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细雨扣夏弦

烟波湖畔

吹箫弄青莲

拟仿陶翁东蓠下

煮酒青梅南山前

醉卧扁舟笑看星

稍作轻狂

神州把诗添

有友相知何所求

不修千年也是仙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走过天路——第一天,青海湖
时间:2007-09-23

一直以来都不曾为青海之行写过什么,因为一路风景太多太美,而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笔触去描述它。

天路,那是一条通往西藏神国的道路,当我们坐上青藏铁路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一种仿佛是朝圣一般的心情,窗外的风景从东往西,渐渐荒凉起来,大片大片的黄土地随处可见,新奇的是,我看到了大片大片的向日葵,在黄土地上自成一派风景。

到达西宁的时候,突然下起雨来,来接车的小姑娘说得很动听,说是对西宁人来说,只有贵客来了才会下雨,听得我们乐滋滋的,从此自诩为贵客。

第一天去的是青海湖,从西宁前往青海湖,走的就是真正的天路——青藏公路,曾经这段天路也被称为血路,因为开路的时候,技术还不发达,全部靠军人的人力来开山辟路,再加上水土不服,几乎每一千公里就要牺牲一名军人,可想而知,牺牲了多少军人,而同时,为了运送物资,而起用沙漠之舟的骆驼来担当运输工具,也牺牲了近万头的骆驼,人与骆驼,谱写了开天辟地的一曲壮烈诗篇,用鲜血铺成一条通往朝圣之国的天路。
走在天路上,从身在黄土高原的西宁前往青藏高原上的青海湖时,听《天路》和《青藏高原》,别有一番滋味涌上心头,是一种难以形容的震撼,久久盘旋在心上。
而且这段路途,不仅仅是走过天路,我们还穿越了曾经的丝绸之路,曾经的茶马古道,坐在大巴车上很难体会这种心情,若是能徒步走过,想必是另一种心情,不知道是否会有时光倒流,重回大唐的感觉。尤其是走过日月山,走过倒淌河,走过文成公主当年走过的路,想她当年流下的眼泪竟能汇成一条倒淌回大唐的河流,心情更是复杂了几分,然而,文成公主的眼泪流淌了千年,倒淌河也渐渐流干了,而今待到我们前来,想看一看这晶莹的泪水时,已徒剩下茫茫草原上的几汪水潭,甚至连池都不能称了,也许再过若干年后,眼泪就真正干涸了。




青海湖是名不虚传的,方圆三百六十公里,站在湖边欣赏到的风景仅仅只是青海湖十分之一的风景。

放眼望去一碧万顷,与海相比绝不逊色。
最值得纪念的是,在青海湖亲眼见证了什么叫比翼齐飞,坐在前往二郎剑小岛的游艇上,有黑色的鸟儿从艇前飞过,乍看之下以为只有一只鸟,待飞得远些了,才发现,那是一对鸟儿,比翼双双飞,鸟儿彼此靠的很近,一副恩爱情深的模样,让众人都不禁叹息艳羡。
二郎剑是青海湖中的一处小岛,岛上有吉祥四瑞而著名,所谓吉祥四瑞是莲花座上有象,象身上有猴,猴上有兔,兔上有鹰,此四物为四瑞,无人讲解,不知其寓意何在。

有趣的是,大家争先恐后的骑牦牛,湖边有两只白色牦牛供大家骑乘,饲主称自家牦牛为小白,小白其实很温顺,但我骑上去的时候,它稍微动了一下,就吓得我惊声尖叫= =但愿没有吓到小白。

对了,需要提到的是在青海湖区还有个青海野生动物的小展览,展览中我只记得看到了传说中的藏獒和野驴,传说中的藏獒凶猛异常,但我们看到的藏獒均乖巧的呆在笼子里,毫无生猛之态,全然一副恹恹的样子,到是传说中的雪獒,一看就是美人
至于传说中的野驴,拍回来的用意想必明白的人自然明白,是不是耶律好男同学?
 


在青海湖的时间不长,其实一路上就有无限风景,但摄影技术有限,就不一一贴上来了,路经沙岛,看到一整片的戈壁滩,为之惊叹,据说是因为藏民过度放牧造成的,可这方圆多少里尚不得知的岛屿,该是如何的放牧才会变成这般田地,到是路上偶遇羊群,它们不紧不慢的走在我们的大巴车前,煞是悠闲。
 


唯一可惜的是,我们路过金银滩时突然下起大雨,让人猝不及防,甚是迷人的金银滩草原只得放弃,只是可惜了这留下美丽歌谣——《在那遥远的地方》的风景,让人残念啊~~~~


这是八月二十九日,我们第一天的行程。

最后贴一张极具藏族特色的图片:
 


大家不妨猜一下,这是什么建筑^^

BGM:天路


  发表于  2007-09-23 20:1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