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关系》-旋律
时间:2004-11-20

作为银座小有名气的酒吧,YUKI里却从来不会人声鼎沸,摩肩擦踵,它向来清幽,淡雅,这也是艾俄洛斯喜欢它的地方,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爱好泡吧,热爱喧闹的新青年,他喜欢YUKI,是因为YUKI的清雅;喜欢YUKI的老板米罗,是因为米罗是个爱笑的人,他的笑容常常让艾俄洛斯忘记白天的种种烦恼,而感觉自己只是个来泡吧的普通人;


今天也不例外,又和索罗家族的精英们唇枪舌战开了一整天的会,他此刻只想着到YUKI这里来喝一杯,让他的头脑清静清静,所以他推开门很自然地和服务生及相熟的朋友打着招呼,走到吧台前,看见米罗,以及站在米罗身边的人;那个青年手里拿着米罗常用的杯子,浅笑着在和米罗低声交谈。艾俄洛斯很快就明白过来,这就是上次猜测的米罗藏在阁楼里的情人;于是,他难得暧昧地朝着米罗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嗨!”米罗好似没看明白他的意思,熟昵地朝艾俄洛斯招招手,“艾俄洛斯,这是我的老朋友,卡妙!”然后毫不避讳地当着他的面,伸手揽过那人的腰拉他到胸前,“卡妙,这就是我常说起的艾俄洛斯。”


被称作卡妙的年轻人,有一头罕见的石青色长发,松松地用一条白色的丝带挽在身后,面容清俊,伸出来的手秀气而苍白。
“很高兴见到你,艾俄洛斯先生。”声音和他本人的气质也十分相称,干净清澈。
“请别这么客气,叫我艾俄洛斯就行了。”只是“卡妙”这个名字似乎非常熟悉,艾俄洛斯耸耸肩,从酒保手里接过他的威士忌,非工作时间实在不想再动脑筋,当然也不能打扰旁边的两个人,他识趣地拿着杯子自行走向酒吧的一角,没有在意卡妙看过来搀杂了些许审视的视线;


YUKI一如既往坐着一些朋友,轻声的交谈,会心的微笑;
艾俄洛斯随意地走过,却发现角落里那架以往鲜少有人摆弄只用来作摆设的纯黑三角钢琴,今天居然有人在用。

MOONLIGHT!
清澈流畅的琴声,如月光般洒向酒吧的每个角落。

他忍不住向前靠近地走了几步,角落里的铁皮风灯投射出暗淡的灯光,灯光下的镜子竟有几分熟悉!
撒加••••••


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这个人的。
这个月来,几乎每天都能在公司见到的面孔,却在这里看到,真是不合理论;


他们之间最适合的见面场所,就是会议室;
长长的会议桌,双方各占一半,面对面坐下。
长长的距离,眼神交汇时的火花,以及你来我往毫不退让的互相揣摩;
那才是他们应该同时出现的地方。
而不是这里;


通过数月的交锋,在艾俄洛斯的眼里,撒加就象一只高傲的猫,外表看来,温文有礼,谦恭儒雅,开会时再戴一副无框眼镜,更是多了几分书卷气。
可是一旦谈判起来,就眼尖牙利,全身蓄势待发,随时准备跃进出击。
因为这个人,艾俄洛斯已经连续数天心烦意乱,苦恼重重了,今天本想来换换心情,却没想到连这里都避不开。


通常,人们会如何定义这样的不期而遇呢?


不过,没想到,撒加弹得这样一手好琴。
昏黄灯光下,他修长的手指轻盈穿梭在黑白琴键间;
没有了眼镜的遮挡,从艾俄洛斯的角度恰好可以看到那双苍蓝色的眼眸和象征坚毅性格的高挺鼻梁。
这样的角度,如此的氛围,撒加根本就是个艺术家,而丝毫看不出哪怕一点点属于企业家的锐利。


“学长若不是为了索罗家,应该会是名出色的钢琴家吧!”卡妙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艾俄洛斯旁边,淡色的眸子随意飘来一丝眼神,捉摸不定。
“学长?”艾俄洛斯脑里灵光一闪,对了,卡妙这个名字••••••
“原来是你••••••••”

卡妙笑笑,“你才想起来么?”
撒加的得力助手,近日才从欧洲调过来,难怪觉得熟悉。

艾俄洛斯也讪讪一笑,随口说了句“他的技术的确很好!”就打住了。


也不知是不是太过巧合,撒加发现有人在旁边,抬起头投来一瞥,却不偏不倚对上了艾俄洛斯的视线,一个胶着,两人一时都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接着双方又都极默契地别开眼去,忽略了彼此眼中的一丝狼狈。

卡妙则很是时候地替米罗给艾俄洛斯换上另一杯威士忌后,含笑离开。


手里的音节有了瞬间的停顿,撒加突然间想不起来接下来的旋律,手指连走了好几个过渡,脑里还是一片空白,于是没来由地有些恼恨艾俄洛斯的莫名出现;
手里的力度也随之突然加重起来,从MOONLIGHT突然就过渡到了命运,让人转换心情的时间都没有。


也许是因为这夜晚的缘故,也许是因为这突然的偶遇,又或许是源于这暧昧的灯色,放纵自我的任性情绪竟无声无息地弥漫开来。


艾俄洛斯一口气喝下卡妙递过来的威士忌,一种微醺的,带着几丝迷醉的热感从喉间顿时蔓延到全身,他又向前走了几步,走到撒加的琴边,手撑着琴,倾下身来,“没想到,你的琴弹得还不错!”
些微的酒气随着距离的突然那缩短侵袭过来,撒加微微皱起眉头,“承蒙夸奖!”
而艾俄洛斯也藉着这样的接近,肆意地端详起撒加来。
不可否认,撒加是个非常英俊的人,肤色白皙却不似卡妙那般略嫌苍白,一双苍蓝色的眼睛尤其吸引人,看久了就如同坠入海里的漩涡般,越陷越深。同样色系的长发顺着肩膀垂下来,滑过脸庞,随着呼吸轻轻浮动。
艾俄洛斯无法遏止地感觉到指尖发烫的欲望,有一种按捺不住想要去触碰的渴望,从胸腔漫溢出来,汹涌勃发。


他听到自己说“今晚有空吗?”
他想他这一刻一定是疯了!


撒加显然是吃了一惊,他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看艾俄洛斯。虽然是在问他是否有空,但艾俄洛斯唇边的笑容却根本容不得拒绝,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他,如同逼视着猎物的狮子般的霸道气息,瞬间包围上来。
是了,是了。
平常里的艾俄洛斯就象只沉睡的狮子,安定,稳重,轻易不见爪牙戾气。一旦清醒,就是毫不掩饰的凶猛激进,半点不容抗拒。


撒加霎时听到血液里的激流澎湃,对于这样的挑衅,他从不示弱。
“当然空!”
他想,他一定是醉了,因为艾俄洛斯带来的酒气!


整个夜晚,他们放纵着感官,一切遵循着本能的诱导,肆意拥抱,接吻,做爱。
在情欲的世界里,亢奋且疯狂,仿佛要将对方吃进肚里,吞食干净才肯罢休。
纠缠紧密,爱欲磅礴。


一夜的放纵,两人都极尽疲倦,疯狂的代价是双双倒头睡下,一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将近中午才醒来。
看到枕边的另一张脸时,双方显然都有一丝茫然及接踵而来的狼狈,而后看到撒加屋里的时间时,两人几乎同时跳了起来,今天上午还有一场会议要开,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程需要双方协商。
再也顾不上什么脸面和羞涩,两人手忙脚乱地起床,一地凌乱的衣物却不知从何拣起。


与此同时,电话铃和手机铃声大作,撒加的电话和艾俄洛斯的手机分别显示着各自公司的号码。
“学长,你放心,会议延期了!”卡妙略带调侃的语气让撒加忍不住脸有些发烫,只得胡乱扯了几句就挂了。
另一边,艾俄洛斯也是一脸难堪,“艾欧里亚说会议延期了!”


收拾房间颇费了一番周折,好不容易坐下来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想起来,今天是周末,今天取消会议的话,应该会顺延到下周一,平白又多出两天来。
看来,他们还有的是时间哪!^ ^


  发表于  2004-11-20 14:16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