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只是片段
时间:2005-03-19

(十一)

 

 

东京与维也纳的距离有多远?

是飞机起落的一段路程,还是时钟里几个小时的时差?

或者,是人与人之间,心与心的旅途?

 

 

维也纳有着欧洲典型的古典美,没什么高耸的现代化建筑,充满一种沉淀着历史魅力的味道;走进这个城市,就是走进音乐的天堂,遍地都是才华,路上随便找个人,也许他就是个艺术家!

艾俄洛斯觉得他和这个城市,格格不入,在这个高雅的城市,他只是个门外汗,只看得懂些许肤浅的艺术。

刚下飞机就想逃跑的念头,不是没有袭击过艾俄洛斯,但他是在家里经过激烈思想斗争才远渡重洋来到这里,不管有什么结果,临阵脱逃都不该是属于他的风格。

他留了下来,在城市里四处溜达,闲逛;

在街头看流浪艺术家的表演,甚至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让看起来很落魄的画家给他画了张素描。

画,是很简单的线条勾勒,艾俄洛斯自认画上的人还算俊朗,且充满男子气概。

忽然间,他有些淘气地想把这张画寄去给撒加,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第二天上午就能收到!

不知道那家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啊,艾俄洛斯习惯性地挠了挠头,这个动作掩盖了他内心深处蠢蠢躁动着的想法。

明天,撒加将举行记者招待会,表明最终去留方向。

那张画,是否会成为撒加决定的关键,艾俄洛斯不愿意深思,他伸了个懒腰,维也纳的阳光,温和柔软,就如同这个城市的音乐魅力,轻轻洒在身上,刹那舒展了整个身心。

 

算了,还是回旅馆去吧!

 

“哥哥,你要加油啊!”

“艾俄洛斯,你要是一事无成,就别回来了!”

 

明明是青天白日,却为什么会没头脑地想起这两个家伙的话来!艾欧里也就算了,加隆那小子凭什么那么嚣张!

 

“拜托,我才是那所公寓的主人好不好!”艾俄洛斯咕哝着将手里的画折成一只纸飞机,飕地飞出去好远,他在原地犹豫片刻,仍是小跑着将那东西拣了起来!

 

 

没办法了,DO OR NOT TO DO!

 

在Stephanplatz坐U3到Volkstheater下,沿着Dr. Karl-Renner-Ring及Dr.Karl-Lueger-Ring街 ,走过国会大厦、市政厅,以及市政厅对面的Burgtheater,再穿过市政厅公园,在维也纳大学附近停下。

 

米罗给的地址就是这里了吧!

那栋乳白色的三层小楼!

 

在门口站定的艾俄洛斯,正在为是否要将这玩意投进那个署了名的信箱里!

要是,被米罗他们知道这个情形,铁定要被狠狠嘲笑一番了!

 

“唉~~~~~~~~~~~~~~”好苦恼啊!

 

“请问~~~~~你站在我家门口有何贵干呀!”蓦地有温热的气息喷在耳根脸颊,身后传来低沉轻柔的嗓音,明明地如此熟悉!“艾俄!”

 

“啊~~~~~~~”猛然回过神来的艾俄洛斯忙不迭要转身,慌忙之中却忽略了与身后某人之间太过接近的距离,于是,火星与地球,瞬间相撞!

 

砰!

“哎哟,痛~~~~~~~~~~~~~”

哀号,默契地异口同声!

 

后脑勺清晰地痛感,清楚地提醒着艾俄洛斯,此时此刻,与他前几日躺在英雄广场做的白日梦是截然不同的,常常在他的白日梦中做客的某个人,正捂着额头分明地站在距离他一尺都不到的地方!抱着纸袋的模样,就象以前那些平常下了课的日子里,顺路从超市回来一样!
就象,他,从未离开过一样!

 

“撒·····加·····”


  发表于  2005-03-19 18:0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