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记忆之间(十)
时间:2005-02-20

(十)

2月14日  星期一  晴   心情9℃ 


加隆是个很随性的人,自从他发现在艾俄洛斯家住远比自己一个人住公寓要舒坦得多后,他理所当然地坦然住了下来,这一住,到现在已不知不觉半年多。
艾俄洛斯倒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听到加隆拉门的声音。
“有约会?”他探出身子笑得有些暧昧,加隆蔑视地瞥他一眼,“难道和你一样,情人节还死守在家?”随后帅性一笑,“艾俄洛斯,你已经三十二岁了,连个情人都没有,这是很丢脸的!”说完,加隆就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艾俄洛斯留在房里,被加隆当头一棒突袭地有些懵,他恨恨地啐了加隆一下,臭小子,不就有女人追么,拽什么呀!
他翻了个身却又立刻跳起来,“工作工作,我爱工作!”


没多久,电话响了,卡妙轻笑着在电话里问他要不要过去玩,有一场表演等他看!
“什么表演?”
“来吧,来了就知道了!”
“•••••••”
“你光棍一条,我们愿意可怜你,还不快过来!”米罗嬉笑地激他,艾俄洛斯气得恨不得摔了电话,可想想自己也确实没什么事可做!
“好吧!”他绝对不是妥协,绝对不是!
“七点,千万不要迟到哦!”
看看表已经六点多了,艾俄洛斯抓起大衣和围巾就冲了出去,工作?管它!
但愿路上不要堵车!
可是,不堵车是不可能的,一年一度的情人节,涉谷是年轻人的天下,到处是人头攒动的情景,艾俄洛斯小心翼翼左转右转,到达酒吧时,已经接近七点。


推开OMOIDE的大门,意外地看到加隆坐在吧台边,一副兴趣缺缺的懒散模样。
“哟,大情圣,你的约会呢?”艾俄洛斯忍不住揶揄他,加隆撇撇嘴,“还不是这些家伙来坏了我的好事!”四周一望,居然都是熟悉的面孔,苏兰特在不远处优雅地向他举了举酒杯!
艾俄洛斯在肚中暗笑,加隆也有被整的一天啊!
“对了,是什么表演?”他转头问吧台里的米罗!
米罗故作神秘地眨眨眼,“七点一到你就知道了,卡妙正在准备!”
话音刚落,灯光就突然暗了下来,原来有一面墙壁被腾了出来,挂上了荧幕。
“快去快去!”米罗递了一杯Green Fields给他,忙不及地推他到那边。


看屏幕里的场景,似乎是一场音乐会,艾俄洛斯站着,心里隐隐有了些猜测。
“来,这是你的位子!”卡妙拉了他一把,坐在视角很好的地方。艾俄洛斯的脑袋里嗡嗡作响,根本没有听清楚屏幕里的人到底说了什么,他只听到了一个名字!
撒加!
撒加!


撒加的个人音乐会!
地点,维也纳金色大厅!


“其实,这场音乐会是昨天的,我托了在那边的朋友帮我录下来通过电脑传过来的•••••••”卡妙在旁边悄声地解释了几句,艾俄洛斯也是左耳进右耳出,没听进多少。


撒加!
平时里也不是看不到他的,杂志电视经常有关于他的报导,来自日本的天才小提琴家,光环荣耀头衔无数。
而今天,用了一面墙的屏幕,他几乎就站在他的面前,修长挺拔,俊秀潇洒!
仿佛,一伸手就能碰到!


音乐会是以贝多芬的G大调浪漫曲为开场白的!
缓慢柔情的曲调,由弱渐强,他站在整个乐团的前方,表情凝重而陶醉,苍蓝色的长发也用一根丝带细细地挽在身后。


其实,不管是G大调浪漫曲,还是B大调协奏曲,不论是柴可夫斯基,还是莫扎特,艾俄洛斯都没听仔细,他只注意到撒加,注意着他的任何一点细微的表情,以及他额上渗出的密密的细汗等等等等!
可是,将近四个小时的演出,还来不及把他看得清晰,看得完整,整场音乐会就在雷鸣的掌声与蜂拥而至的鲜花中,落幕了!
他的影象淹没在花海中,漫天的赞赏,不停闪烁的闪光灯!


小酒吧里也掀起了一阵高潮,来这里的大多是音乐爱好者,看到这样一场完美的演出,令很多人都兴奋了起来。
但其中,不包括艾俄洛斯!
他怔怔地坐在座位上,感觉正置身在那喧哗的环境中,撒加仿佛就站在他的面前,他却无法走到他身边去。
他们面前隔了拥挤的人群,隔了花与掌声,隔了一个屏幕,隔了重洋,千山万水!
隔断了他与他之间的道路,将他们隔在两个世界。
他用力地想要推开阻挡在他前面的人群,可那些没有脸的人影推开一个又来一个,接二连三,他迈开脚步,却怎么也到达不了想要去的地方!
只有远远地,站在异地重洋外,看他!
远远地看到他的笑容,疲惫却满足。


“你爱他!”来到他身边的人,用的是肯定句!
他惊讶地转过头,看到那张相似的面孔,“你说什么,加隆?”艾俄洛斯的语气有些慌乱。
他说他爱他?他艾俄洛斯爱撒加?
荒谬荒谬!撒加也不过是个与他相处了一年零五十五天的人罢了!
“你的脸上写的很清楚!你爱他!”加隆站在阴影中,象个预言家,“所有的人都看出来了,除了你自己!”
“我爱他?”艾俄洛斯梦呓一般重复着加隆的话,他的头脑突然宣告罢工,无法运转,消化不了加隆的断言,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屏幕,渐渐黑下去,影象也慢慢消失!
“别胡说了,加隆,我们只是•••••••”
“别找理由,即使你有一千个理由,也驳不到我这个第一千零一的答案,艾俄洛斯,你必须认清形势!”加隆的脸色有些阴沉,一点不象平时那般洒脱,他鹰隼般紧紧盯住艾俄洛斯的眼睛,不容许一丝逃避。
“加隆•••••••”卡妙也走了过来,想缓和一下气氛,却被米罗按下肩膀阻止了,他摇摇头,示意他听加隆说!


你爱他!你爱他!你爱他!
艾俄洛斯颓然地坐在凳子上,加隆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脑海里,冲击着他所有的神经,前尘往事排山倒海般地随之呼啸而来,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他!
提醒他什么?
是他遗忘了什么,还是忽略了什么?
没有,其实他从未忽略或遗忘,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因为无比明白所以伪装地更加理所当然若无其事,甚至伪装得连自己都麻痹了!
他早就明白的,不是么?
忽然之间,艾俄洛斯苦涩地笑了,他看着加隆,用加隆从未看到过的萧索表情,“那又怎样呢,加隆?”
这次,加隆哑口无言!


不知情的人在一边欢天喜地庆祝甜蜜无比的情人节,满场喧嚣;
知情的几个人站在暗暗的角落,脸上各有复杂表情。
静悄悄!
打破僵局的是米罗,他走过来,用很平淡的口吻叙述,“据说,好几大知名乐团都在邀请撒加,虽然日本也有,但毕竟作为音乐圣地,维也纳是最理想的选择,而且他们很重视他,如视珍宝!”很平稳的口气,不带丝毫强调和别有所指,米罗站在艾俄洛斯的面前,用难得的严肃表情,“我们无意逼迫你,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满足于现在的状况,那么,你将会失去他!”
“告诉他有什么用,撒加不会放弃他的音乐的!”加隆烦躁地插进来,“他最大的理想就是要登上音乐的顶峰,没有人能够阻止!”
“那你又为什么要点醒艾俄洛斯呢?”卡妙在一旁轻声地开口,“加隆,你也是想帮他们的!”这毫无疑问!
“切~~~~~~~”加隆点上一支烟,不再开口!


所有的人都用一种审视和期待的目光注视着他,艾俄洛斯几乎想笑一笑,可他一点也笑不出来,他知道米罗说的都是事实,可加隆说的也没错,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撒加!
艾俄洛斯很想问,那么我能做什么呢?
也许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一大堆的答案和对策,就等着他去实施!
感谢他们的支持,可他也了解撒加,以他的方式!
他不想成为撒加的烦恼,撒加喜欢音乐,就象他也喜欢他的工作一样,撒加绝不会让他在工作与他之间选择,所以他也不会。
那么,就默守在原地么?
“你将会失去他!”米罗的话敲在他的心上,沉重如鼓捶!


“请给我点时间!”
太过突然,他只能选择仓皇逃走!


穿越过开心狂欢的人群,他终于回到他的地盘,一头栽倒到床上!
我需要时间,需要安静,需要思考!
电话却不肯遂他的心愿,手机铃声响起,用撒加留下来的练习曲编成的铃声,一遍一遍地提醒他:
逃避,无济于事!
“喂!”
“艾俄洛斯!”是卡妙的声音,他一贯清冷的声音总是带给人清醒的力量,“米罗他们替你准备了去维也纳的机票,放在你大衣的口袋里!”
他伸手一摸,果然有!
“呵,替我谢谢他们吧!”他闷闷地丝毫没有诚意!
“艾俄洛斯,这个周末,他就必须宣布最终去向了!晚安!”


他一惊,看手心里的机票,写着成田机场,2月16日8:00。


  发表于  2005-02-20 13:5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