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 纵缺

源于对爱情本质的执着

对自我的认真

或是

一种心灵洁癖

而缘分 是很好的信仰

一场放逐自我的出走

情绪与欲望 慢慢沉淀

让我相信坦然自处、沉静等待……

也是爱情的一种美丽姿势
既宅又腐,前途未卜!

首页    
>>More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わ・た・し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风筝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共3页 1 2 3 下一页 最后一页
  坐火车到传说中的湘南海岸[老唱片 ]                2005-09-27  23:28

坐火车到传说中的湘南海岸

我想到的不是樱木花道

而是,海天岸边,垂钓着的仙道的朝天发

 发表于 23:28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如果听见死亡的声音[半支烟 ]                2005-09-25  19:45

有这么一首歌,我一直很喜欢: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出现,你是否开始想念?

如果有一天,你不再想念,我是否开始急切?

 发表于 19:45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读书笔记——秋水长天折翼飞[彩虹酒 ]                2005-09-25  10:45

我行于野
渺然有思
未得君心
恨意迟迟
  
我行城廓
翘首云飞
未携君袖
恨起依稀  

我来临皋
日落水激
未抚君带
谁与披衣  

我行大道
形容如逝
未得君欢
无语伤悲

 发表于 10:45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Love Song(爱之歌)[老唱片 ]                2005-09-24  19:18

阿庞说,讨厌一个人是有理由的,可是喜欢一个人是无法解释的。

所以他扛着33号公车站牌送给那个他第一眼就喜欢的女生,说他愿意陪她一起等33号公车。

裴琳说,如果我现在很衰,那么我一定要立刻把自己嫁出去。可是,我现在这么衰,一定很难推销了。

阿庞低下身体,对着他爱着的女孩说:

裴琳,我娶你!

 发表于 19:18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小谢风流[黑咖啡 ]                2005-09-23  21:29

因朗写的推荐去看了谢惠连的几首作品;

笑,果然是风流精致到骨子里的。

其实,最初感兴趣,完全是因为这个名字。

极好的名字呀。

 发表于 21:29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无题两首[黑咖啡 ]                2005-09-22  23:29

这两首诗都是早年见过其中几句的,一直都非常喜欢。

此次能见到全的,也就收了进来。

 发表于 23:29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琉璃世界[]                2005-09-20  15:42

    看亦舒的《琉璃世界》,聪慧的女子在琉璃世界中看尽人生百态,像我这般笨的人何时才能懂得为自己而活呢。

  

 发表于 15:42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I O U[老唱片 ]                2005-09-19  21:36

咪咪将是全台北市最性感的刑事组长;

李雄是全台北市最有性格的流氓。

这两个人相爱,是不是很罗密欧和朱丽叶?

可是我每次听这首《I O U》时,总是忍不住想哭。

咪咪将说,她欠李雄的,三年前他帮她挡了那颗子弹。

李雄说,他欠咪咪将的,因为现在她因为他而死了。

I O U,我亏欠你的。

录象带里放着咪咪将弹钢琴为李雄庆祝生日的景象,曲子正是《I O U》

李雄和着录象带的影象,在孤独地弹着钢琴,还是那去《I O U》,为他心爱的女人。

那个在大雨中笑着对他说,如果你收山,我就和你私奔去意大利的女人;

那个与他在大雨中拥吻的女人;

那个他一直以来都爱着的女人;

在他的怀里冷却了身体,手机里最后的通话记录还是在和他说要来见他。

我亏欠你的

所有我们相爱的白天和黑夜都不再回来

我亏欠你的

超过生命,超过所有我所知道我所能负担的最甜蜜的债务

 发表于 21:36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33号公车站牌[半支烟 ]                2005-09-17  22:40

我的吐司男,你在哪里?

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发表于 22:40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胃痛[半支烟 ]                2005-09-15  23:17
都是咖啡惹的祸???
 发表于 23:17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福气[老唱片 ]                2005-09-11  23:12

困在艾撒美好的初见里;

听这首歌,想想也对,这也是一种福气!

人生的兜转虽有些奈何 和你碰到有福气是我

不管结局!

 发表于 23:12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黎明不要来[老唱片 ]                2005-09-11  21:08

在和蜗蜗说圣,说撒加、加妙、加隆、米罗、艾俄洛斯!

说着说着,心就痛起来!

于是听这首歌,越来越痛!

 发表于 21:08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伤逝[老唱片 ]                2005-09-11  20:52

爱过不要浪费 不敢想起 识于一九几几
当天跟你 怎么一起 

并不是太明白为什么喜欢这首歌,但,就是喜欢了!

 发表于 20:52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情深海更深[老唱片 ]                2005-09-04  21:26

再见你落泊的风尘 
我竟沾满伤痕 

长叹,唏嘘!

 发表于 21:26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无声仿有声[老唱片 ]                2005-09-04  21:20

请原谅我的胡乱YY,这首歌私以为很适合作为守护灵的艾俄洛斯!

我始终认为,撒加孤寂入骨的十三年里,艾俄洛斯是从未离去过的,哪怕只有魂魄归来。

他们之间,无声仿有声!

“我在旁 请不要害怕”是的,因他在,所以即使孤独折磨他入魔,他依旧坚持!

但他知道,他们最终的归处,所以:

“听到低泣的声音沙与哑
而我说我会来付代价
我心痛 但你听到吗 ”

 发表于 21:20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冰河[老唱片 ]                2005-09-04  21:17

当初听这首歌,是因为名字,当然,此冰河非彼冰河;

但仍忍不住去听!

“在一万年的孤寂里 
也许是要和你相遇  ”

看这句歌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晁锋,这个爱疯了的男人!

 发表于 21:17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非走不可[老唱片 ]                2005-09-04  21:10

这首歌,我听了一年!

大家都说这是属于天宏的歌,我们所钟爱的天宏!

他用他的手,为他所爱的人,争取他所想要的和平世界。

不惜一切代价,他只盼他展颜!

“我用残余力气抚摸 证实你转身擦过 ”

“即使经历风雨血泪之后,明白这一切之后……能离你的愿望更近。


我所能为你做的,恐怕不过如此。 ”

天宏,你不止擦过他的生命,你已留在他的心里!

 发表于 21:10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不散[老唱片 ]                2005-09-04  20:57

疯狂地听这首《不散》

我家蜗蜗宠物说这首歌很米妙,笑!

约好不见不散
不管生死两望望
当我快乐与哀伤你都在场

忽然想起《清风明月会相逢》里,在北海茫茫飞雪中蹒跚而去的米罗!以及《一蓑烟雨》里江南细雨中躇躇独行的撒加!

约好不散的,不是么?

 发表于 20:57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不散[半支烟 ]                2005-09-04  20:36

这一次,消失的时间又是多长?

一年?三年?十年?还是永远?

久到我再也记不得他的时候么?

其实,很想和他说,妖,我也很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所以你可不可以不要消失,可不可以让我知道你的近况?

可不可以永远不散?

 发表于 20:36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2005-09-04  01:10

忽有闲风吹落瓣,掸衣一笑了无痕。

臭鱼的《月夜忆友》,只记得这最后两句。

可惜今天没有月亮,要不然倒是可以回赠给他。

他当真能做这样花落不惊?

看来也当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发表于 01:10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共3页 1 2 3 下一页 最后一页