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转载]携手人间,一念千年 BY 临渊为祭
时间:2007-10-25

携手人间,一念千年


三生石上旧精魂,这原是个不止三生三世的故事。


第一世,便如此地刻骨铭心。

清风明月会相逢。

那样冰雪清冷的月公子,那样倜傥不羁的清风小王爷,谁说至美则不祥,谁说至美则遭天妒,为什么却偏让他说对了呢?

黄昏近晚霞,独行无牵挂。
最不忍看见米罗一个人浪迹天涯,踏上那段追寻之路;尤其,这条路原是根本没希望的;可他不知(或是不敢想),他还满抱了希望,当希望成了一地碎冰时,他还是要浪迹天涯,这次当真是无望之路。
独行无牵挂,当真无牵挂么,看到的也好,猜想的也罢,米罗一定会在淅淅沥沥的雨中,不辞痴绝伫黄昏。
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那时,米罗寻卡妙已有七年,七年来,米罗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拿到这张字条吧——毕竟是七年来唯一与卡妙亲身相关的物事。
“米罗手拿纸条,口角含笑,眼神却是飘忽迷茫”,这副神态最让我怜到心间痛到骨里,那一刻想必是他七年来最幸福的一刻,然而这样的幸福何其飘忽何其短暂,不久被艾尔扎克叫醒,他一惊说“啊,怎么是你”,虽然只短短五字,虽然马上他又笑了,我却已经双泪长流——怎会体会不到他当时的心情,只是,他醒了,看到的只能是眼前人,却始终不是心里人,或者,永远也不会是了。
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
假如艾尔扎克一遇加隆便全知清风明月之事,他会不会借鱼腹传书给身在天下的米罗?
“卡妙,你在水里,在天上,为什么不出来看我一眼!我找了你这许多年,你知道么?卡妙,卡妙,你出来,出来看我一眼啊!”
只有酒醉之际,他才会喊出这些话。其实我想,他或许恨不得时时喊刻刻喊,喊得神鬼人皆知,喊得在天上的卡妙被众仙贬下凡尘,喊得在阴司的卡妙被不耐的阎罗还阳,喊得在人间的卡妙头顶青筋来到他面前忍怒道“米罗,不许胡闹”;我也知道,平日里他断然不会这么做(原因很简单,那人不喜;那人不喜的事,他决不会去做),唯独一醉之时在那酷似水阁的池水前,他的几句话,喊尽了天上人间。

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卡妙,卡妙……我……我好开心……我……我们一辈子都这样,好不好……好不好……卡妙……”
——“米罗……米罗……我答应你。”
——“我知道妙妙是最重言诺的,答应了寻常人的尚且一定办到,何况是我……”
然诺重,君须记。
记得,卡妙自然是记得,否则便不会有凌阳雪舞和客栈一梦。
盂兰盆节本看得我心酸又希望骤起,甚至欣喜得有些迷蒙,一迷蒙便忘前言,诶诶,我本该有此一劫。后记里看到大人写道:
“可能有大人会问我,卡妙既然已死了,米罗在盂兰盆节上遇见的是谁?笑,还记得那个店老板说的话么?‘在每年的腊月十七,鬼魂覆面具至人间而舞,且活人绝不可摘下面具。’
米罗遇见的是谁,不言而喻。”
数行字前魂梦惊,将近二十年了,什么叫断肠,当日真是尝了个痛快!
以致于忘了去心疼米罗额前蓝发中的银丝,忘了去体会“米罗,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我们初见面时便是万劫不复,你可知,我其实亦是如此”这句话,满脑子只有一个字——魂。

抚银丝的和说话的都是魂,到底要有多深的情多重的诺,才会让早应安息的魂魄在人间徘徊了四年?
——我宁可相信这四年来卡妙的魂一直都在米罗身边,只是借了盂兰盆节才能得以让米罗看见。
原本一直怪卡妙太狠心,怨他对不起米罗,谁料想,他竟也是和米罗一般无二的痴儿。
只是,米罗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卡妙其实一直都在他身边,哪怕只有痴魂。

天予多情不与长相守,自然,不是有诗曰:天若有情天亦老么。天不老,故而天无情。
“妙妙……卡妙……你好……”
卡妙有多残忍,假如米罗的血泪还不够,那便再加上我的恸哭和心痛。
“这些年来,你一个人在此,不寂寞么?日后我一个人漂泊江湖,你忍心看我如此寂寞么?可是,无论怎样的寂寞,我一定会……一定会听你的话……活下去……”整篇文章最噬心的不是卡妙说的那句万劫不复,于我而言,反倒是这句。
以米罗的性格,能说一句话让他一定听的,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卡妙了。米罗重不重诺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只要是答应了卡妙的事,即使多少个轮回转世他也会做到。
应允诺言,卡妙将以魂魄终身陪伴,米罗则要漂泊江湖寂寞余生;
只是,人与魂,再难相见——盂兰盆节,米罗不会再去。
好,好,很好,如此,扯平了。
——可,当真扯得平么?

难得文中还是有几处温馨的,再读来时,依旧是向往和钦慕,只是多了十二分的辛酸。

不是游记不是记事,米罗决不会正正经经地写这些东西,他提笔都是随性而出。然而,便是这么些堪堪交待事件的纸条,如此让人惆怅——东坡赤壁,人生至乐,不知后来米罗是否有幸与卡妙同游过。
会,曾经,这些纸条便是曾经——那样两个人,那样一个世界。
最喜欢的还是米罗那张最胡闹的纸条,当真是典型的米罗风格,可谁道他只是在胡闹,反反复复写着心中最在乎之人的名字,那不亦是幸福么?

京城小调,真是乐极是尔,悲极亦是尔啊!
卡妙一生,应当只唱过两次这首曲子,无论是米罗还是苏兰特,无论是乐极还是悲极,听过的人,定然是永世难忘。
多年以后,艾尔扎克带着雅克夫来到江南。
仍是多情的江南雨,仍是低沉温柔的小调,仍是那个不喜欢打伞的人,只是,已然不可追。
原本,米罗便是个不可遇不可求的人,只能他去认定一个人,却没有人能将他束缚。
卡妙,其实一直都是很想见米罗的吧?
悲莫悲过人生短相思长,痛莫痛过多情似无情——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
魂已断,梦相随。
凄凉别后两应同,悲戚的又岂止清风明月!
“芳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武陵溪,传说中的溪水……呵,传说么…原来又是一段传说……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
米罗和撒加,不知道该说谁更幸运一点——米罗还有个半真半假的希望,撒加却没有;卡妙死的时候,米罗不知身在何处,而艾俄洛斯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撒加始终都在身边。
诀别诗,两三行。谁来为我黄泉路上唱,若我能死在你身旁,也不枉来人世走这趟。
——似乎还是米罗惨一点。
可是,面对同样的情殇,米罗能不管不顾无所顾忌,撒加却有太多的放不下和不能放下。
被艾尔扎克翻起往事的夜里,他只能苦笑一句“米罗满天下找卡妙,你呢,却让我到哪里去找?”
是了,再无人能将那曲“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圆。莫教偏,和花和月,天教长少年”唱与他听了。
武陵溪边,他将双手浸在清洌的溪水里,因着这里曾有故人的骨灰。这么多年来,米罗终是得见卡妙的魂魄一面,不知撒加呢,他可有魂魄相随?

也喜欢文中的拉达和米诺斯,两位都是有担待的人物,虽非正道亦有风骨。
其实从头到尾,拉达只说了一句话,然而一句足矣。
更喜欢的是米诺斯,长空栈道一役,对米罗的信任,相救于冰河;山石间相遇,分明料得到事情原委,仍是放过卡妙。名家气度,非一般江湖人士所能比拟。

长空栈道边的说书老者,想必亦是个了得人物(本来偶想到是老师,但素清朗大人说小撒滴上辈和小米他爹素世交,酱紫的话貌似8成立的说··)。他当是亲眼所见当年一役,一段书说得绘声绘色,连细节都照顾到了,而且在场的当事人并没有提出异议。他谈吐不凡,有些话更是字斟句酌,切中要害,还一眼便看穿米罗所想,却在俗世之中做了个说书人。所谓大隐隐于世,他当是世外高人。

却是当真如他所言:清风明月一梦遥。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原是那南柯一梦呵!
有人自此一梦不醒,先贤曰浮生若梦么。他不愿醒,也罢也罢,便让他一梦千年,轮回之后,仍要遇到寻到那梦中之人,与之执手相携,同游人间!
只是这一世,他始终欠了他呢,这般刻骨铭心,来生如何相报?
或者说,一个来生,够么?



(以下附:《倾城》 《三年》 《醉清风》)
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却,早已不止十年了呢!

原本那样一个不羁的人物,却是被一身落寞气息掩去了张扬的味道。
那件石青长衫与他相伴的时日,只怕不会比他浪迹天涯的时日少,三年,七年,十四年,原来终是这件长衫,才配得了这般绝世的人!
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米罗是第一个推翻这句话的人。他这一生,与卡妙在一起的时候,便是真正开心着快乐着;他这一生,自始至终,从未惘然。
“真是白痴——谁叫你当初惘然了。”米罗从我身边走过去,却听他口中自语着。
然后他笑了,笑得非常之得意。
除了他,谁还有资格这么得意一笑?
笑得好啊,当真是天上地下最畅快的一笑!
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那一年的中秋,想必会是他刻骨铭心的记忆。毕竟,那人应了他,虽后来不得已毁了诺,但只要他应过他便好。
于是分别伊始,米罗便有了些特别的习惯;
比如爱看那明月,看得城墙枯草一片暗红,看得心缭悷而有哀——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比如每次都煮粥,都会放上几片碧绿的青菜,因他记得,多少年前,曾有人做过几碗碧绿的菏叶羹。
比如日日穿着那石青长衫,一件半旧的长衫却穿出如斯潇洒风度,只因那颜色,是石青呵。
七年后,他又多了喝冰酒的习惯。

明月千里故人稀。
撒加二人路过此酒馆却不遇米罗,不过也好,断肠人见断肠人,谁还禁得起一句断肠语?
又一个七年了,再见撒加,心中隐隐地疼。好在他还有加隆,还有魔教,一个勉强却决不可少的支撑。
那米罗呢,他还有什么?希望么,笑,那是何物?
不可笑啊不得笑,一笑居然心中大恸!

后来的后来,米罗还是要走,为什么这样的人,却只能漂泊江湖度余生呢?
天意啊,为何这般小气,偏是嫉妒便不愿成全这世间最该成全的人!
既如此,那便走吧,要到很多地方去走走,随便怎样的地方,其实天下哪里有他未曾去过之处,只是,再走一次,这样也好……
我本情痴,故生娑婆;我为痴儿,堪不破,为何要悟?

“卡妙,你不在我身边的日子,已经和我们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一样长了呢。”
六岁的初遇,二十岁的永别,真真…十四年了呢!

风掀竹帘,冷雨飞溅之时,视屏上的文字刚好是“浮生逝水烟尘渺,清风明月一梦遥”。
檐下一排九子铃声韵清远悠长,生生摇淡了那一双寒冰凝蓝的眼。
寒烟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分明时时都念着他,却要一遍一遍地说,我不曾提过那名字。
若真个忘得干净,又何须再强调一遍?

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
看吧,说谎了不是?
否则,怎会梦见小时候的事,还一字一句梦得清清楚楚。
终生不悔的一开口成千古恨,终生不悔的万劫不复,只因,他是米罗,而他,是卡妙。
你信不信啊,天涯海角我都找得到你的!
——笑,他当真只有六岁么!童言无忌,却居然,真让他寻遍了天涯海角。
然后便是那青梅茶,倘若当时卡妙没有忘记放冰糖,是不是后来的日子便不会酸涩如斯?
再然后便是那北海的茶,苦涩之极的茶,却也是从没喝过的最好喝的茶。
米罗。艾尔扎克。
初到北海那年,十一月初八,卡妙换下平日里的青衣,着一袭白衣。
便是自欺欺人,这一日里,终究掩饰不住心意。
痴人,痴人,都是痴人,数遍天下,哪还能找得到这般痴这般傻的人!
所以,江湖不是有传说么,清风明月,天下无双。
大约七八年之后,艾尔扎克的小屋外多了一条路。
一条,五年来,每天都会走一遭的路。
于卡妙,艾尔扎克亦是弥足珍贵。


凭人间自古多少情,愿只愿沉醉明月清风。
突然一下幸福得措手不及,真有点不适应呢!^_^
当然也知这幸福不过是镜花水月,可如此足矣!

死生契阔,与子相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

第二世,仍然谈不上幸福,即使有,那亦是曾经。

风花传。
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少年不识愁滋味,儿时的时光总是美的。
喝酸梅汤的时候,小家伙们应当都不超过十岁,见过史上最调皮最让人头疼的孩子关心人的么?
吵着闹着要吃酸梅汤,却把自己碗里的冰块拨给那人,而他自己,原是并不吃酸的。
——只是心疼那人而已。
这份情意,怕是生生世世不会变了,若会变,也只是变得更浓而已。

韶华难留,覆水难收。
其实很早以前,撒加便知一切早已注定。
从他说“我撒加想得到的东西,自然是要用这双手来拿到”时开始。
当卡妙跟在他身后,目光泠泠看着他的那一刻,卡妙便在怀疑了,甚至已经肯定了什么。
之后,卡妙请辞未果,终是为他发现的东西送了性命。
当然,即使他到了极北之地,结局恐怕亦不会不同,他本是这样的人,不是么?
其实,这样的结局,这样的卡妙,撒加又怎会料想不到?只是不愿想,于他,总有更重要的东西。
倘若早知撒加心中所想,艾俄洛斯定会把一切都让给他,自己本不是执着于江湖的人。
纵然如此,不过是将事情发生的时间推迟了,却避免不了——早知撒加决不会满足于一个武林教派,他既有能力又得时势,君临天下是迟早的事。
纵然如此,仍旧挽不回某些人的性命——权力之争,必须要有流血牺牲;何况,有些人还是命中注定的牺牲品。
权力是好,只是代价太大——撒加真的知道艾俄洛斯和权力哪一样更重要吗?不会后悔吗?
或者,只是长恨人生总不能两全罢!

有人说,一将功成万骨枯;
也有人说,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
还有人说,人敌不过岁月,千百年后,王侯将相平民百姓,都不过一掊黄土。

“史昂老师是聪明人,他一直防着我,而他也知道只有让你任教主,我才不会和你争……所以,我去争了更大的东西。”
也因此,失去了更多更重要的东西。
要知道,艾俄洛斯和撒加,从来都不是一类人。
一个愿意归隐田园,一个却执着于天下。
更不幸的,两人一样固执。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不知将来人事变幻,撒加会不会有想到这句话的一天。

还是卡妙看得透彻,但却无能为力。
——还没有人笨到会去阻止清醒的撒加。
只是无论如何,我难以赞同撒加的做法,说是抱负也好,为了天下百姓也罢,这样任性,这样独断独行——对不起艾俄洛斯一片真心与之相交呢!

这样两个人,能有携手游人间的一天吗?
谁知道呢!
知道的,不过是这一世的故事没有终结,必定还有纠缠的来日!



第三世,原是为了未完结的前生而存在。

一蓑烟雨。

或许是为了要续第一世的情缘,今生甫一相逢便结为知己;
或许是为了要尽第二世的纠缠,今生的身份始终是对立的;
——只能是你死我活的结局,活着的,定要一生孤寂。

这场初见,或许原本是撒加的一个陷阱,除掉艾俄洛斯的陷阱;
却不料两人竟一见如故。
有着那样的前世,今生又岂会无动于衷?
撒加,仍是那个冷静理智的撒加,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和野心;
相识醉酒之际,他仍有杀人的念头;
尽管这念头终是消退了,尽管两人惺惺相惜遂成知己,然,终是不祥的前兆,不是么!

不语湖畔,两人互诉心事。
明知他有一统武林之抱负,欲振翅而高翔,仍要以箭相赠;
不离;
明知他无意于俗世之功名,愿泛舟而终老,仍要受他之赠;
不弃;
分明是两分殊途,他仍要起誓,他仍要应誓;
一击,同心;
二击,定约;
三击,盟誓;
明明是没有前路的未来,又岂可奢求不离不弃?
——或许原本是有希望的,艾俄洛斯更是一直抱有希望,可撒加终究放不下舍不了。

史昂何其精明,他了解撒加,可谓是深入骨髓;
他知道撒加的野心——如果我不给你,你也会自己来拿的;
他知道撒加的羁绊——我只给了你半年的时间,是长了,还是短了。
撒加自然青出于蓝,精心布下了大局;
不惜重伤舍身相救,给了艾俄洛斯一个虚幻的桃花源,却是为了将他精心辅佐的基业毁于一旦;
最终的最终,还亲手杀了他。
然而,大殿上的一番话,与艾俄洛斯的一场相知,撒加确实是真心真意的。
史昂和撒加,从一开始,这两个人便知道一切,策划一切;
聪明人做事,总是心照不宣的。
不过,聪明反为聪明累——这句话,史昂已经体会到了;
他更知道,多年以后的撒加,也将体会到这句话,和一份割舍不掉的惘然;
可他并没有提醒撒加,有些道理,还是亲身体验来得深刻。
——毕竟是看尽世事的人,比起撒加,还是他老道一成。

料峭春风吹酒醒,他已经醒了。
镇东小屋的一切,其实早已被那封信毁得干干净净——那人决不会放弃他的梦想,他再怎么等都是徒劳;
然而,不甘心,难道一切的一切,这才是真相吗?
宁可自欺欺人,明知从不会有桃花源,仍然晚醒一天是一天。
可是,春天毕竟还是来了……

烟雨小楼,中秋枫林,江南湖畔,泛舟同游,想必是这些江湖人毕生难忘的回忆;
自然也会是将来的对决中,最致命的一击;
常言,先动心者输;
看到米罗卡妙并肩的一刻,艾俄洛斯已经输了;
原本那才是他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与撒加兵刃相向。
也罢,这样也算成全了那人的心愿,只是,他得了天下又能如何?

果然,史昂的想法应验了,艾俄洛斯的想法也有了答案;
只是,撒加本身也不知道,得了天下究竟能如何!
他最终还是辜负了米罗的一番心意——一蓑烟雨任平生!

原本——
第一世里,他杀光了所有伤到他的人,背着他突出重围,却仍然没能救回他一命。
三天后,他亲手将他的骨灰洒进武陵溪;以后每年九月明月夜,前来祭拜。
之后,卡妙没了,米罗走了,穆再也没回来,大家一个个都散了,只剩了他一个人。

第二世里,他为了自己的野心,生生将他伤个彻底;
然后,没有结局。

这一世里,终于求有所得,终于差一点便能相伴终生;
始终,差了那么一点。
这一世,原是有两个结局的,可是没有什么差别。
撒加活着,他会娶妻生子,却仍是眷念于那褐色眼眸,透过她的眼看另一个人,最终殁于那桃花深处;
艾俄洛斯活着,唯有那半截醉月箫是唯一而全部的凭吊,却亦因此被主上猜忌赐死。

何苦!

这样的三生三世,可有人满意?

城下路,凄风露,今人犁田古人墓;岸头沙,带蒹葭,漫漫昔时,流水今人家……

他们的后代,应该再不会惘然,再不会重蹈覆辙,而一定……会幸福的吧!

再说米罗卡妙,这一世终得以携手同游人间,时日不长,却铭刻千古。
三生三世,这两人竟未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他对他,依旧赴汤蹈火,舍命相陪,只身闯入魔教总坛,不忘求个生生世世;
他对他,依旧纵容宠溺,倾心相交,叛出魔教终生封剑,承诺他的生生世世。
——我会陪他到天涯!
——我答应你,上穷碧落下黄泉,也不从你身边离开!
他说,答应我,若我先走,我的骨灰是一定要跟在你身边的;若你先走,纵然是骨灰,我也要伴它一生一世。
纵然相随日短,终不似东流水那般长长久久,然而比起前生,比起今生的撒加和艾俄洛斯,这已是最好的结局。
这一世,证明缘未断情未了便好,至于相守,他们还有生生世世。

那何苦酒,想必是卡妙送上的,聪明如他,自然一开始便料想到了结局。
他与米罗,撒加和艾俄洛斯,其实四人心底渴望的是同一样东西;
不同的是,前者知道,后者却是在生离死别的一刹那才觉悟。
把酒遥寄的时候,撒加自然是羡慕那二人的;
原来,携手人间,才是最大的心愿,为什么当日却不明白呢?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

*注:三世的顺序参考《一剑光寒》曙光寒的自述~ 以下的纯属偶自作聪明,大家请包涵^_^



因着兵器的关系,便先江湖后江山了。

情丝。珠泪。

今生的相逢,不再是寒烟寺的青梅茶,亦不是烟雨楼的梨花春;
却是无名小亭中的高山流水;
——更言明了红尘知己、不离不弃之将来。
笑,老天待米罗真是好呢,不负他几生几世的相求。
他们都记得呢,还是米罗执念深些,初见面时,便知有一场梦,已经流转了三生三世。
原本是江湖浪子,却入了撒加的庄院,并在那竹影深深中找到了原本寻觅无望的人。
有些相逢,定然是前世便已注定的。
是呢,无论穿越多少个人世,无论身在何处,他总能在万千人群中,将他找出来。
——谁省?谁省?从此簟纹灯影。

犹记碧桃影里、誓三生。
早春桃花,原是再也躲不开的魔障。
那一世,情陷于桃花源,情劫于桃花源,带着一身孤寂,最终殁于桃花深处。
今生的相逢,仍是那漫天如火漫天如血的桃花。
如火,如血,却美丽娇嫩的花,又是一个不祥的预示么?
前世的魔障,今生仍然解不开。
他的冷酷决绝,他的冷冽傲然,他的力量、气势、野心、欲望,前世今生,不曾改变。
而他,仍旧甘于平淡,爱那月下共酌,而不是刀光剑影;爱那流光缱绻的眸,而不是其中隐藏的血雨腥风。
于是,什么都改变不了,史昂的预言,又一次毫无偏差。
欲壑难填,他那止于万劫不复的野心,终究吞噬了他的生命。
一将功成万骨枯,又怎么可能,一蓑烟雨任平生?
今生,终不过是前世的倒影啊!



江山,无限江山,如此江山。

虽贵为人上人,于这两人原是没有分别的。
于卡妙,米罗至情;于撒加,米罗至义。
艾尔扎克,尽管事过境迁,他对卡妙的敬仰和忠心,始终不变。
一步黑子接一步黑子地下,聪明如他,在这棋局中早已参透乾坤。
原是和和美美的生活,偏生有人迂腐至极横生事端。
——所谓“正统”两字,不知害煞了天下多少英雄。

谁共我,醉明月?
好一个相逢恨晚,四月桃花,正确的地点遇见了正确的人,只是,错误的身份。
且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这一世,他们都懂了,却是以这种方式告终。
何谓正统,何谓顺应天意——哪一朝不是篡了前朝的位得来的?死抱着正统名义不放,到底谁才有不臣之心?
也罢,懂了便好,来生定要执手相携,徜徉五湖四海,再不去管这些俗世的东西!



这一世,终于拨开云雾见青天,除了幸福还是幸福。

沉醉清秋。

原来前世因缘定,莫怪今生总痴情。
米罗还是一样喜欢雨天,固然与第一世的那场雨脱不了干系。
卡妙亦然,以致于在梦里都喊出清风星红的名字。
前尘过往,很多人很多事情留下的印记太深,但只要每每梦醒,看见身边的人,便能安心。
——妙妙,你便当前生欠了我好了,所以今生要罚你被我赖在身边一辈子。
当真是欠了他几生几世呢!

而撒加和艾俄洛斯也总算摆脱前世的宿命,不再受诅咒于江山权力,这一世终能游遍三江五湖,看尽天下美景。

前世已经作古,然而谁欠了谁,今生来世、生生世世都是要还的。
要如何还——
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

我知道故事不会到此结束,那样风华绝代的四人定然有着长长长的将来。
这一世止于幸福,来生便缘于幸福。
今生落幕,但传说,才刚刚开始……



 祭歌之倾城流光

皎兮明月光,哀兮落寞郎。心之凄怆,唯绝以杜康。追明月以清风兮,慕乎天下四方。囊骋江湖之潢洋,故信马而由缰。霜降兮风露凉,不知遭命之即将。浮云壅而蔽月兮,清风泣而永伤。开彼岸之灵幽兮,无芳菲之琼浆。性烈毒而无以医兮,唯追魂此冥壤。独黯默此孤墙兮,俯衰草之枯黄。忽闻山人之歌月兮,心侘傺而震荡。踉兮跄兮,如履沧浪。渺兮茫兮,白日参商。


  发表于  2007-10-25 21:03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汗`````大人你``酱紫诚实||||||
偶是说,大人要怎么对付那些坑~~
表怀疑``偶就是来催文滴^^ 当然,工作事务第一;只是,看不到喜欢的作者的作品,很遗憾啊!
小渊 ()   发表于   2007-11-06 15:35:57

猫鼠确实是追过的,但还真的没有为之写过什么东西。
基本到今年,我就没有再写过一篇同人了OTZ
TO 小渊 ()   发表于   2007-11-05 17:05:15

其实看文是在两年前,今年暑假的某天突然就想写点什么,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留住当年的气息```于是就有了这勾起悲伤的东东````
说来也很庆幸的,当年是无意中逛到茶屋,幸好偶SS指数高,没有错过这么多的好文!
Faith大人还有在写文吗?加油哈~~ ^_^
记得在悠然小筑看到过的一篇杂言说,大人MS追过鼠猫的吧````不知大人有米写过同人呢?
临渊为祭 ()   发表于   2007-11-05 15:55:39

还忘了说,我也很感动T T
于是看着我文档里的坑两眼泪汪汪T T
TO 灯泡君 ()   发表于   2007-10-29 19:26:55

惭愧ING,我现在已经不是四年前的我了,迎风~~~~~~~~~~
TO 灯泡君 ()   发表于   2007-10-29 19:04:09

今天很巧,正好看到你在我Blog的留言,然后杀到你Blog,然后看到《一蓑烟雨》四个字,然后抬头望了望你的用户名……然后我轰的一下囧掉了囧丁乙
啥也不说了,冲回朝花夕拾找你以前的文章去……突然觉得N年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突然觉得不太认识你了,突然又觉得原来认识你4年了却从来不知道……555555,我今天真感动
感动死了的灯泡君 ()   发表于   2007-10-29 17:19:58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