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四季—夏の風
时间:2004-12-19
夏の風

                                  

 

卡妙的眼里,撒加一直是个很特别的人,柔和得与天空一般颜色的眼眸,微微一笑,安定沉着,恬静优雅;

  

适逢暑假,撒加提议去他在海边的小屋渡假,卡妙正好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写他的论文,欣然同意;

小屋不大,但两人各自都能保持相对独立的空间,且设施齐备;

搬入时,卡妙才真正认识到所谓法律系天才的实力,毕竟并不是所有的法律系学生都能未出校就已经扬名东京的;不过,按照卡妙的个性,他只略略惊讶一番就随即回到他自己的状态,整理他的资料,继续攻读他的经济学;

相比较下来,撒加则要悠然得多,卡妙通常会从书本中抬起头来时发现撒加不知所踪,即使淡漠如卡妙也忍不住去思考他要如何攻下他的法律系博士;

难道这就是天才与凡人的区别?

  

“在想什么?”

抬起头来,发现撒加端着两杯咖啡正站在他的身后,脸上一片云淡风轻,于是接过咖啡,“在想我怎么这么笨。”他说的一本正经;

撒加的眼睛眨了眨,有些迷惑,不明所以;

好不容易难住他,卡妙也不愿意这么轻易揭开迷底,只浅浅一笑,又埋回他的书里;

  

再从书中抬起头来,撒加早已不见;

出了房间,客厅里没有灯,看看钟,他知道这个时候撒加只会在一个地方;

不同于对岸的热闹喧嚣,撒加置下的这栋小屋矗立在幽静的海角,极少有人会涉足的领域;每每到了夜晚,撒加就一个人漫步到海边;

远远望去,他双臂抱着腿,蜷坐着,象个孩子一样,却又挺直了背向后舒展,仿佛身后有个宽厚的依靠般,安然放心;

不过毕竟后面是没有依靠的,他最终只能颓然地蜷回来,将下巴搁在膝盖上,目光遥遥地漂浮在海面上,焦距不清;

  

海水轻柔地卷上来,复又退去;

周而复始,不休不止;

撒加仿佛就置身在一片汪洋中,随着海水沉沉浮浮,他依旧安静得无声无息,所以卡妙只能远远旁观,无能为力;

  

这就是天之骄子不为人知的一面么?

做了他近一年的室友,卡妙才发现自己从来不了解撒加;

就象现在,他们距离得不远不近;

只隔了一段沙滩的距离;

却好似隔了海,隔了天;

  

在平常人眼里,撒加是个很让人着迷的人,他的一举一动总会让人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跟随他;他微笑的时候,让你感觉到春风拂面般的温柔,心甘情愿为他做任何事,而他一旦冷下脸来就凝成了一种王者独有的气势,傲然冷冽,一个眼神就可以看穿人的所有想法,于是一眼望去全是甘为俯首的臣子;

光环一层又一层不断地叠加上去,亮闪闪耀花了所有人的眼,晶灿灿掩住了海天般的空寂;

  

卡妙想他还是不要去打扰撒加了;

兀自折回屋子,却听到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他略微皱起了眉头,过来已经一个月都未曾接到过任何电话,今天怎么就有了?

不及多想,快步进屋接起来,“你好!”

“叫撒加来接电话!”清脆却盛气凌人的声音,除了阿布罗迪没有别人,卡妙一听到这个声音头就隐隐开始泛疼;

“他现在不在;”

“哼”一声便挂断了电话,留下卡妙拿着电话无奈苦笑;

这个疯狂迷恋着撒加的男子,连自己真实的姓名都遗忘了,只记得撒加唤他为“阿布罗狄”,没想到爱一个人,竟真的可以连自己都忘记呢;

卡妙轻轻放下电话,没来由地想跑去问撒加,他有没有爱过阿布罗迪;

  

其实,就算爱过,又如何呢?

现在他们已经分开,在他成为撒加室友的那一天,正好是他们分手;

想起来,难怪阿布罗迪一直不给他好脸色看呢;

虽然卡妙认为那只是个非常巧合的巧合,但很显然阿布罗狄并不这么想,毕竟那个时候,卡妙是拿着地址和行李进门,而阿布罗狄正提着行李出门,俨然一个新欢,一个旧爱;

  

他从没有问过撒加与阿布罗狄之间的事情,好奇是有一点,但他还没有闲暇到好事的地步,只是有那么一次,撒加从外面聚会回来,坐到卡妙的床边,对着正在看书的卡妙说,“超过了限度,就算是爱,也会崩溃。”

卡妙不无惊讶地从书本中抬起头来,撒加斜斜靠在床头,扑朔的目光中有着许多纷乱的影子,如果不是电话响了,卡妙也许真的会开口问撒加,爱情在他的眼里到底是什么?

  

那个时候电话的铃声清亮急促,看撒加的样子也不象能接的,于是卡妙提起话筒,还不及说话,就听到阿布罗狄细碎的呜咽!

“撒加,你为什么不能爱我,为什么?”

为什么?

  

对面坐着的,话筒里哭泣着的,都醉了;

只有卡妙是清醒的。

  

他想,爱情不过是一条供求曲线的平衡点,爱情的双方,正是曲线的坐标轴,要如何爱,怎样爱,完全取决供给与需求的平衡。

无法达到平衡,则势必破裂;

所以,卡妙一直都只是撒加的室友,而没有去试图成为他的供求曲线。

他很清楚,撒加的爱情供求曲线是存在的,可惜阿布罗狄很不幸没有能达成那个撒加需要的平衡,撒加的爱情曲线,以撒加为起点,始终游移模糊,卡妙在线外,作为一个旁观者,冷静且客观;

或许······

卡妙忽然笑了起来。

或许,他可以从经济学的视点去写一篇社会学的论文。

很不错的思路!

  

想到这里,“喀哒”一声门口有了动静,撒加已然回来。

“阿布罗狄刚来过电话!”卡妙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他,撒加只点点头就进了房间,结束了这一天的对话。

第二天,卡妙发现一大早客厅里已经来了客人。

这是卡妙第一次见到加隆。

与撒加一般无二的模样,但加隆的脸部线条比撒加来得强硬些,目光扫来,傲慢无礼、目空一切。

加隆走过来,靠得很近,卡妙隐隐感觉到随他而来的海风的味道。

“撒加,你开始喜欢这种类型了么?”他的语气比阿布罗狄更加盛气凌人,卡妙皱起眉头,刚想反驳,肩就被强势地揽了过去,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嘿,要不要和我交往看看?


  发表于  2004-12-19 16:1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