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 纵缺

源于对爱情本质的执着

对自我的认真

或是

一种心灵洁癖

而缘分 是很好的信仰

一场放逐自我的出走

情绪与欲望 慢慢沉淀

让我相信坦然自处、沉静等待……

也是爱情的一种美丽姿势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首页    
>>More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
  侧耳倾听之火影[老唱片 ]                2004-08-23  19:52

想要大声对火影的音乐说:




大好き——很喜欢;

 发表于 19:52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驴儿归来嘿哟嘿[半支烟 ]                2004-08-23  19:45

生平第一次听说驴友这个词,生平第一次去做了回驴,也生平第一次有了隐居山林的心情;



从南通出发时是凌晨两点,坐着十九客的小中巴车,塞了满满一车的登山包,一路颠颠簸簸开往浙江;



因为很困,一路上迷迷糊糊,睡睡醒醒,睁开眼到达杭州是早晨七点多,接了第二头老驴(呵呵,偶棉属于菜驴,车上开始就带了一位老驴^^)就往临安方向赶,从杭州出来开往临安的路上,就对浙江有了莫名的好感,一路青山连绵,郁郁葱葱,进入临歧以后,更是绿水潺潺,绵延的小溪清浅清澈,顿时去了一身暑气,立觉清爽;

 发表于 19:45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Alive[老唱片 ]                2004-08-15  22:02

很喜欢这首歌;


活着;


不断前进;


忘却伤痛;

 发表于 22:02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记忆之间(六)[彩虹酒 ]                2004-08-15  13:43

(六)

撒加是个很怕热的人,加上略有些过分的洁癖,导致艾俄洛斯适应这一年的夏季很是花了一番力气;

水费电费超支不算,还害他·······

撒加对此到是不太清楚,他只记得这天他在洗手间里刷牙的时候,很清楚地听到艾俄洛斯一声惨呼,似乎还伴随着天崩地裂的绝望,探出头去,口齿不清地关心一句"怎么了?"却意外看到平日里和蔼得可比弥勒佛的艾俄洛斯居然两眼发红,颇有怒发冲冠的气势;

"刚才有人打劫?"撒加也只能凭表象臆测;

"不是!"好难得看到艾俄洛斯咬牙切齿的模样呀,撒加以极快的速度回到梳洗台前将牙刷完,在屋里仔细观察了一番,甚至在玄关前还溜达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于是微蹙英眉在艾俄洛斯面前站定;

到底怎么了?

犹在喷火的人一伸手,递上一支体温表,接过一看,39度;

“啊,艾俄你高烧?”

原来发红的眼是因为身体不适造成的啊,诶?那么怒发冲冠呢?

“都是因为你开冷气开得那么低害我发热!”也不知是不是身体支持不住了,艾俄洛斯抛来哀怨一瞥,整个人软软地倒在沙发里;

“我害的?”倒下去的人一脸疲惫,站着的人满脸无辜,“不是有被子嘛!”

天可怜见,艾俄洛斯连眼睛睁开瞪他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遇上一个喜欢夏天开极低的冷气盖被子的室友,就是有天大的委屈也只能自己默默承受,可是,为什么高大健壮如艾俄洛斯自己,却在晚上总是抢不到被子呢?

说出来,真是丢死人!

“艾俄?”始作俑者挪了挪脚在面前站定,“先吃点药吧!”眼皮动了动,真的是不想睁开眼;

“艾俄?”脸上痒痒的,有温热的呼吸靠近,带着凉意的手覆上滚烫的额头,顿时脑海中清醒了许多,却依旧没有睁开眼睛,贪婪地汲取这份清凉;仿佛是知道了他的心思,那只手也没有移开,轻柔地贴在他的额上,“不过,艾俄,就算是发热了,你也不用发那么大的火吧!”

发火?为什么发火?啊········

艾俄洛斯陡然睁开眼,“我今天要交的稿子还没写完!”难怪刚才的呼声那么惨,撒加暗自想象了一下艾俄洛斯的上司童虎主编大人要是没有按时拿到稿件该是怎样的暴跳如雷,脸黑如炭,碍于艾俄洛斯的病情,没有放肆地大笑出来,只是聪明地转换了一下表情,嘴角向上微翘五度,“向主编说明一下就好了嘛,生病又不是故意的!”

“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啊·······”蓦地抓住额前的手,艾俄洛斯突如其来地动作,这回换暗自偷笑的人大惊,“怎么了?”

“撒加你今天休息吧!”

“呃·····恩········”狐疑地小心接着话茬;

“呐·······既然是你害我生病的,就由你替我完成工作吧!”说话的人一副孱弱的表情,无力的却又满怀期望地看着;

这其实是很容易拒绝的,甚至连理由都是现成的,可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撒加的睿智头脑,在室温22度的空间里,在艾俄洛斯39度的高热目光下,宣告故障,有待修理;

“可···可是····”

“材料我已经全部搜集好了,大纲也写完了,本来今天只要把大纲扩句加词再润色就好的,你看现在········”

“我·········”

“你的文字功底我见过,一定没问题的啦,拜托!你也不想我被童虎大人拉出去斩首示众吧!”

从来没有发现他艾俄洛斯居然也有把撒加说得回不出一句话的时候耶,想起来就忍不住很骄傲很骄傲!

偷偷地瞄撒加一眼,看表情这稿子一定可以落实了,艾俄洛斯也不多话,把一直握在手里的手重新贴回额头,自顾自地放心睡了下去;

“真是的!”替他盖上被子,被委以重任的人不得不在铺着满桌照片的写字台前坐下;

人是要懂得认命的;

不过还算艾俄洛斯没有骗人,一切材料都准备好了,只欠整理加工的东风,这到不会太难为音乐系的撒加;

艾俄洛斯裹了裹被子,隐约听到有键盘敲击的声音,微微睁开眼,看到电脑前的身影,蓝色的长发披了一肩;

这家伙有时候还挺可靠的嘛!

意识再次混沌,对着他的背影说声:“ありがどう”重又睡去;

·····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第二天,艾俄洛斯又是生龙活虎,丝毫看不出前一天有任何高烧的迹象,让撒加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昨天被他狠狠诓了一次;

艾俄洛斯可没有注意到撒加的情绪,这一天他整天都是欢天喜地,脸上时刻洋溢着微笑,虽然主编对他文字的风格表示了怀疑,但一句“有时也要转换一下风格嘛”就弹指间摆平了,甚至还被主编夸奖说以后不妨多做做这样的尝试,这涡吹煤懿淮恚?/P>

看来撒加很有从事文字工作的天赋啊;

打开门的时候,艾俄洛斯想干脆拉撒加一起去跑新闻好了,这样就可以·········

“撒加,我回来咯,今天可要好好感谢你,真是救了我的命啊····”怎么没有反应,“撒加?撒加?”

伸个头,床上有人,紧紧裹着被子,“不是吧,还在睡,都几点了,快起床,说吧,想我怎么谢你?”笑着趴过去拉被子,却看到一张潮红的脸;

“撒加····你········”

躺在床上的人,有气无力地动了动嘴唇,“发·热·了!”

“啊?都跟你说冷气开得太低嘛,不听,吃药了没有?我去拿·······”念叨着要起身,不料被滚烫的手握住;

“怎么?”

“你刚才说要答谢我?”

“诶?····呃·····恩····”

“我今天有·····”

不是吧,报应来得这么快,要是让他去替撒加演奏,还不如今天稿件不交,被主编五马分尸的好;

“撒加,你看·····我·····”

“我今天的论文还没送过去,你帮我送去给山田教授!”

“啊?”

“啊什么?快去,十点之前要交到!”

“十点?现在已经九点半了耶!”

“少罗嗦,快去!别忘了是你说要答谢我的,迟到的话·····”

撒加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门“哐”地一声关上了,唉,他话还没有说完呢,艾俄洛斯根本没有见过山田教授,看来要想在十点之前送到几乎是没有可能了,不如想想怎么罚他好了^_*

 发表于 13:43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记忆之间(五)[彩虹酒 ]                2004-08-07  16:47

(五)

 

如果记忆里从不曾有你,我该是怎样的不完整;

当天边的彩虹跨过我的心扉,落在你的彼岸;

日出月落,星星在耳畔悄悄地说:

就要爱了吧?

 

 

已经习惯生活中有音乐陪伴;

艾俄洛斯写不出稿子的时候,会涎脸去磨蹭着撒加给他拉首曲子;其实到不是他有多么高深的音乐素养,因为最经常的后果是,拉琴的人陶醉了,听琴的人睡着了;

对此,撒加从来没有生气或者懊恼过,他喜欢看艾俄洛斯睡着时候的样子,沉沉的,嘴角还带着些微的笑意,这样的表情,让撒加感到满足;

他会体贴地替他盖上一条毯子,或者将冷气开得小一些,灯光调得暗一些,再轻手轻角的将艾俄洛斯摊了一桌子的稿子分门别类收拾好,防止那人睡醒了起来,对前面的文路丝毫找不到头绪;

这一切,他做得自然而然,他都替他考虑得毫无疏漏;

 

 

通常,收拾完后,他就地坐在一旁的沙发椅上,拿一本杂志轻轻翻看;

窗外灯火阑珊,喧闹灿烂;

房间里安安静静;

 

 

有的时候,比如现在,撒加也会索性坐在地上,托着下巴趴在沙发边,看着艾俄洛斯猜测一下他的好梦,睡着了都带着笑颜的人,梦里应该是一片花好月圆吧?

但他从来没有问过艾俄洛斯,毕竟问了出来,就少了那份静看他的睡颜天马行空地幻想一番的乐趣;

这种乐趣是绝对不可缺少的;

 

 

看着看着,自己也会被传染上睡意;

 

 

于是,伸手将灯光再调暗一些;

朦胧地闭上眼睛,身边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绵长,轻微;

数着他的呼吸,听见自己的心也随着跳动着;

一种安心,一份安定,一片安静;

就这么也和他一般无二,含笑睡去;

 

 

醒来是被咖啡给引诱的;

朦胧间鼻子捕捉到了香浓的咖啡,眼睛便一下子睁开了;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他睡在沙发上了,而本因睡在沙发上的人却留给他一个灯下的背影,艾俄洛斯已经开始继续他的稿子了;

 

 

大约是察觉到撒加的动静,艾俄洛斯转过头来,昏黄的灯光下,他的眼睛炯亮有神,宛尔一笑,“我吵醒你了?”

摇摇头坐起来,“被你的咖啡馋醒了!”身上的毯子好象还留有那人的味道;

“我给你去泡一杯!”

 

 

接过他递来的杯子,香味是艾俄洛斯一贯手艺下的醇厚;

抿一口下去,唇齿之间都会溢满他的味道;

微微地一笑,“你的咖啡就是这么好喝!”

 

 

喜欢在这样的距离下看他;

宽厚的肩膀,眼神里有阳光的味道;

喜欢看他在他的注视下,脸渐渐泛红;

 

 

“呐,艾俄,你刚才做了什么好梦?”

“诶?”

“梦里一直在微笑哪!”撒加想起那模样就忍不住也跟着微笑,一定是个很甜美的梦吧;

“那你呢?”

“啊?”

“你又做了什么好梦呢?”

“哦?”

“你也一直在微笑哪!”

 

 

两个人都有好梦么?

 

 

清风吹拂着窗帘飘起来,俏皮的星光好奇地踱进来;

落在互相凝望的距离里;

彼此的梦境里,是否都有这样的美丽星光?

还有,是否都有如此移不开目光的人?

 

 发表于 16:47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记忆之间(四)[彩虹酒 ]                2004-08-07  14:59

(四)

 

 

返回东京,已经是酝酿着凉爽的九月;

在车上,艾俄洛斯已经盘算过,今天是撒加休息的日子,于是他从神奈川到东京的这一路上,都满怀期待地,甚至满心甜蜜地猜测着今天回去能够享受到阔别已久的手艺;

然后,他就想到了那双手,干净,白皙,修长的手;

在小提琴的琴弦上轻轻滑动的手指;

只见过他,才有这样的优雅与从容;

在公寓里练习时,他曾在一旁静静看着,没有开灯,只有窗外如星光般璀璨的灯火,喧闹又静谥地映进来;

他悠然地长身站在落地窗前,握着琴弓的手缓缓一扬,悠扬的旋律就溢满了一整间屋子;而在忽明忽暗的灯火中,他的身下拉出的长长的影子,隐隐地有些不真实的虚幻美丽,就好象神奈川那里幽静的夜海般;

 

 

到达东京已经是接近晚上九点的样子,而街上还是一如既往地热闹,很多年轻人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涌出来般,在大街上笑着闹着;

艾俄洛斯带着一大堆的稿子和相片,拖沓地回到公寓;

怀着满满的期待按下了门铃,幻想着他看到他该是怎样的惊喜;

可惜的是,足足等了三分钟都没有开的门,彻底击毁了艾俄洛斯的幻想,他急切地掏出钥匙,推开门;

屋子里一片黑暗,只亮了一盏沙发旁的灯;

“真是的,既然不在家,就不要开着这盏灯嘛,浪费能源!”

抱怨着,拉着行李箱进了门;

一腔的兴奋全都被浇灭了,彻底没了劲头;

任行李箱在玄关那里放着,艾俄洛斯汲了拖鞋泄气地倒进沙发里;

 

不知道为什么要生气,明明就没告诉人家要回来的,所以家里没人也正常啊!

可是,今天他明明休息嘛,为什么不在家?

 

艾俄洛斯也知道自己近乎无理,但他就是很生气;

气自己如此着急地赶回来,但应该在家的人却不在;

更气自己为什么要如此生气!

 

毫无道理!

 

算了算了,还是先睡一会儿好了,不然没气死也累死了;

 

艾俄洛斯垂头丧气地侧身躺下去,没一会儿又觉得大厅灯光太刺眼,爬起来到玄关处关了灯;再倒下去时,发现连沙发边那么暗的灯也会这么刺眼,伸手就要去关;

结果摸了半天开关也没摸到,恼怒地坐起来,却惊异地看到台灯下压着一张票;

 

撒加的个人演奏会的入场券!

票上印的是前排最佳的座位;

而且上面用俊秀潇洒的笔迹清楚写着:艾俄洛斯!

时间是:916日晚八点

 

 

看看手表已经是九点半;

 

 

究竟在想什么,或者什么都没想;

当艾俄洛斯意识到自己冲出来的时候,已经坐在计程车上了;

而他此时身上只穿了极平常的T恤牛仔裤;

这身样子,到那么高雅的地方去是不是········

更何况,这个时候,去平泽剧院又是一条容易堵塞的路;

艾俄洛斯烦躁地耙了耙头发,到那里都不知道是几点了!

 

 

一路不停地催促着司机;

那位大叔到也好脾气,还和他开玩笑说是不是去赶女朋友的约会;

顿时涨红了脸,支吾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是赶着去听一场重要的演奏会!

大叔又乐呵呵地笑了;

艾俄洛斯只好继续红着脸当作没看见大叔暧昧的笑容;

 

 

是重要的演奏会,还是重要的人的演奏会?

心下没有立即分得很明白;

只是一心地不想错过;

那张特地用一盏灯光留在那里,等着他的票,可以想见那个人在灯下郑重写下他的名字时的目光与表情;

票,握在手里,可以感觉到写下那名字时的笔尖的热力;

温暖的,灼热的,烫着他的手心;

 

 

飞奔下计程车时,已经是十点半;

奔进剧院时,一路上是散场出来的听者,一边奔跑着,一边听着他们对演奏会的评论;

络绎不绝的赞美声传进他的耳朵里,竟比夸他自己还要舒畅;

艾俄洛斯想,大概从学校毕业后就不曾这样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跑过了吧,顾不得别人诧异的目光,他带着仿佛是自己被赞赏了般快乐的笑容冲了进去;

 

 

剧院里的灯光已经灭了,只留下台上一盏;

他奔跑着向那盏灯光冲去,远远地就已经看见了那一抹清浅温柔的笑容;

几乎是狼狈地大口大口喘着气停在了台下,原本属于他的位置前;

 

 

唯一的灯光笼罩了撒加全身;

他微笑着说,“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没有任何伴奏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在空旷的剧院里悠扬响起;

整整一篇第三乐章的回旋曲,只有唯一的一位听众;

 

 

演奏完,他优雅地向他行了礼,说:

“这是我为你留的乐章,艾俄!”

 发表于 14:59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夜已深[半支烟 ]                2004-08-07  02:13

只要有音乐,就可以快乐;


快乐来得很简单,只要你试着对自己微笑!


 

 发表于 02:13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晓之车[老唱片 ]                2004-08-07  02:09

拂晓的列车已经起行;



战斗的终点,在宇宙的哪个地方?



彼此交错的视线,迷惘、沉痛!



带着希望的火种前往黎明的大地;



不想再次离别!

 发表于 02:09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 [老唱片 ]                2004-08-07  02:05

曾经那样在一起!


粉色的花瓣,漫天飞舞;


童年时的分别,少年时的重逢;


人面桃花,何处识春风?


KIRA与ATHRUN,当年,是不是不该那么轻易说离别?

 发表于 02:05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某日[半支烟 ]                2004-08-05  23:16

某年某月的某日,生活中的小小一天;


平凡啊平凡!

 发表于 23:16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Wind[老唱片 ]                2004-08-02  21:34

一直在推荐歌曲,因为这是我每日的食粮;


最近特喜欢的《WIND》,来自《火影忍者》第一季的ED;


片尾的MTV是很朦胧的画面,浅浅的黄色,有紫色的蝴蝶从笼中飞出,一群孩子远远地站着,眺望着;


鸣人贴着地面静静躺着,身边是一直陪伴着的小樱和佐助;


画面里是一片的暧昧昏黄,隐约可以看见三个人的笑容,孩子们独有的纯净;

 发表于 21:34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兄弟》[老唱片 ]                2004-08-02  21:23

来自《钢之炼金术士》之IN;


虽然听不懂俄语,但是真的很喜欢,若再看着歌词配合剧情来说就真的可以潸然泪下的歌曲;


孩童纯净的童声,悠扬的歌声里,诉说的是人世间最动人的亲情;

 发表于 21:23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仓木麻衣《Time after time~花舞う街で》[老唱片 ]                2004-08-01  23:57

最近非常喜欢的歌;


来自柯南剧场版《迷宫的十字路口》^^

 发表于 23:57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SEED》CD 听力测试(一)[彩虹酒 ]                2004-08-01  23:46

阿斯兰和拉克丝初次见面的CD日文翻译;


初学上路,翻译起来真困难啊!


 

 发表于 23:46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越来越喜欢熬夜[半支烟 ]                2004-08-01  23:32

一到夜里精神就特别好;不知道为什么?


望天中········

 发表于 23:32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关于生活[半支烟 ]                2004-08-01  15:41

随便说说;


 

 发表于 15:41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网王同人摘录(一)[黑咖啡 ]                2004-08-01  13:21

网王同人摘录(一)


用来测试一下页面

 发表于 13:21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关于日期[半支烟 ]                2004-07-25  18:40
周末,是理所当然四处闲逛的时间;
逛到红叶贺,看到一篇给冲田君的祭文;
于是知道,原来总司的生日是7月8日,忌日是5月30日;
呵呵,没想到5月30日,是这么巧合的日子呢;
当然,一个人是真实的历史人物,另一个在这一天出生的不过是一个被称为一根筋野郎的人杜撰出来的人物;

现在不太会想起撒加这个人;
因为脑子里已经塞满了龙马,手冢,冲田,白,克鲁诺等等等等,很久都不会对他发痴了;
但我的笔下始终只有他,现在除了为他,我已经无法为其他人写什么东西了;
有点点偏执的倾向;

那天,在朝花看到SIMPLYGEMINI大人(名字不太好记呀)画的一张撒加,接天的海水,湛蓝湛蓝,他远远地,大概是站在海岬上,海风吹起了他的披风,似乎可以听到猎猎声响;
但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始终只是一个背影;
我也害怕看见他的表情,说不定转过来时,会是那张有着血色眼睛的青铜面具;
如果没有面具,我想他的表情依旧不会快乐;
因为即使那片海蓝得透明纯净,但阳光照下来,那里终究只有他一个人;
茫茫天地间,徒留他一人的孤寂;
那张图,很美;
因为那道落寞的背影,以及从纸面上传来的炽热目光,他纵使孤独,纵然寂寞,他依旧傲然独立,忧郁的目光里是掩盖不住的倔强,温柔笑容下是近乎固执的坚持;

这样的图,我拿来做了桌面;
每每打开电脑,总是恍惚看见他的披风飘然而起,仿佛就要转过身来,粲然一笑;

到头来,他仍旧是个梦,一个做了十多年的梦;


PS:没想到看到冲田君的祭文居然会对撒加发一通痴,唉~~~~
沖田さん
 发表于 18:40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这是怎样的一种状态[半支烟 ]                2004-07-24  22:01
不着边际!
漫无目的!

几乎是整整坐了一天;
而且!
一事无成!

对于这样的状态,用金牛座的特性来解释就叫好吃懒做;

不想找借口;

只是发疯似的听歌,每天要是没有了音乐,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下去;
从起床,到睡觉,包括上班时间;
时时充满着音乐;

所以很感谢那些创造出这样神圣造物的人们;
也感谢那些带给我机会听到这些好歌的人们;
比如《动感新势力》的杂志,比如“地下铁咖啡店”的“老板”!

生活中另一股来源,就是文章;
很多很多的文章;
所以也感谢那些写出如此精美文字的人们;

今天看到一篇SD的文〈旅途〉
到处旅行执着着画笔的流川;
和四处拍照却始终找不到意义的仙道;
在旅途中相遇的人,总是比较容易互相依靠;
但流川画册上的字,却刺痛了仙道;
I don''t mind, if you will forget me.

看了很多SD的文,流川也一直给我这样的印象,在他的生命里,仙道可能真的不如那只篮球;
流川是个只执着于自我意识的人,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潜意识里一直放任着仙道的任性,放任他对流川的刻意无视;
但是!
I don''t mind, if you will forget me.
But I will miss you. 
故事看到结尾处,有了这样一句话,流川的执着有了更深的含义,仙道的任性也永远是对流川的爱;

我不在乎,如果你会忘记我。但我会想念你。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人忍不住想流泪;

擦擦!
最近已经流了太多的眼泪,想想也可笑;
说到眼泪,不禁想起SEED中拉克丝温柔地对基拉说:
哭吧,不要忍了;
因为有了眼泪,人们才会感动!

是真的么?
 发表于 22:01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记忆之间(三)[彩虹酒 ]                2004-07-24  17:48
就好象琴键上蹦跳的音符;
撒加和艾俄洛斯仍然过着平行线般的生活;
艾俄洛斯几乎每天都很忙碌,刚刚从广岛回来就又赶去神奈川报导高中篮球比赛;
撒加经常可以在体育杂志上看到署名为艾俄洛斯的报道,还有精彩的图片;
艾俄洛斯捕捉运动选手表情和眼神的手法非常独特,一些不经意的瞬间经他的相机拍下来再加上文字的润色,人物都会如同立体影象般呈现在面前,鲜活鲜明;
不过,话说回来,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会每周都从书摊上买这样的杂志的呢?
他自己也常常会思考这个问题,可是,每次的答案总会是艾俄洛斯那张有时看起来很傻的样子;
甚至于在练习的时候,也会突然地在琴谱中恍惚看见他的样子;
真是不易控制!
撒加有些抱怨地想着;
“撒加君,你今天又拉错了C小调哦!”再加上山田教授饱含深意的笑容,不由他会在心里咬牙切齿地念一遍那个人的名字;

艾、俄、洛、斯!

奔走在神奈川篮球场边的艾俄洛斯最近也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
经常无缘无故就会耳根发热,不停打喷嚏;
更夸张的是,他常常会在耳根热的时候想起一个人,打喷嚏的时候也想起这个人;
瞬间,心里会流过小提琴G大调练习曲的欢快旋律;
那个叫作撒加的名字,在旋律里悠扬地划过,勾勒出一张精致的面容;
白皙的皮肤,他曾取笑说比女孩子还要细嫩,结果被赏了一记男人的拳头,从此只能在心里赞叹;
手指是学音乐的人特有的干净而修长,他也曾在看着他在厨房忙碌时叹息,这样的手是不应该做料理的,当然为了美食,这样的话也只有暗叹在心里;
但那样的眼睛,他嘴上从没有夸过,也不曾独自在心里赞叹,而是每每看着这样的眼眸时,就有了甘心溺进那份清澈透明的愿望;
他想起这样莫名的词语,叫做着迷;

那个夏天,艾俄洛斯在神奈川追踪篮球比赛的整整两个月;
渐渐地,悄无声息地,有新的旋律在两个人之间酝酿;
没有电话;
没有通信;
却会在夜晚仰望星空的时候,清楚地感觉到,彼方传来的目光;
轻柔地,缱绻地,从星光中蔓延出来;
穿越时间的点滴,在记忆里慢慢沉淀;

或名思念;

或名爱恋;
 发表于 17:48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