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四季—春の潮
时间:2005-01-02
春の  

阿布罗狄从来不知道爱一个人会是这样不顾一切。

见到撒加的一瞬间,他开始相信一见钟情。

他永远忘不了撒加笑着对他说的第一句话,象你这样美丽的人,只有阿布罗狄这个的名字才能配得上。因为撒加的一句戏言,他忘记了他原本的名字,他的世界开始围绕着撒加旋转。

  

撒加喜欢古典音乐,所以他放弃了他钟爱的重金属;

撒加喜欢日式料理,所以他开始学习如何忍受芥末;

撒加说,阿布罗狄只有玫瑰才能搭配你的美貌,从此,他的花瓶里只插一种花;

他忘记了所有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只记住了撒加的所有;

在那个樱花开得花团锦簇的春天,他的爱情如汹涌的潮水,连绵不绝,澎湃激昂;

他感觉自己被爱情的潮水淹没,天堂般的快乐;

  

撒加是个出众完美的情人。

他性格温柔,举止优雅,俨然带着一身王者气质,况且为人体贴温柔,他的笑容总是让人如沐春风。

阿布罗狄沉浸在爱情的潮水中,不可自拔;

但是,他忘记了一件事。

  

潮水,纵然汹涌澎湃,潮起必然潮落。

退潮的时候,就算是水里的鱼,也难免搁浅。

不幸的是,双鱼座的阿布罗狄,成了那条搁浅的鱼。

  

如同所有爱情的剧本一样,在阿布罗狄执意搬进撒加的公寓后,他才开始发现一些他不了解的撒加;

生活的距离骤然缩短,当他们变得更接近时,阿布罗狄终于明白,爱情并不是一切;

撒加的公寓不大,但两个人住已经足够,他有他的房间,撒加有撒加的房间,只是,他没有进去撒加房间的权利;即使是两人在一起,也只在他的房间,一切的温柔缠绵都只有被允许存在在他的房间,撒加的房门从来都是面朝他,紧锁冰冷;

阿布罗狄为此曾经和撒加谈起过,可他一贯温柔的学长情人一听到这个就顿时冷下脸来,撂下一句,我的房间没有人可以进去,就结束了这次谈话;

只是好奇心除了能毒死猫之外,双鱼座的人,也不能例外;

阿布罗狄就象个孩子一样,越是不让他知道他越是想要去探究撒加的房间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他利用一切可以接近房间的机会想要一窥究竟,可心思缜密的法律系高才生留给他的机会实在少之又少,往往只是在开关门的瞬间,瞥见房间的某个角落;

  

久而久之,他渐渐了解撒加的房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秘密,阿布罗狄心头唯一的一根刺就是那张放置在撒加床头相架里的照片;

远远的,目光的一扫而过,看不清照片的内容,可以肯定的是照片并不是撒加的单人照,照片上隐约是两个人的身影,而另一个人绝不是加隆,因为个头上,看起来比撒加还要高一些;

刺在心头,荆棘般瞬间就生根发芽,茂密生长,待到遮掩住心头长成阴霾时,阿布罗狄终于明白,他已无能为力;

  

他问撒加,你爱我么?

他决定,只要撒加说爱他,他就将心里那根刺连根拔起,永不再想;

可是,面对他灼热的目光,撒加垂下眼去,再抬起眼来时,他笑说,阿布罗狄,你怎么也象个女生一样,问这样的傻问题?

阿布罗狄愣住,他原以为撒加起码会说个我喜欢你什么的,却没想到得到这样的反问句;

他终于控制不了情绪,把心中的不满与冤屈全都吼了出来;

  

爱情是平等的,不分男女,谁都想要知道自己的情人是否如自己爱他般爱自己;

他为了撒加放弃了自己的一切,就算不求相同程度的爱情回报,起码,哪怕只有一部分,他也满足;

可是,撒加选择什么都不说,不说他爱他,不说他喜欢他,不让他进他的房间,不告诉他床头的那张照片到底是谁和谁;

他的要求很低,只是渴望了解,而他们却连这一点都无法做到;

为了爱,他已经卑微地放下所有的身段,可为了爱,他依然有着属于双鱼座男子可贵的骄傲,于是他们争吵着,他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门被甩上的一声巨响中,他听到心头潮水翻涌澎湃着,却又悄无声息地倒退回去,留下一片荒芜空寂的沙滩,供他搁浅;

  

后来,卡妙搬进撒加的公寓,阿布罗狄几乎成为一场笑话,但他并不在乎,他依旧骄傲且美丽;

只是,他无数次看到卡妙的时候,都想要问他,是否被允许踏入那间房间,而他的矜持让他始终保持了缄默,化询问为诸多讽刺,仿佛这样,他才能平息心头抽去一切后的干涸枯竭;

  

再后来,他和撒加曾经有过一次会晤,在学校的酒会上,他们偶然的碰面;

彼此间不再有言语,只默默对视,然后走开;

那一天,他喝了很多酒,踏出会场时,脚步踉跄,虚浮不稳,但他还是坚持走到了电话亭里,全凭手指的本能就可以拨出去的号码,通往无限渴望的电话那端;

接通后,还没等电话那头的人说话,他的泪就崩溃在午夜无人的街头电话亭里,他不停地问,问电话的那端,也问自己,为什么;

为什么撒加你不能爱我,为什么为什么?

  

从这以后,他再也没有遇见过撒加,即使是他鼓足勇气再次拨通撒加电话时,电话那头传来的也是卡妙清冷的声线;

他没来由地想起某日在网络上无聊玩的一次占卜,说双鱼座遇上双子座,想要天长地久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性;

阿布罗狄苦笑着,在黑夜里关上网页,这个春天,他爱了,潮起潮落,最终搁浅,干枯成爱情荒滩上一尾心甘情愿没有逃亡的鱼!


  发表于  2005-01-02 11:4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