摄,所以没有能够留下照片,残念ING

临走前,我随着团内几位去拜见了传说中的活佛,买了哈达,去给活佛献哈达,让活佛为我们念一段经文,让我们许个心愿,也求个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塔尔寺也遵循着转世灵童的习俗,建寺时寺内有十四位活佛,到现在依旧是十四位活佛,最小的据说才九岁。
接见我们……也就是这一天当值的活佛,如果我没记错是叫哈玉,大概也就十九岁左右的模样,收了我们的哈达,再转赠于我们,让我们沾上他的佛气,然后为我们每一个人念了一段经文。
……只是……
说真的,听到手机铃声,看到活佛接手机时,我简直要崩溃了= =

塔尔寺,我们只停留了大约两个小时,但是,若我可以不跟着旅游团走,我想,至少我能在里面逛个半天都不止。
所以,小小的遗憾,是没有走遍塔尔寺,没有能够静静的去品位白旃檀树花开花落六百多年的尘封往事。


  发表于  2007-11-17 18:4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