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记忆之间(一)
时间:2004-07-24
到东京的时候已经是夜晚,撒加提着不算太大的行李箱站在地铁的入口处;

与京都比起来,东京要热闹的多;
不论是机场还是地铁,抬眼望去几乎全是人;
他并不讨厌人多的地方,至少他尽了一切努力就是为了到东京来实现更大的理想;但对于晕机的他来说,刚下飞机就在地铁里碰到如此多的人,他晕机的症状更严重了,胃痉挛着,头疼欲裂;
几乎是挣扎着辨认着方向,从自动卖票机里拿出票!

横山公寓!

京都的老师替他安排的住所;
据说是老师的故友之子的公寓,刚好有房间空着;
那个人叫什么来着?
艾俄·····洛斯!

门牌上是这样显示着的,于是撒加伸出手按响了门铃;
尽管是清脆的“叮咚”一声,但对于此时只想就此躺下去的他来说,也如同魔音穿耳;
更可气的是,门铃按下去以后,迟迟不见人来开门;
“可恶!”倚着墙暗自咒骂了一声后还是无奈地又按了一次;
头更痛了;

然后,过了一会儿才听到里面有了些声响,似乎是仓促的脚步声;
再然后,在连声的“抱歉”中门打开了;
头发滴着水,头上还挂着毛巾,艾俄洛斯一身水气地出现;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而对着刚从浴室里冲出来一脸歉意的艾俄洛斯,撒加只说了一句话:
“洗手间在哪里?”

“现在有没有好一点?”艾俄洛斯将冰镇的毛巾敷在撒加的额上;
“你不舒服,下飞机的时候打个电话来我就去接你了!”
沙发上的人皱了皱眉头,“你好象没有留电话吧!”
“啊??我·····真是抱歉,太抱歉了!瞧我怎么····唉,不管怎样,我也应该去接你的,都是我不好····”
“艾俄洛斯!”
“诶?”
“我的头很疼耶!”
“啊,对不起,我再给你去换条毛巾去!”


待撒加的头疼好一些后,艾俄洛斯将他带到了给他准备的房间;
“这原来是我弟弟的房间,他结婚后房间就空了出来,我已经重新布置过了,你先休息吧!”
第二天,横山公寓1006的门牌换上了新的名字:
艾俄洛斯&撒加

  发表于  2004-07-24 17:3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