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记忆之间(八)
时间:2004-10-11

难得不赶稿的夜晚,艾俄洛斯大字形躺在KING SIZE的床上,月光从窗外透进来,晶亮晶亮洒了一床,于是翻个身几乎是打个滚把自己铺到月光下,这个季节的夜晚,还是带着冬日残留的寒冷;

抬起眼瞄一下床头的钟,才十点,天哪,难得可以早睡耶,为什么会睡不着?

以前有休假的时候,撒加不练习的话,就选择睡觉,有时,甚至不允许艾俄洛斯熬夜赶稿,而命令他陪着他一起睡,当然这样的“陪睡”艾俄洛斯是甘之如饴,哪怕第二天会通宵;

眼睛定位在身边床的空白处,已经一个月了,显然不会再留有什么属于某人的气息,只是这张床现在看起来,好象太大了;

甚至连整个房子都显得过于空旷了,以至于盛满了一屋子的寂寥,以及更加突显的属于他一个人的孤独;

其实,按照艾俄洛斯的个性,并不认为自己孤独,但在撒加离开后的这360小时里,除了工作时间以外,他经常会想以前他和撒加会在这个时间做什么?

作为射手座的典型,虽然不想承认,但他还是不得不认识到这叫做孤独;

 

 

所以,是不是该考虑,以后还是回自己房间睡?

 

 

“叮咚叮咚!”

这么晚会是谁?

虽然并没有睡,还是有点不情愿地起来开门,门外闪进来一个毛茸茸的褐色脑袋直往他脸上蹭,“哥,我好想你!”

对天花板翻个白眼,“艾欧里,你又被老婆踢出来了?”

“什么嘛,你弟弟我太想念大哥你了,特地来看望你,你居然说这么没良心的话!”刚刚还在装纯情的小子现在立刻改成哀怨的脸,东施效颦的效果惹艾俄洛斯无奈一笑;

“你呀,不要总惹你老婆生气,都快做爸爸的人了!听说孕妇不能生气的!”来了人,屋子里到底多了些人气,算算也快半年没看见这小子了;

“诶?撒加呢?”艾欧里亚眨了眨眼睛,刚才进屋时就觉得不对劲,原来是少了一个人!

“走了!”回答的人,淡淡的,走进厨房去泡茶;

“哦?今天晚上他还要上课么?”不明情况的人跟着晃进来,顺手从冰箱里拿出一盒寿司;

“不是的!”回答的声音依旧没有起伏;

“不是?有饭局?”

“去维也纳了!”

“维也纳饭店?诶?没听说过嘛········咳咳咳!”艾欧里亚瞪大了眼睛看着面无表情专心致志地为他泡茶的哥哥,“你是说他去维也纳了?”

艾俄洛斯点点头;

“去表演?”

摇头!

“去旅行?”

还是摇头;

“那·······呜~~~~”

“去进修了!”一块寿司无情地塞进他嘴里,艾俄洛斯替他把话说完;

两口将寿司解决掉,艾欧里亚依旧执着地对刚才的问题不肯罢休,“他就这么走了?你就这么让他走了?那你怎么办?”

搞什么?艾俄洛斯简直快要不知道用什么表情了,说得好象他是弃妇一样;

“说什么呢?”拍拍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脑袋,纵容地一笑从他身边走过;

 

 

我怎么办?

呵呵,从来没有想过呢;

 

 

“他什么时候回来?一个月?”

眨眼!

“半年?”

耸肩;

“一年,还是·······”

“不知道!”

“什么?”艾欧里亚掏了掏耳朵,“该不会······”

不回来了吧!

话自然是没有问出口,就算艾欧里亚再怎么迟钝,也知道这样的问题根本不能问;但艾俄洛斯又怎么会不知道他想问什么呢?

 

 

“你呀,还是考虑考虑怎么回老婆身边吧!”

真拿这个弟弟没办法,艾俄洛斯摇了摇头,把茶递给艾欧里亚,在沙发上坐下;只是还没来得及想怎么打发这小子,那边已经一个跨步到了身边;

“哥,这么难得就我们兄弟两,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什么地方?”

“走啦,走啦,去了你就知道了!”不容艾俄洛斯拒绝,艾欧里亚就拉着他出了门;拦下一辆TEXI,把他塞进去,没半个小时绕进涉谷的一条小巷,停在一家不甚起眼的店门口;

下了车,艾俄洛斯抬头看到门上写着:BETWEEN THE MEMORIES;古铜班驳的色调,如这个名字般沉淀着古老的味道;

被艾欧里亚迫不及待地拉着推开门,震耳欲聋的音乐铺天盖地迎面袭来,艾俄洛斯几乎连呼吸都为之一窒;

随着这震耳音乐而来的视觉冲击更是让艾俄洛斯怔怔地愣在了那里;

人声鼎沸的酒吧里,沸腾的人群中央是一个不大的舞台,舞台的中央站着一个人,一身黑色的紧身衣裤,勾勒出结实修长的完美身材,蓝色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背后,一把小提琴在他的弦下欢快地歌唱;

有别于古典的演奏曲目,在这里听到的演奏完全是充满现代气息的音乐,只见那人手下弓弦起伏,激昂高亢地乐曲便倾泻而出,而他整个人如同黑夜的精灵般随着音乐及弓弦而摇摆舞动着,蓝色的长发也在背后随着身体的舞动尽情飘洒着,甚至连挥洒出来的汗水都带着欢乐甜美的气息;

最初的那个瞬间,艾俄洛斯有一恍惚间的错愕,好象看见撒加站在那个高高的舞台,飞扬着神采,眼神锐亮,笑意昂然;再回神凝望,才发觉只是一个错觉;

站在舞台中央的男子,比撒加要年轻一些,头发有点卷,看那眼睛就知道是个爱笑的人;而更奇特的风景是,在这个肆意挥洒着音乐魔力的男子身边,还有一架纯白色的钢琴,琴前坐着一身白色休闲西装的琴师,石青色的长发,几缕滑过肩膀垂在胸前,衬得白瓷般的皮肤更加白净;

他的手指轻快地飞舞在琴键上,在小提琴的欢快激昂氛围中,营造出闹中有静的韵味,清泉石上流般,调和着,搭配着,使得原本热闹的音乐显露出一份独特的优雅来;

一黑一白的两道身影,一动一静的两股旋律,在记忆之间的酒吧里出奇地和谐,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舍不得离去错过这场精彩的表演;

 

 

“怎样,没白来吧!”被弟弟一推,艾俄洛斯才真正回过神来,“米罗和卡妙虽然是业余的,但他们的表演不是我吹,绝对不在撒加的级别之下哦;”

艾欧里亚从酒保手里接过两瓶啤酒,拉着艾俄洛斯在吧台前面坐下,随后便见他朝着艾俄洛斯身后振臂高呼,“嘿~~~~~这边,这边!”

艾俄洛斯转过身,看见舞台上的两位正穿越人群朝他们走来,摆了摆手,表示已经看到艾欧里亚;接着,他便发现蓝头发的男子一直牵着那个白衣服的男子的手,手指互相交叉扣合着,呈一种胶着的状态;

于是,艾俄洛斯在这充满了人与声音的地方,在一瓶啤酒的引导下,嗅出了正向他走来的两个人身边特别的味道;

他眯起眼睛,从他一个人的视角看他们艰难地挤出人群,看他们的手指始终胶着着,然后胃里的酒精开始发酵,他听见那个爱笑的蓝头发的男子用轻快的语调和艾欧里亚打招呼,不知怎地,落在他的耳朵里却是撒加当年第一次和他打招呼时的声音:

“你就是艾俄洛斯?”

他记得他回答他说,是的,我是;

而后呢?

而后他听见另一个声音问候他,啊,对了,是那个叫卡妙的年轻人,他的声音很轻,带着一点点清凉的味道,一如他弹出来的琴声;

“你好!”他也很礼貌地问候他,就象当年他问候撒加一样;

酒精的作用越来越明显,他的视线也逐渐模糊起来,头很晕,勉强靠手肘支撑着吧台才没有趴下去,所以当那个有着一头蓝色卷发的年轻人走到他面前时,刚刚才笑着说:“你好,艾俄洛斯,我是········”

艾俄洛斯就吐出两个字光荣地倒了下去;

那个“米罗”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来的年轻人,在喧闹的人声中,清晰地听见艾俄洛斯呢喃了同样两个字的名字:

“撒加!”


  发表于  2004-10-11 17:5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